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常州

短视频最严新规下 标题党仍在 版权存疑

摘要: 1月9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的官网上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

1月9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的官网上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其中,《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包含100条审核标准,包括标题是否合规、是否涉及色情、是否适宜未成年人等多个方面,堪称短视频史上最严新规。

如今,新规发布已经20天,各短视频平台执行如何?近日,新京报记者在抖音、快手、微视等15个短视频APP中随机观看50个短视频作品发现,大多数短视频平台审核后上传的产品可以达到上述细则的审核标准,但仍有部分短视频作品存在“标题党”,以及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变电影电视剧等各类广播电视试听作品的问题。如小米快视频的部分短视频作品有标题党的现象;多家短视频平台内,用户上传的影视剧剪辑是否拥有影视剧方授予的版权存疑。

“搬运”视频问题仍存,专家:原则上构成侵权

1月24日,新京报记者在抖音短视频、快手、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美拍、秒拍、微视、梨视频、小影、56视频、火萤、哔哩哔哩、土豆、好看视频、小米快视频15家短视频平台上各随机测试50部短视频作品,发现西瓜视频、土豆视频、哔哩哔哩、好看视频、小米快视频5家短视频平台存在短视频上传者“搬运”或者改编已有电影电视剧作品的情况,但平台是否拥有全部被“搬运”作品的版权存在疑问。

版权问题是短视频平台审核中长期存在的问题之一。2018年9月14日,国家版权局官方发文,称约谈了15家短视频平台企业,主要目的就是重视版权。而此次发布的《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中规定,网络短视频平台应当履行版权保护责任,未经授权不得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电影、网络剧等各类广播电视视听作品;不得转发UGC上传的电影、电视剧、网络电影、网络剧等各类广播电视视听作品片段等。

新京报记者发现,不同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APP中绝大部分作品以用户自拍素材制作为主,西瓜视频、土豆视频、哔哩哔哩、好看视频、小米快视频5家短视频平台中有相当多的短视频作品为对影视剧作品的改编、点评、总结等。

其中,西瓜视频、好看视频等均有专门的影视板块,且首页推荐上也有不少作品为影视剧作品剪辑。1月28日,新京报记者浏览西瓜视频发现,其视频内有动漫作品《海贼王》长达10分钟的剪辑,但根据公开资料,《海贼王》的国内版权已被爱奇艺买断。同时,好看视频上则有电影《正义联盟》5分钟的片段,但新京报记者发现电影《正义联盟》在腾讯视频上显示为独播内容。

西南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邓宏光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直接上传影视剧片段,其前提条件是将影视作品进行了复制,复制行为可能构成著作权法上的复制,将影视作品片段上传到网上,其行为可能构成对影视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如果未写明原影视作品的作者,还可能侵害原作品的署名权。

“也许有观点认为,影视作品很长,上传影视作品片段,是影视作品的九牛一毛,不构成影视作品的核心部分,不会影响到影视作品的市场价值,因此不构成侵权。然而,未经许可上传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一部分,原则上构成侵权,不构成侵权是例外。”邓宏光称。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抖音、哔哩哔哩等平台上,有不少讲解电影的账号,为了规避版权问题,不少视频上传者更换了视频的背景音乐,另一些则搭配上自己的讲解做成了说电影类节目。

针对上述两种情况,邓宏光认为,上传不同背景音乐的影视剧片段,其行为不会因为增加了不同的背景音乐,从而不构成侵权,恰恰相反,将原来影视作品中的背景音乐替换成为其他的背景音乐,除了可能构成侵害复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和署名权外,还可能构成侵害原作品的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而作者通过改编剪切讲故事的方式上传影视剧片段,其行为可能构成合理使用。《著作权法》第22条规定,“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构成合理使用。这种行为中要特别注意“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

标题党现象普遍,从业者称“难以监管”

新规还点名了“标题党”现象。

《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第76、77、78三项细则围绕短视频作品的标题做出了规定,称不得出现以成人电影、情色电影、三级片被审核删减内容的影视剧的“完整版”“未删减版”“未删节版”“被删片段”“汇集版”作为视频节目标题、分类或宣传推广的;以偷拍、走光、露点及各种挑逗性文字或图片作为视频节目标题、分类或宣传推广的;使用易引发性联想的文字作为标题的内容。

但新京报记者发现,各大平台或多或少均存在“标题党”的现象,其中一些也有以删减版为噱头的标题。如哔哩哔哩与小米快视频内均有名为“粉色罪孽 最让人心疼的告白(含删减吻戏)”的短视频,小米快视频里还有名为“超大尺度!《白日焰火》删减片段-摩天轮震”的短视频。

另一些则以挑逗性语言、图片作为短视频标题,如西瓜视频有“洗头妹暗箱操作色情行当”、“小保姆每天主动送香吻”;火山小视频、哔哩哔哩上也有尺度极大的视频标题引诱用户点击。虽然此类视频往往并无真正的色情内容,但较为诱惑的标题和头图一般都能拉高点击量。

“其实‘标题党’的活跃并不只在短视频平台,从原先频频以震惊、竟然为标题的‘UC体’,到现在以夸张标题吸引点击的公号文章,‘标题党’之所以活跃,就是因为它确实有用。”一名短视频从业者告诉记者,“有时低俗内容确实能够带来流量,但有被审核‘毙掉’的风险,相对来讲,只是把标题取得吸引人一些,能够通过审核,还能吸引点击量,何乐而不为?”

在该人士看来,所有短视频作者都不可避免地带有或多或少的“标题党”行为,以监管的方式要求用户不做标题党与市场规律不符,难以监管。“要解决这一问题,必须要求平台从权重、内容等多个维度筛选作品,让实质拥有好内容的作品点击量上去,自然就不会有人为了获得点击而变成‘标题党’了。”

据了解,2018年年中,网信办会同五部门关停了“内涵福利社”“夜都市Hi”“发你视频”等3款网络短视频应用,据网信办官方报道,理由是上述短视频平台“放任传播低俗、恶搞、荒诞甚至色情、暴力等违法和不良信息,盗用篡改他人版权影视作品,炮制推荐‘标题党’内容”。

陕西师范大学网络与新媒体系主任郭栋此前公开表示,对于短视频的管理,规范治理的方法十分重要。单纯依靠政府管理部门,会出现“不好管、管不好、管不到位”的情况,这就需要国家出台的法律规章和制度与行业协会、自媒体平台机构自身出台的一些行业准则、职业道德、信息传播伦理等相结合,共同治理。

视频审核员:每天看数千条视频,有时靠自己拿捏

《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包括100项条款,新京报记者对短视频平台随机测试发现,多数知名短视频平台内容均能达到细则要求。

对此,在某短视频平台从事审核工作的梁方(化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由于新规刚刚下发不久,在他们看来还处于“试行”阶段,他的审核工作并未发生显著变化。

“视频审核工作基本上是24小时轮班制,全年无休,我们的工作很枯燥,平均每人每天要看数千条视频。目前,用户很难在大型的短视频APP上看到违规内容,就是因为所有短视频都是先审后发的,用户在看到这条视频前,它就已经提前被我们‘筛选’过一遍了。”梁方说。

对于审核标准,他表示有时需要审核员自己拿捏。例如《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中包括,不得宣扬不良、消极颓废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内容;不得展示淫秽色情,渲染庸俗低级趣味,宣扬不健康和非主流的婚恋观的内容。

但对于什么属于“不良的人生观”,以及“渲染庸俗低级趣味”,梁方表示很难判断。“例如有一些露肉的视频和语言挑逗的视频很低俗,但露多少算露,什么样的语言才能算挑逗的范畴,每个审核员的看法都不一样。”

他透露,短视频APP的审核标准会根据监管部门的政策变化而变化。“我们自己有不违背法律法规的底线,但对于一些比较模糊的‘擦边球’内容是放行还是禁止,此时就要根据大环境决定。比如2018年年初不少短视频平台都遭到了约谈,那阵‘风向’比较紧,我们的审核标准就要相对趋严一些。而此次新规刚刚下发不久,各个短视频平台按照其中细则做出审核规则改变需要一点时间。”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