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聚焦ETC乱象:切勿借发行之名,行形式主义之实

中新经纬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聚焦ETC乱象:切勿借发行之名,行形式主义之实

中新经纬客户端1月14日电 2020年伊始,开车上高速,你会发现很多地方已经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ETC不停车收费系统使用更加广泛。但是,ETC在方便车主的同时,也出现了新情况、新问题。比如,有车主反映“高速公路行驶400公里,被收1312元的高速公路通行费”,还有车主反映,“跑一趟高速,5天收到29条扣费信息”。

人民锐评:让ETC“跑”得快,配套服务别掉队

1月4日晚间,人民锐评指出,据报道,有的ETC车道和人工收费车道分配不够合理,有的ETC读卡识别出现问题,导致部分道路堵成长龙……用了ETC为啥更堵更贵?对于逾亿ETC用户来说,这些披露出的问题或许并不算多,但每个问题的出现,还是会到影响车主的心情。

人民锐评评论认为,推行ETC是民生工程,也是民心工程。安装了ETC,车辆跑得更快,配套服务不可掉队。服务跟得上,匹配技术发展,契合用户需求,才能让ETC推进更得人心。

新华时评:推进ETC不能从提速变成添堵

2019年12月25日,新华时评称,推进ETC是为了给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打下基础,便利百姓出行。年终岁末,很多地方ETC年发行任务进入倒计时,但个别地方开启“花式”急推模式,借发行ETC之名,行形式主义之实,把推进ETC从提速变成添堵,政策执行跑偏走样。

新华时评认为,ETC不是车辆能否上高速公路的许可证。而脱离实际的“运动式”推进ETC,反映出基层治理的困境。如何更好落实国家政策并兼顾群众呼声,是对基层治理能力的考验,也是当下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思考题”。推进ETC,不能一禁了之,而应一切从实际出发,给群众更多选择的权利。应改变强推急推思维,讲究方式方法,切实防止形式主义,把政府职能转变落到实处,办好“上高速”这件关乎大众民生的“小事”。

光明网:ETC不显示通行总额,不能还是不为

在全国省界收费站取消以后,跨省行驶的ETC卡用户在最后出收费高速公路时,ETC卡被扣掉了多少钱并不在出口处显示,出口处的显示牌只显示最后一段省际高速公路收费的金额,而行驶全程的收费总金额——也就是ETC将被扣除的金额是多少,并无显示。

对于“ETC不显示通行总额”,光明网评论员1月9日的文章指出,在“通行高速公路出现通行费增加现象,个别地方货车通行费畸高、ETC(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失灵”的背景下,不显示通行总额带来的问题会比这些背景产生的问题还要大。试想,如果一个ETC卡用户在使用高速公路之后,经查询与ETC卡绑定的银行帐号方才知道通行的金额是多少,并对此金额持有异议的话,那么,这个用户要去哪里交涉呢?而实际上,如果ETC卡的用户连哪段高速公路收费是多少都不知道,连投诉都失去了根据,更不用说是去X省还是找Y市的问题了。

广东省交通运输厅收费管理处官员对此现象进行说明称,“目前在技术上确实我们没有办法做到整体的费显在最后出口的时候做一次总体的显示”。光明网评论员文章认为,这个解释,在当前技术条件下,能够服人吗?

光明网评论员文章还表示,社会治理能力和方式现代化,最基本的就是把事情办实、办妥、办好。什么是实,什么是妥,什么是好,那就办事之前问问公众答应不答应,办之后问问公众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绝不能自以为好事,便不管不顾,一拍脑袋,一拍胸脯,干将起来,无视抱怨声起,无视投诉无门。

央视主播:要给ETC做个“CT”

1月11日,针对“ETC被诉有多收费情况”,央视主播康辉认为,不装ETC也是一种选择权,就像现在电子支付成了主流,但也不能拒绝现金。确认多收费的,把钱退回去显然是基本的,但这也许还不够,因为出现这样的情况难免给人添堵,影响人们对ETC的信心。心里堵了,路上估计也难畅通。

康辉表示,在投诉比较多的地方,有必要给那里的ETC系统做个“CT”,把问题搞清楚、讲明白、解决好。就像电子支付一样,账一笔一笔清清楚楚,随时可查。技术是为人服务的,不能给人添堵,也不能人为添堵。只有更多的车主对ETC有信心,这ETC才能真正让通行更容易、更顺心。

新京报:推广ETC,要兼顾“少数人需求”

此前,ETC推广应用中也曾出现过一些乱象。比如,安徽合肥的几大高速公路收费站只留一两个进出口给未装ETC的车辆,导致拥挤不堪。导致车辆排起长队,通行时间接近20分钟。

2019年12月17日,新京报发布文章称,“推广ETC,要兼顾‘少数人需求’”。技术当然可以带来方便,但同时也要看到,技术也会造成门槛。这会挡住一部分人或者造成一些不方便。公共服务的“公共性”面向所有人,要尤其重视那些弱势的甚至无力发声的需求。

2019年12月24日,澎湃新闻发表社论称,车辆安装ETC,可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既能够减少拥堵、提升通行效率,也是国家加快建设和完善高速公路收费体系的重要一着。但是,纵观各地“花式”推广ETC的做法,不能不让人担心,好经也可能会被“念坏”。是不是真的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方便,应该成为衡量ETC推广工作的最重要标准。

针对ETC推广应用中出现的虚假发行等乱象,2019年12月27日,交通运输部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会上回应说,严禁通过任何方式强制或变相强制安装ETC,严禁以任何方式对非ETC车辆通行高速公路或者办理涉车业务设置障碍。

交通运输部:高速公路主线收费站拥堵问题已成为历史

据交通运输部统计,1月1日至9日,全国“500米以上拥堵收费站”的数量比2019年同期降低了21%,平均拥堵时长比2019年同期减少了10%,平均通行速度比2019年同期提高了13%。

1月9日,关于媒体反映拥堵问题,交通运输部称,取消省界站以后,过去高速公路主线收费站的拥堵问题已经成为了历史。现在拥堵主要分散在一些地区高速公路的出入口,交通量比较大的出入口,其中又集中在人工收费车道上。对此,交通运输部高度重视,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指导地方实施增加人工车道,采取复式收费,强化咨询服务,遇到严重堵车的情况,抬杆优先放行,后续再做处理,全力疏通保障。经过系统监测,拥堵情况已经得到了不断缓解,呈逐渐下降趋势。

交通运输部还指出,取消省界收费站之前,我们国家大部分高速公路对货车都是实行计重收费,将货车由计重收费调整为按车型收费,主要有利于货车安装ETC以后可以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促进物流业的提速增效,同时国际惯例也是采用这种方式。(中新经纬APP)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