新浪江苏 资讯

“双减”启动 重构义务教育格局

法治周末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2021年下半年,教育界最热词不过“双减”。

去年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双减”帷幕自此拉开。

两个月后,中办、国办印发《意见》,标志着“双减”工作全面启动。

随后,多地的配套措施也纷纷落地,从作业到课堂、从学生到老师、从家庭到社会,席卷全国的一系列调整和改变迅速出现,义务教育格局重新架构。

课后服务受重视

据梳理,“双减”政策实施以来,教育部会同中央近20个部门,先后出台配套文件16个,从政策层面对学校考试管理、培训材料和人员管理、预收费监管、上市公司清理整治等方面细化了工作要求。

学校课后服务工作被前所未有地重视。

长期以来,义务教育学校特别是小学“三点半”放学现象,给家长带来了因未到下班时间接孩子的难题,很多家长因此把孩子送到校外培训机构,增加了过重校外负担,造成“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热点问题。

为解决该问题,《意见》要求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对有特殊需要的学生提供延时托管服务,拓展课后服务资源,加大对课后服务教师和人员的激励。

2021年6月15日,上海市还发布了有关小学生暑假托管班的政策。随后,武汉、北京等地相继响应。7月9日《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发布,校内托管迅速向全国铺开。

业界普遍认为,各地推进暑假托管服务,与加快推进“双减”有关。

对于托管内容,《通知》称,应以看护为主,开放教室、图书馆、运动场馆等资源设施,合理组织提供一些集体游戏活动、文体活动、阅读指导、综合实践、兴趣拓展、作业辅导等服务,不得组织集体补课、讲授新课。

除此之外,课后服务在2021年秋季开学后实现义务教育学校全覆盖,并实现了有需要的学生全覆盖。课后服务推行“5+2”模式,即学校每周5天都要开展课后服务,每天至少开展2小时,结束时间要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相衔接。

业内人士分析,目前,学校正成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课余时间和假期的主要承接主体。同时,只有当校内托管有更丰富的内容服务,才会真正减少校外培训的实际需求。

据教育部直报平台摸底调查,“双减”政策出台以后,有92.7%的学校开展了文艺体育类活动,88.3%的学校开展了阅读类活动,87.3%的学校开展了科普、兴趣小组和社团活动。自愿参加课后服务的学生比例由上学期的49.1%提高到目前的91.9%,促进了学生的学习回归校园。

  教培行业转型

随着“双减”的落地,K12教培行业也走向了转型。

对于校外培训,《意见》中提出:要求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将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改为审批制,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将学科类收费纳入政府指导价。

这一监管措施的力度史无前例。

有专家表示,此举意味着已经上市的教育培训机构,面临要么退市要么剥离学科培训业务的选择,而禁止利用节假日、双休日及寒暑假期开展学科类培训,也将让大部分培训机构难以维系。

同时,学科类培训市场的变化也意味着,成千上万的中小学生从繁重的课外培训中解放了出来,他们有了周末和假期,教育内卷链条正在断裂。

《意见》直接点名封禁“拍照搜题”等助长学生懒惰思维的功能,这对于大部分有相关功能的K12题库类在线教育产品可谓当头棒喝。

使用境外教材、课程资源授课,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教学及针对学龄前儿童开展的线上培训也被叫停。这些相关的禁止政策将直接影响51talk、VIPKID等广泛使用境外美籍或菲籍教师在线远程授课的教育企业。

针对线上的非学科类培训,除却全面禁止学龄前(3-6岁)儿童参与线上培训外,《意见》也点名严禁以学前班、幼小街接班、思维训练班等名义面向学龄前儿童开展线下学科类培训,且外语类启蒙培训也包含在其中。

这些条例也将直接影响受众覆盖学龄前儿童的在线教育机构。

重拳之下,校外培训机构同时在寻找出路,低幼、K12学科类教育成为禁地,只能转向素质、职业、成人教育等非学科培训赛道。

自去年11月起,好未来、新东方、高途、猿辅导、作业帮等多家在线教育机构纷纷宣布终止内地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业务,并寻求转型—素质教育、职业教育成新方向。新东方更是在俞敏洪带领着跨界进军农业电商。

教育部的监测数据显示:“培训市场虚火大幅降温,广告基本绝迹,资本大幅撤离,野蛮生长现象得到有效遏制。学科类培训机构大幅压减。在12.8万个线下学科类培训机构中,压减率超过40%;263个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中,压减率近50%。”

如今,在线教育行业徘徊于于“十字路口”,如何在“双减”政策下开辟出新的、正确的路径是整个行业共同面对的难题。

  打开新格局

事实上,“双减”政策最终要达到的目标是厘清教育体系,强化学校的教育主阵地作用。

在此背景下,《意见》下发后,全国各地的相关政策都在推动。

例如,北京市正在大面积、大比例地推进干部教师的轮岗;上海市义务教育课后服务推行了“5+2”模式,即每周5个工作日,每天至少2小时……

同时,“双减”撬动基础教育的整体变革正在成为现实。

2021年12月,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了《“十四五”县域普通高中发展提升行动计划》,从生源保障、教师队伍建设、托管帮扶、标准化建设等方面,为“重振县中”给出了一揽子的顶层设计。

基础教育的改革正在向纵深发展,“双减”背景下的教育发展的新格局正在构建。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