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宿迁

蝴蝶兰在 春天就在 ——谨以此文献给充满希望的2020年

深秋的一个清晨,花鸟市场那片五彩缤纷的蝴蝶兰,吸引了我。取次花丛,流连忘返;沉溺于花的美,惊叹于花名的雅。

买回一小盆,粉色的,把她摆在客厅窗台上,原本只有绿植的客厅,顿时明媚起来,显得生机盎然、高洁清雅。如我所愿,七岁的女儿也喜欢,放学刚到家,就迫不及待的俯下身子,赏花、赞花;旋即,又拿起画笔,专注的画她,竟于不经意间,完成了一幅充盈着童真童趣的图画。

粉色蝴蝶兰的花语是:爱情甜蜜、永浴爱河。想到了《诗经》中的名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眼前的蝴蝶兰,是《诗经》中那朵桃花的姐妹吧?她像“宜其室家”的新娘,每一瓣粉红,都如温暖的灯盏,向客厅、向卧室、向屋子的角角落落,播撒幸福、快乐、吉祥的光芒。

刚买回那阵子,蝴蝶兰只有三朵花,像轻盈的蝴蝶,缀在孱弱的花剑上。花剑独斜,盈盈几点。想到了宋人咏梅的诗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说她有梅花疏影横斜的意境,是真的,而暗香浮动,只是我的想象。蝴蝶兰其味清雅,几乎没有香气,可是,我却能感到她那如梅花般的馥郁,时常萦绕于我的鼻息间,那是流淌在心底的暗香,季节带不走,狂风吹不散。蝴蝶兰清雅中有芬芳,洋溢着宋词之美:含蓄蕴藉、深婉曲折。

终于等来了第四朵。开的真慢呀。大约两周,蝴蝶兰才开一朵。天冷时,开的更慢。慢,那就静静等待。早晨刚起时,我会看花;阅读的间隙,我会看花;出差归来的第一时间,我会喊上女儿一起看花……直等到那个最大的蓓蕾渐次展开。古希腊神话中,塞浦路斯国国王皮格马利翁,每天都会深情地欣赏他的杰作,终至心想事成,让美女雕塑复活。慢慢开放的蝴蝶兰,是我心中的花仙子啊。观花无语,只有欢喜。这个过程,没有煎熬,有的只是满心的美好期待。

在慢慢等待的过程中,我忽然明白,这哪里是“慢”啊,那是蝴蝶兰的优雅、从容、自信。想象着她的样子,学着优雅吃饭,慢慢咀嚼,品味每一粒米麦的清香,感恩卑微生命寒来暑往、日复一日的伟大付出;慢慢地阅读,致敬经典,缅怀圣贤,把每一张泛黄的书页当风景,期待每一个文字都开花。累了、烦了,我会对着粉红的蝴蝶兰,慢慢坐下,慢慢闭上眼睛,冥想、冥想、再冥想……然后,慢慢睁开眼睛,和蝴蝶兰一起,重新感受世界的洁净与美好。

卖花姑娘说,蝴蝶兰的花期至少保持三个月,能开到过年呢。买花那天,她一再嘱咐我,冬天要注意给蝴蝶兰保暖。蝴蝶兰美,卖花的姑娘更美。进入大雪节气后,白天,我把她搬到朝阳的阳台上;晚上,我把她般进卧室,每天看着她入眠。

现在,蝴蝶兰的花剑上,已开出七朵粉红的花。已开的花,每一朵栩栩如蝶,振翅欲飞;未开的蓓蕾,每一个都似拳头紧握,蓄势待发。冬日暖阳下,再次欣赏这盆粉红的蝴蝶兰,仿佛草长莺飞、彩蝶飞舞的春天已经到来。

蝴蝶兰在,春天就在。

作者:张绕华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