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悠远,风雅犹在,或许这就是“苏心游”江南的春天

  若说3、4月份最典型的江南味道,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茶香。而最符合诗意江南意境的城市,定要算上苏州一个。

  茶行里有句老话,叫“春茶秋水”,意为春天的茶味道最足。而春茶里最好的茶,莫过于谷雨、清明之前的茶,谓之“雨前茶”、“明前茶”,采摘春茶最恰当的时间,就是清明之前。

  图/@薇薇安的行摄世界

  苏州的春茶,说来可话长。前有声名显赫的洞庭碧螺春,后有曾与碧螺春齐名的虎丘白云茶。这两种茶,非苏州不能有,品质高,产量却少。因此,趁着春茶上市之际,不妨来苏州,品一品这茶水中的精致与惬意。

  云在茶香,茶在虎丘

  说起虎丘白云茶,如今知道的人恐怕不多,喝过的更是少之又少。而在几百年前,虎丘茶之声名,却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最号精绝,为天下冠”。明代谢肇涮《五杂俎》上有记载:“今茶之上者,松萝也、虎丘也、罗介也、龙井也、天池也。”

  据《苏州府志》载:“虎丘金粟山房旧产茶,极佳。烹之,色白如玉,香味如兰,而不耐久,宋人呼为白云茶。苏轼书以为精品也。”

  白云茶的原产地便是虎丘金粟山房,作为曾与碧螺春齐名的名茶,产量却不足数十斤。它从宋代起就声名显赫,到了明代更成为了名茶,是当时中国茶中上品。

  时至今日,因为各种原因,历史中的虎丘茶茶树所剩无几,白云茶也成了“茶界广陵散”,逐渐失落于江湖。好在炒茶技艺还在,虎丘云岩寺也在前几年重新培植了白云茶。

  而今来到虎丘后山,便能看到一片名为“云在茶香”的茶园。杜甫诗云“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唐人卢延让《松寺》诗云“茶香时拨涧中泉”,清人俞樾更是有《茶香室》,“云在茶香”之名便以此而来。

  碧绿的茶园,周围是白玉兰、梅树和桃树,花草的芳香与茶香混在一起,实在是陶冶情操的好地方。由于新植白云茶产量不多,不会流入市场,因此也只有在每年四月的春茶采摘季,才能在虎丘“云在茶香”茶室中一品其妙了。

  天地造化,碧螺春香

  让苏州春天的鲜味达到极致的,一定是来自东西洞庭山上的“吓煞人香”——明前碧螺春。所谓“入山无处不飞翠,碧螺春香百里醉”,碧螺春的香,可以醉人。

  图/@s行者无疆z

  碧螺春,产于苏州太湖东西两座洞庭山,也叫洞庭碧螺春,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

  碧螺春产自这里,可谓是“天地造化”:这两座太湖中的山岛终年水汽萦绕,岛上山岭起伏,土壤是以石英砂岩与云母砂岩的坡积层发育而成的酸性土壤,气候是温暖湿润、降水丰沛、日照充足、无霜期长的绝佳气候,最宜种植茶树。

  苏州人便也因势利导,在东西两座洞庭山上开发大片茶园,供应到全国,产量极少,异常珍贵。如今,爱茶者喝到的碧螺春不到正宗洞庭碧螺春的1%。

  碧螺春讲究采早摘嫩,每年春分前后开始采撷,至谷雨前后结束,以春分至清明采制的品质为最佳。

  泡碧螺春茶时,需采用“上投法”,先温杯,接着往杯中注入热水,最后再将茶叶投入杯中,举杯轻啜一口,香气浓郁,滋味醇厚,爽口而又有回甘。春天的鲜气,就这样顺着唇齿,裹挟着洞庭山水气荡涤五感,放松全身……

  一杯香味清绝的碧螺春如何炼成?

  赶在清明之前,仔细采摘,精心挑选。唯有茶芽中最精贵的部分——单芽炒制起来,口感才最为鲜嫩甜爽。制成一斤碧螺春,需要4斤鲜叶,大约30000到40000个芽头,而老树因为芽头小,需要60000到70000个芽头才能制成一斤干茶,可见其珍贵。

  碧螺春茶即将上市,不用多久,大家便可在苏州,一品“吓煞人香”~

  一杯清茶在手,端的是苏州人的风雅。几片茶叶,就能锁住春天的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