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天降钢筋刺进女子头部致四级伤残谁担责?快3年仍未尘埃落定

红星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红星新闻9月19日消息,9月16日,四川乐山,窗外淅淅沥沥下着雨,有点冷飕飕的。许翔从沙发上将妻子童晓芳扶起,搀着她在客厅步履蹒跚地走动。一个踉跄,童晓芳差点跌倒,让许翔吓了一大跳……

近3年前,许翔夫妻俩的平静生活被一根从天而降的钢筋打破。从高空坠下的钢筋直接刺进童晓芳头部,她当即倒地不起。后来虽经医治,她闯过了“鬼门关”,却落下了四级伤残和精神障碍。

前段时间,经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的19名业主和1家装饰公司、涉事小区物业公司均表示自己不应担责。根据证据的高度盖然性,最终法院判决该装饰公司承担70%侵权赔偿责任,小区物业公司被指未尽到管理责任担责30%。目前,两家公司都已上诉。

事到如今,已经熬过快3年了,许翔仍不知道此事好久才能尘埃落定,但他明白:再多的赔偿也换不回健康的妻子。而笼罩在夫妻俩心头的高空坠物阴影,可能一生都再也无法抹除。

童晓芳出事前和现状。

事发

近3年前1米长钢筋刺进她头部

疑高空坠落,警方介入调查

一根1米长的螺纹钢筋,一头刺进脑袋,一头扎进泥土……尽管许翔并未亲见这个现场,但时隔近3年后,他对照片中触目惊心的妻子受伤画面仍记忆犹新。

时间回到2017年11月5日,本是一个寻常周日,四川乐山,许翔去汽车站上班,而在装修公司当业务员的童晓芳来到望江亭小区。上午9时许,该小区保洁员李大姐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惊呼“有人受伤了”,她跑过去一看,一位黑衣女子趴在地上动弹不得。这个女子正是童晓芳。

事发现场。

“一开始以为只是人摔倒了,仔细一看,才发现她头上居然刺进了一根钢筋,约1米长。”李大姐赶紧报警。120、110很快赶到现场,众人小心翼翼地刨开钢筋周围的泥土,将其送往医院抢救。

事发现场(资料图)。

事发后童晓芳被送到医院。

后来,在ICU见到受伤的童晓芳时,许翔忍不住哽咽落泪。

刺伤童晓芳头部的钢筋究竟从何而来?事发后,望江亭小区物业公司初步判断,钢筋疑为高空坠落,迅速对现场、消防通道和电梯等进行了封锁,禁止无关人员随意进出,并配合警方对已办理装修手续的楼层进行逐一重点查验。

经过检查发现,8楼雨棚上有一处疑似被钢筋砸过的痕迹,而16楼雨棚上没有,推断钢筋可能从9楼至16楼坠落。而在12楼1号正在装修的房屋内,发现多根与伤者头上所刺钢筋相似的螺纹钢,但装修工否认有钢筋坠落。随后,警方介入调查。

不幸

辗转多家医院治疗

孝顺能干的她落下伤残和精神障碍

事发后,童晓芳一度生命垂危,她的病情也牵动了热心市民的心,众多爱心人士纷纷伸出援手。不过,她是否挺了过来,后来治疗情况如何,却鲜为人知。

“她先后在武警四川总队医院、乐山市人民医院、成都上锦南府医院、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住院治疗,做了几次大手术。”9月16日,许翔在家里翻出一个书包,拿出厚厚一沓住院资料,“幸运的是,她真的闯过了鬼门关!”

不过,童晓芳却落下了残疾。经两次司法鉴定,其伤残程度为四级,护理依赖程度为大部分护理依赖;其精神伤残程度评定为七级,限制民事行为能力。

童晓芳四级伤残,大部分依赖护理。

许翔从沙发上将童晓芳扶起,搀着她在客厅里走动。步履蹒跚的童晓芳差点跌倒,把他吓了一大跳。“现在她还能勉强拄拐或扶着沙发走走,以前完全只能卧床。”许翔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由于伤到了神经,妻子经常会胡言乱语,无法正常表达。

许翔搀扶童晓芳走动。

日复一日,许翔坦言,有时他也会感到心烦,但无可奈何,他必须撑起整个家,“毕竟我们是夫妻,不可能丢下她不管啊!”

童晓芳是四川峨眉山市符溪镇人,18岁时嫁到许家。“结婚后没多久,我母亲因为类风湿,行动不便,她就经常骑着三轮车载着我母亲出去散心。”许翔说,“后来父亲得了癌症,她又在床前尽心尽力地照料,一直到我父母去世。”由于童晓芳特别孝顺,曾被社区评为“好媳妇”,当地电视台还曾对她的事迹做过宣传报道。

在邻居们眼中,童晓芳不仅孝顺,还很能干。据许翔介绍,为了补贴家用,当时她一人干了3份工作:晚上在一家公司做保洁员,工作两个小时;白天在装修公司上班,跑装修业务做宣传;还兼职做家政,帮人打扫新房卫生。

“之前我们一直住在棚户区,棚改后在演武华庭小区分得一套新房,2016年底装修入住。”当时许翔和童晓芳盘算着,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住上新房,生活慢慢改善,有奔头了。没想到刚过年,童晓芳竟遭此横祸,一个小家庭的平静生活彻底被打破。

争议

法院认定系被坠落钢筋所伤

被告均认为自己不是侵权人,不应担责

在童晓芳病情稳定后,许翔一直在帮妻子讨说法。他委托律师将望江亭小区张某某等19名业主、负责12楼1号房装修的乐山九道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小区物业成都昌兴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并提出医疗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等100余万元的侵权补偿。

今年5月8日、8月25日,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钢筋究竟从何而来?有多位被告提出,没有证据证明是建筑物中抛出或坠落,童晓芳也有可能是走路绊倒,倒地时撞到绿化地插着的钢筋受伤,而非高空抛物所致。

对此,法院审理后认为,从原告受伤时的现场照片、派出所接报警登记、医院手术记录,并结合本院现场勘验的情况,从证据的高度盖然性来看,能够认定原告是被坠落的钢筋所伤,坠落物应该来自原告右侧的望江亭小区1栋2单元1号房。

到底该谁来承担责任?在庭审中,19名业主及被告装饰公司、物业公司均认为自己不是侵权人,不应承担补偿或赔偿责任。

其中,九道装饰公司辩称,如钢筋从12楼掉下足以致人死亡,而原告伤残程度说明只能是比12楼低的楼层。原告不从单元正门进出,而是从消防通道口进出,本身存在一定过错。不能排除是装修搬运建筑垃圾遗失,原告滑倒导致钢筋插入其头部的可能性。如钢筋系高处落下,该单元6号房业主、全部在装修的其他业主及装修公司也应承担责任。

被告昌兴物业公司则表示,该公司根据物业合同尽到了安全管理义务、提醒义务,在事发后也积极救助伤者,及时封锁现场,积极协助公安人员进行调查。该公司和业主及其装修公司(人员)作出约定,明确要求其周末禁止装修,并多次劝阻,甚至上门规劝,但是周末依旧有装修公司员工找各种借口进入小区(如进去拿工具),公司没有强制力能够阻止。同时,该公司认为不应是本案的适格被告。

判决

认定装饰公司为加害人担责70% 

物业公司担责30%,两公司均已上诉

最终,法院审理认为,从派出所拍摄照片来看,12楼阳台上的杂物堆放高度高于阳台最低平面;阳台上、屋内均有钢筋,阳台上有根钢筋的一端已在阳台外;8楼雨篷上有凹痕,16楼雨篷上没有凹痕。从派出所询问笔录来看,事发之时12楼有2个木工正在进行装修工作,2个收荒人在屋内收荒。从现场勘验的情况来看,1栋2单元1号房的阳台栏杆空隙大于10cm。综上,从证据的高度盖然性来看,认定该房使用人九道装饰公司为加害人。

同时,法院认为昌兴物业公司负有对小区公共区域的管理和安全保障义务。事发之日为周末,该公司负有禁止装修人员进入小区的管理责任。从现有证据来看,原告受伤时该小区仍有装修工人施工,而本案的损害发生正是因为当日未停止装修,说明被告昌兴物业公司未尽到应有的管理责任,应当对原告童晓芳的损失承担一定的责任。

考虑过错程度, 法院酌情认定,九道装饰公司对原告的损失承担70%的责任,昌兴物业公司对原告的损失承担30%的责任。最终,法院判决上述两被告分别支付原告86万余元和37万余元。

目前,九道装饰公司、昌兴物业公司均已提起了上诉。

未来

再多赔偿也换不回健康妻子

官司尘埃未定,高空坠物阴影难抹去

许翔曾去参加过一次庭审,所有被告都说自己没有责任,还有个别业主责怪童晓芳为啥没事偏要从消防通道口进出?“我们是受害者!总要有人来担责!”许翔很气愤,但是他又不想去争辩什么,只希望事情能够尽快了结。

如今看来,这场官司不知何日才能尘埃落定,但是许翔明白:再多的赔偿也换不回健康的妻子。当年妻子出事时,女儿正读初二,后来成绩大幅下滑,现在在本地一所职业高中读旅游专业。许翔说,如果没有这场意外,也许女儿会读普高,再考大学。

事实上,类似事件在乐山并非首例。2016年6月24日,青果山花城小区一把手钳从27楼窗台坠下,插入楼下经过的一位业主头部致重伤,后肇事者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两年。2019年7月8日,领地国际公馆小区一扇窗户从23楼掉下,险些砸中楼下路人。同月,青江新区某小区竟然坠下一辆小型手推购物车,幸未伤人。

9月16日,红星新闻记者回访望江亭小区事发现场,小区里各单元出入口随处可见“小心坠物 观察通行”的提示牌。但对于两年多前那场事故,却几乎没有业主愿意再提。

距离望江亭仅850米远的演武华庭小区里,童晓芳怔怔地坐在沙发上。她头顶上白色的帽子,遮住了拳头大小的伤痕。而对许翔而言,心中对于高空坠物的阴影永难抹去。

“真的不希望血淋淋的悲剧在任何人身上重演。”许翔说,如果每个人心里都能绷紧一根安全之弦,不光盼着自己平安,也要推己及人,防止高空坠物,绝对不高空抛物,这样大家才能在行走中免于恐惧和危险。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