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常州

滴滴顺风车下架将近一年 乘客:出行成本大大增加

摘要: 滴滴顺风车下架将近一年,还有哪些平台经营该项业务   不少人都表示,这一年来出行成本大大增加了   顺风车江湖争夺很激烈,打车却很难

眼看着地铁5号线西段开了,家门口的东段也就不远了,住在杭州滨江的徐曼终于有了新的盼头。

作为曾经的滴滴顺风车忠实用户,徐曼记得很清楚,滴滴顺风车下线快一年了。尽管有过复出传言,但迟迟未能如徐曼所愿回归。而这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不少像徐曼这样的乘客都深深地感觉到,出行的成本大大增加了。

其实盯上顺风车业务的企业不少。在杭州,嘀嗒和哈啰是目前顺风车两大玩家。而就在6月初,高德地图发布的海报也显示,将在广东省与武汉市招募顺风车车主,有意重振顺风车业务。另外,钉钉已在杭州接入嘀嗒、哈啰的顺风车服务。

可见,顺风车江湖的争夺相当激烈。只是,从钱江晚报记者这两天的实地调查来看,体验感至少从目前来说,还有些不尽如人意。

提前2小时下单,等了半小时才被接单

记者近日体验了用嘀嗒和哈啰呼叫顺风车。一个工作日上午,从城西银泰城附近到浙江日报,提前了2个小时叫车,嘀嗒平台显示匹配度最高的车主顺路程度有80%,在记者的印象中,这个匹配度不算高,曾经滴滴顺风车顺路程度超过90%的并不鲜见。

在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后,记者在嘀嗒平台上的订单被接单了。平台信息显示,车主是一位驾龄近9年的80后女生,今年1月份完成了审核开始接单,目前顺风车出行114次,评价是满分5分。按照平台规则,记者提前支付了18.3元的车费。同样的时间段和距离,如果搭乘快车或出租车,车费超过30元。折算下来,便宜了四成多。

到了约定时间,女车主准时出现在预约地点。她告诉记者,自己在古墩路附近工作,刚好中午要去建国路附近办事,“顺便就接个单,补贴一下油费。”聊了几句后,记者发现,她的100多次顺风车订单大部分都是在上下班路上完成的。在滴滴顺风车下线一个月之前,她注册了滴滴顺风车。“没想到刚开没几次,滴滴顺风车就下线了。”等了好几个月,滴滴没有动静。到了今年年初,在同事的提醒之下,她决定转战嘀嗒顺风车。

哈啰顺风车的体验,一波三折。同样的时间段同一个出发地点,记者发在哈啰顺风车平台上的订单,在无人接单后被自动取消了。此后的几天,记者换了不同的出发地,距离有长有短,时间有早有晚,尝试了三四次后,从城西到下沙的一个距离超过20公里的订单终于被接单了。顺风车价格44元,跟同时段的快车70元的价格相比,也便宜了近四成。

车主徐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也曾是一名滴滴顺风车司机。“我曾一度每天早上7点半开始拼车模式,几乎天天都有单,晚上即便加班到九十点,从下沙回城西也能接到单。对我来说就是实打实的省钱,一个月下来所有养车费用都摊掉了。”不过,徐先生觉得,目前哈啰平台上乘客数量不够多,导致整体匹配度不高。

钉钉切入,高德复出,顺风车市场升温了

顺风车车主们的经历,是出行行业变局的一个缩影。由于两起安全事件影响,2018年,顺风车市场发展发生剧变:滴滴顺风车停摆,高德下线顺风车业务,嘀嗒暂停顺风车“午夜场”。此后一段时间里,顺风车领域运营的只有嘀嗒。今年1月,从共享单车起家的哈啰在杭州上线了顺风车业务。

滴滴顺风车下线前是最大的顺风车平台。自今年年初开始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滴滴顺风车即将上线的消息。今年4月,滴滴顺风车负责人张瑞公布了五大整改方向。此举被视为滴滴在为顺风车回归做准备。不过,记者了解到,滴滴顺风车目前仍处于下线整改状态。与此同时,最新消息传来,钉钉切入职场顺风车,高德近期将复出,顺风车的赛道又要重新开始活跃起来了吗?

“乘客能够选择在不同平台上下单,可以提高出行效率。”在嘀嗒出行副总裁李金龙看来,有更多平台加入是好事,这有利于进一步推动顺风车的普及。

公开信息显示,嘀嗒出行成立于2014年,在成立之初专做顺风车,在2017年10月进入出租车市场。目前平台只提供这两块服务。李金龙告诉钱江晚报记者,顺风车业务的痛点在于,用户体验和接单效率,与顺风车本身非盈利属性之间的矛盾,但这也正是顺风车的特点。“顺风车本质是真顺路和低定价,车主与乘客之间是平等互助的合乘关系,而非服务与被服务关系。”不过,李金龙坦言,目前国内顺风车的发展还处于初期阶段,普及率还不高。顺风车领域的升温,根本原因在于市场需求的增长以及后续巨大市场空间。

专家说法,推进顺风车乘客实名制,对车主信用实行动态管理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所研究员刘远举表示,从便民角度、公众利益出发,顺风车应该恢复。但是在此之前有很多问题要澄清。比如,顺风车车主只是私家车主,并不是专业的交通运输服务人员,可能服务质量不够好,用户对此要有一定的认识。

值得注意的是,顺风车已经在推进实名化。刘远举认为,实名有很人性的好处,比如可以给女性乘客配女司机,长距离的跨城顺风车实名制会促进安全。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认为,长距离的顺风车行程,风险较大。“可以对长距离运输的顺风车司机进行诚信资质积累,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分级管理。”他建议,针对跨城市运营的顺风车,不妨把车主信用记录释放给第三方运营平台实时动态管理。“比如,可以给认证为三星级顺风车司机跨城市运营的资质。司机要维护自己的声誉,他犯法的可能就大大降低了。”曹和平表示。

记者这几天密集体验下来,依然再次爱上了顺风车。客观原因是,对乘客来说,我们的公共交通还不够发达,而快车、出租车太贵。对于车主来说,能够分摊油费,光是这一点,就很容易戳中有娃中年上班族的内心。

顺风车的定义很清楚,就是拼车,减少双方使用成本和出行成本——司机不要想着靠顺风车赚钱,乘客不应该产生既要价格低又要服务好的过高期望。只有双方都互相理解,顺风车才能真正顺起来。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