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踹伤猥亵男案”接诊医院:伤者骨折系新伤 住院期间曾自残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踹伤猥亵男案”接诊医院:伤者骨折系新伤,住院期间曾自残

近日,湖南永州。“男学生踹伤猥亵男被刑拘”案引热议。雷某某主治医生回应:雷某某于6月2日凌晨1时许,乘坐救护车就医;两处骨折均为新鲜伤;住院期间曾在医院自残。

此前报道:

永州“男生踹伤猥亵男”事件复盘:当日两名女生被猥亵,猥亵男事后曾两次自残

被刑拘五天后,18岁男生胡某某走出了看守所,回到家中。

近三个月前的6月1日18时许,在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步步高商场监控室一同查看监控时,那个猥亵他女友的54岁男子雷某某突然跑了,胡某某追上去,用脚踢伤了对方。

▲监控显示,雷某某故意用手臂撞击女孩胸部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民警到场后,将双方带至派出所。雷某某承认猥亵,在民警调解下,双方达成和解,雷某某赔偿300元,双方约定,以后的事互不追究。

事件在8月21日有了变化,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踹伤猥亵男的男生胡某某被警方刑事拘留。经媒体报道后,舆论场掀起了关于“法与情”的广泛讨论:男生行为是否系见义勇为、是否系“扭送”、是否够罪,警方刑拘男生是否必要?

8月26日,永州市公安局责令冷水滩分局撤销案件,解除对胡某某的刑事拘留,提级由永州市公安局重新调查。对雷某某猥亵他人的违法行为,冷水滩分局对其处以行政拘留15日。

永州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提级重新调查,意味着警方将“一切从零开始”。相关负责人坦言,此前对男生的刑拘,显示出基层执法有相对的机械性,但不代表警方做错了,“对法律的理解和认识不同。”

【冲突】

猥亵男被踹伤

民警到场后搀扶上警车

步步高商场位于永州市区的繁华地带,“袭胸”事件发生在商场的一楼。

6月1日下午18时许,17岁的高三女生小艾和刚满18岁的男友胡某某一起在永州市冷水滩区步步高商场吃晚饭。走出商场时,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向小艾靠过来,并用手肘撞了一下小艾的胸部。

据冷水滩公安分局8月25日的案情通报,54的雷某某系用手臂故意碰撞小艾的胸部,胡某某因此与雷某某发生了争执。

8月27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步步高商场一楼。商场保安夏荣建说,事发时他在商场内值班,双方因为“袭胸”发生争执后,小艾及胡某某向他反映了情况。随后,夏荣建报了警,并建议他们去监控室查看监控视频。

▲商场监控室

双方自行去了监控室。另一名保安肖建文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双方一开始并没有发生争吵,只是在协商;调取监控前,雷某某始终否认袭胸,调取监控后,看到视频中确实有撞胸的动作,雷某某就称“没多大的事”。

期间,小艾接到民警电话,被告知“民警马上赶到”。雷某某假装走到监控室门口的垃圾桶吐口水,突然间推开门冲了出去。

“那小男孩追了出去。我跟着出去后,看到小男孩跳起来,雷某某倒在地上。”肖建文说,雷某某倒地后,嘴里喊着身上有点痛,并且还想走,胡某某则拦着他不让走,“之后没有再打他”。

▲商场保安向红星新闻还原事发经过

几分钟后,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冷水滩公安局分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民警到场后,将双方带至派出所,“当时雷某某走不动路,一直冒汗,民警搀扶他上了警车。”

根据冷水滩公安分局案情通报,雷某某跑出监控室后,胡某某两次脚踢雷某某,但未踢中,第三次脚踢雷某某致其倒地受伤。

后经司法鉴定,雷某某右肱骨头粉碎性骨折、右股骨粗隆间粉碎性骨折。两处损伤均为轻伤一级。

【治疗】

次日凌晨就医,医生称为新伤

因无钱支付医疗费用自残

冷水滩公安局分相关工作人员说,当晚23时许,雷某某承认猥亵,双方达成和解,雷某某赔偿小艾相关费用300元。双方还约定,以后的事互不追究。

次日凌晨1时许,雷某某到永州市中医院就医。这时,距离被胡某某踹伤已过去7个小时。

接诊雷某某的是中医院骨伤五科医生谢小安。8月27日下午,谢小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雷某某是急救中心接到医院的,到医院时,不能自行行走,表情很痛苦,经诊断,雷某某身上有两处骨折,跌倒、外力都能造成这样的骨折。

“他的骨折应该是新鲜的骨折。在医学上,陈旧性骨折是指受伤超过三周以上。”谢小安说,雷某某来的时候,肢体肿胀严重,“如果是陈旧性骨折,肢体肿胀程度不会那么明显。”

谢小安说,在医院时雷某某曾有过一次自残行为,用利器划割手腕、脖子等处,被护士发现后制止,“可能是觉得孤独无助,没有人管他。住院的第二天开始,有个哥哥来陪他。住院住了一个月,7月2日出院。”

▲雷某某出院记录显示,其曾在医院自残

谢小安还说,雷某某在医院时与人交流不多,感觉他挺内向,“6月2日凌晨入院,6月11日才进行手术,因为一直没有交纳医疗费用。”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雷某某《出院记录》显示,雷某某于6月2日1时入院,于6月4日自残。永州市警方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雷某某自残系因无钱支付医疗费用。

“雷某某出现自杀倾向后,民警守了他一整夜。”永州市警方相关负责人介绍,6月6日,民警电话通知胡某某家属“雷某某受伤住院”一事,6月10日,胡某某父亲给了雷某某1万元医药费。

【交涉】

涉事男索赔20万元未果

出院后曾再次自残

根据冷水滩公安分局8月25日案情通报,针对雷某某猥亵他人行为,公安机关已于6月1日受案调查,鉴于其仍在治疗期间,暂未采取强制措施。

▲冷水滩公安分局8月25日案情通报

雷某某治疗前后,双方曾多次协商。胡某某父亲胡师君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雷某某方提出索赔20万元,但双方没有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

胡某某代理律师黄继军介绍说,7月至8月双方曾数次协商。因雷某某的住院费用是5.7万元,胡某某家属愿意赔偿6万元,但遭到了雷某某的拒绝,“他们要求赔偿除住院费用外的误工费、伙食补贴等各项赔偿共计20万元。”

红星新闻记者从永州市警方获悉,雷某某的住院费用共计57411元。

永州市警方相关负责人还介绍,雷某某出院后,多次讨要医药费及赔偿未果,曾又一次进行自残,给警方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8月21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踹伤猥亵男的男生胡某某被警方刑事拘留。一份《拘留通知书》,成为这起“男生踹伤猥亵男”事件的转折点,也彻底引爆了舆论。

▲警方于8月21日对胡某某刑拘

永州市警方相关负责人说,雷某某受伤入院后,考虑到胡某某正面临高考,警方并未第一时间对他采取强制措施,而是在其高考成绩出来后才进行刑拘。该负责人认为,警方已经充分考虑了执法手段的“温度”。

“警方一直担心影响他高考,所以迟迟没有采取强制措施。在他高考之后、分数没出来之前,也同样担心他的情绪会有很大的波动。”该负责人说。

【警方】

对法律的理解有所不同

提级调查后“一切从零开始”

红星新闻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今年54岁的雷某某系五保户,至今未结婚,无妻无子。

步步高商场保安及警方相关人士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事发当日的6月1日,雷某某在该商场内还曾用同样的手法猥亵另一名女生。

▲雷某某猥亵另一名女生监控视频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相关监控视频显示,雷某某在行走过程中,用手臂碰撞一名女生的胸部,监控画面中有明显的弯曲手肘、触向女生隐私部位的举动,随后雷某某还回头看了一眼。碰撞发生后,与该女生同行的另一名女生也回头看向了雷某某。

但事发后,该同行女生没有向商场保安及警方反映被猥亵的情况。

“男生踹伤猥亵男”事件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后,8月26日,永州市公安局责令冷水滩分局撤销案件,解除对胡某某的刑事拘留,提级由永州市公安局重新调查。对雷某某猥亵他人的违法行为,冷水滩分局对其处以行政拘留15日。

▲胡某某伤人案提级由永州市公安局重新调查

对于撤销案件、解除对胡某某刑拘、提级调查的原因,永州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未对红星新闻记者表明。相关负责人称,提级重新调查,意味着警方将“一切从零开始”,目前,调查正在进行当中。

“警方已经和另一名被猥亵的女生取得了联系,她现在正在云南上大学。”永州市警方相关负责人称。

相关负责人还坦言,此前对男生的刑拘,显示出基层执法有相对的机械性,但不代表警方做错了,“对法律的理解和认识不同。”

在永州市警方相关负责人看来,目前的舆论争议也显示出,社会各界、尤其是法学界,对是否应该刑拘胡某某,均有不同的意见,“拘与不拘,是一个很难把握的尺度。只能说基层民警对法律的理解,有自己的考虑。”

相关负责人还说,警方有侦办案件的义务,此前对胡某某进行刑拘,“是案件侦办阶段警方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的一种强制措施,并不代表着警方认为他有罪。引发争议也说明,大众可能对这种强制措施的认识不足。”

红星新闻记者 刘苹 王剑强 发自湖南永州

少年踢伤猥亵男反被刑拘,见义勇为不该见义难为

#男生踹伤猥亵女生男子被刑拘#

6月1日,湖南永州冷水滩某商场内,小艾与男友小胡约会,中年男子老雷迎面走来,用手肘碰撞小艾胸部,双方发生争执。小情侣认为老雷耍流氓,老雷否认,双方一起到监控室看录像,老雷趁机开溜。年轻气盛的小胡拔腿就追,追到停车场时一脚踢翻老雷。之后,老雷因猥亵他人受到行政处罚,双方在民警主持下达成和解,互不追究其他责任。

本来小胡以为事情就此了结,然而世事难料。8月21日,小胡被当地公安局以故意伤害罪刑事拘留。警方通报,经司法鉴定,老雷右肱骨头粉碎性骨折、右股骨粗隆间粉碎性骨折,上述骨折均为新鲜骨折,小胡脚踢致老雷摔倒造成二处轻伤。

如何评价小胡的行为?

少年人令人钦佩。女友被老男人揩油,尚能保持理性调取监控,智也;独自阻止不法分子逃跑,勇也;一己之力维护社会公正,义也。小胡,当代少侠,为你点赞!

谈论小胡的行为,始于情理终于法治。首先,其追及行为不算正当防卫。正当防卫的条件之一即犯罪行为正在进行中,老雷当众袭胸已经完成,“既遂”后阻止行为人逃跑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

其次,小胡脚踢行为宜认定为扭送。我国刑事诉讼法赋予公民在特定条件下同违法犯罪作斗争的权利,对四种人可以扭送:正在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通缉在案的;越狱逃跑的;正在被追捕的。老雷作为现行犯,明显是第一种人。

最后,警方认定故意伤害罪不适当。从现有新闻报道来看,小胡踢老雷动机是为了阻止他逃跑,手部有伤才用脚踢。如果小胡是为了报复泄愤,不可能只踢了老雷一脚就罢休,这不合常理。即便扭送行为过当造成伤害,那也应该是过失,而不是故意犯罪。主观过失情况下只有造成重伤、死亡才构成犯罪。

今后我们还能不能抓坏人?

网友吐槽:见义勇为太难了。

新中国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政府鼓励群众扭送现行犯,旧时的法制背景对私力救济采取相当宽松的态度。基层单位普遍设立联防队、保卫处等辅助公权力维护社会治安,碰上抓小偷,群众自发围追堵截,逮住了先揍一顿再送公安局。后来随着法制逐步完善,私力救济受到严格限制,见义勇为者稍有不慎就会惹上麻烦。

案例一2015年昆明,银大爷接孙女放学,学校的保安正在抓偷车贼,银大爷赶紧帮忙合力擒贼。等待警察到来期间,小偷边挣扎边喊“我认得你了”,银大爷担心小偷日后报复自己和孙女,便将外套盖在小偷头上,没想到这一举动却把小偷给闷死了。

当时,公安机关认定银大爷过失致人死亡,三年后,检察机关终于认可银大爷见义勇为,酌定不予起诉。

案例二 水果摊主谭某就没有银大爷这般幸运。2015年广州,许某偷了谭某一个榴莲,谭某追上后扇了许某俩耳光,接着又推了一把。许某倒地后被送医,半月后抢救无效死亡。

经鉴定,许某死亡,其脑出血疾病是内因,酒后、情绪激动、剧烈运动是外因。花都区法院、广州市中院均判决谭某过失致人死亡罪两年有期徒刑。2018年,广东省高院再审认为,许某醉酒后怀抱榴莲行走的速度缓慢,有别于得手后迅速转移赃物的盗窃行为。在许某停止逃跑且未对谭某构成人身威胁的情况下,谭某仍对他实施殴打。许某被殴打后丢下榴莲,谭某能够采取较为缓和的方式控制对方,没必要突然从背后将其推倒在地导致伤亡。因此,谭某对许某所实施的暴力行为既不必要也不适当,不具有合法性。

见义勇为更需见义智为。从诸多追逐小偷致死案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无论是对不法进行中的防卫、避险,还是不法既遂后的对抗、扭送都要注意行为分寸,讲究必要性、相当性,事中以制止侵害为准,事后以实现控制为准。过限就会出错,出错就得负责。

法律不可强人所难。涉事其中瞬息万变,要求当事人中立理性地计算、不失毫厘地行动未免求全责备。从聊城于欢案、昆山反杀案到福建赵宇案,司法机关对正当防卫的认定明显呈松绑趋势,私力救济和见义勇为亦需宽待减负。司法审判有着惩恶扬善的价值追求,对那些潜移默化影响社会风气、公民道德的案件,司法机关不可不审慎对待,一定要避免彭宇案前车之鉴。通过个案公平彰显法治进步,唯有消除顾虑让好人敢做好事,方能让见义勇为蔚然成风。

8月26日传来好消息,对小胡的刑拘已解除,永州市公安局提级办案,称将重新调查。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