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一家四口河道玩耍被冲走溺亡案开审:水电站泄水是否需预警成焦点

上游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一段视频,记录下了仵某一家4口的最后影像。

去年5月16日下午,甘肃临洮县人仵某带着妻子、11岁女儿和6岁儿子在甘肃洮河河滩玩耍,身旁还跟着一只狗。仵某将拍好的视频发到微信好友群后不久,河水将他们一家四口冲走。

调查显示,事发前,上游水电站曾进行泄水。仵某家属认为,上游水电站泄水导致洮河水位突然上涨,致一家四口身亡。

事发后,仵家人多次向涉事水电站讨要说法无果后将其告上法庭,索赔345万余元。

今年3月22日,这起民事纠纷在甘肃临洮县法院新添法庭开审。

▲仵某一家四口河道内被冲走,曾经幸福的一家人。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官方通报:水电站自动泄水冲走一家四口

仵某的家位于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新添镇,洮河就在他家附近。

仵某家人告诉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仵某在当地做小生意,是家中唯一的儿子。去年5月16日是星期六,当天下午,仵某带着妻子、女儿、儿子去洮河河滩玩耍。

仵某家人说,洮河水少时,当地人常进入河道玩耍。事发前,仵某在河滩玩耍时,曾拍摄了一段视频发到好友微信群中。

视频中,河床裸露,没有多少河水。仵某的儿子和女儿在河滩上玩沙子,一家人穿着凉鞋和拖鞋。没想到,视频发出后不久,仵某一家四口失联。

事发后,当地组织救援力量施救。随后,仵某一家四口的遗体相继被打捞上岸。

去年5月21日,临洮县官方通报称,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是仵某一家4口当天下午到与广河县接壤的洮河河道内裸露河床上进行烧烤(该处洮河护岸完整,垂直高度6-7米,附近设有警示牌),广河县新民滩水电站翻板闸自然开启主动泄水,导致河床水位上涨。在河道裸露河床上烧烤的仵某一家4口来不及撤离,被河水冲走。

仵某家人称,事发时,仵某一家没有在吃烧烤。水电站泄水前后,也没有采取任何预警措施,最终导致惨剧发生。

▲临洮县水务局答复称,新民滩水电站水力自控翻板闸泄水时未预警,也是造成惨剧的原因之一。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起诉书:水电站泄水前未预警导致惨剧发生

事发后,临洮县成立“5·16”溺水事故救援处置领导小组”,对此事展开调查。

去年5月21日,临洮县水务局邀请组织甘肃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有关专家及业务人员,前往广河县齐家坪、新民滩水电站和事发现场进行调查。

此后,临洮县水务局曾向仵某家人出具了《临洮县水务局关于“5·16”溺水事故发生时洮河来水情况的调查报告》(以下称《调查报告》)。

《调查报告》显示,溺水事故发生时,上游的齐家坪水电站、新民滩水电站来水情况经调查,不存在人为增大洮河来水,但新民滩水电站翻板闸自然开启主动泄水时,将主河道内玩耍的仵某一家4口冲走。

《调查报告》显示,事发时,新民滩电站仅有2号机组运转,进入发电机组过水流量较小,翻板闸、溢流堰向洮河干流泄水,导致河道水位瞬间上涨,加之4名群众无安全意识,在洮河新民滩电站减水段内游玩,导致事故发生。

去年6月16日,临洮县水务局答复称,甘肃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评估认为,此次事故原因有二:仵某一家4人安全意识差,对警示牌提示没有引起重视,擅自下河所致;新民滩水电站水力自控翻板闸泄水未预警。

仵某家人提交的《民事起诉书》提出,此次事故发生原因系两家水电站泄水导致河道内水位瞬时上涨,且新民滩水电站水力自控翻板闸泄水未预警。

仵某家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事发后,涉事水电站负责人对他们避而不见。因仵某和妻子的父母均已六七十岁,且身患多种疾病,已无法劳动。为讨要赡养费,4名老人将涉事水电站告上法庭。

仵某家人认为,河滩突然涨水,涉及两家公司旗下的两个水电站,分别是甘肃弘业洮河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称弘业公司)的齐家坪水电站,甘肃洮河富源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富源公司)的新民滩水电站。

仵某家人还提出,仵某一家四口死亡的主要责任是新民滩水电站泄水导致,但齐家坪水电站位于新民滩水电站上游,如果下游要水,上游肯定需要开闸,因此对于此事负连带责任。

根据相关赔偿标准,4名老人向两家水电站提出索赔各项经济损失共计345余万元。

仵某家人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此案立案过程也是一波三折。

据介绍,洮河属于界河,水电站建在广河县,他们是临洮县人,事发地位于两河交界处。起初,他们向临洮县法院起诉遭拒,之后又向广河县法院起诉,也未受理。随后,该案从临夏州中院推到甘肃省高院,最终由甘肃省高院裁定,此案才由临洮县法院受理。“光法院立案就花费了8个多月。”

▲一家四口河道内被冲走,家属认为与甘肃富源公司监管的水电站泄洪有关。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水电站:被害人无视风险自食其果,无权索赔

今年3月22日,该案在临洮县法院新添法庭开庭审理。

两家水电站的诉讼代理人均表示,虽然情感上十分同情仵某一家的遭遇,但向水电站索赔,仵家人没有法律依据,并且仵某一家四口之死,也与水电站无关。

新民滩水电站管理方富源公司代理人认为,仵某一家到河道中心从事户外活动,属于自担风险行为。被害人违背日常生活习惯,事先看到河道旁有危险警示牌,仍前往河道中心游玩,属于对河道内可能存在的风险是明知和应知的仍自愿前往的行为。按照最新《民法典》有关规定,属于自担风险行为。

“自担风险者,自食其果。” 富源公司代理人说,仵某家人无权向任何其他方索要赔偿,请求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

富源公司代理人还认为,事发地距离新民滩水电站有数公里的距离,远超过法律规定的水电站工作区域,属于洮河的公开水域,在该区域,新民滩水电站没有事实上的控制力。该区域属于洮河县水务局管理范围,新民滩水电站没有安全保障义务。仵某一家要求水电站尽到安保义务,该要求与法不符。

富源公司代理人称,事发地属于禁止进入区域,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未经许可进入高度危险区域受到损害,如果管理人已经采取安全措施,并尽到警示义务的,可以减轻或不承担责任。本案中,临洮县水务局在河道旁设立了13块危险警示牌,已经明确说明禁止进入河道,河道旁设立了8米护坡,也是为了防止群众进入河道内,已经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仵某一家无权起诉。即使索赔,根据甘肃省政府有关规定,政府是河道管理者,仵某家人也应该向政府追究有关责任,而非水电站。

仵某家人在《起诉书》还提出,因为泄洪导致水位升高,导致4人死亡。富源公司代理人认为,截至开庭,没有收到关于洮河水位升高的直接证据。洮河流量增大,流速增大,不会必然导致水位升高。两名受害人作为成年人对自己的行为应该承担法律责任。

富源公司代理人认为,法不能向不法让步,“不能因为谁的损失大,谁就有理。”

弘业公司代理人称,事发地不在齐家坪水电站流域内,齐家坪电站没有相应安全义务。从调查结论看,齐家坪水电站没有人为增大流域内水流量的过错。因此,惨剧发生与齐家坪电站正常工作没有因果关系。

▲今年3月22日,“一家四口河道溺亡案”在甘肃临洮当地开庭。图片来源/截图

庭审焦点:水电站泄水前是否需预警?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庭审中原告、被告方,主要有两大争议点。

一、事发时河道周边是否安有危险警示牌?

当地政府《调查报告》指出,2018年,新添镇政府在洮河右岸河堤设立了安全警示牌13块,内容为“水深危险,禁止下水游泳,玩耍嬉水,违者后果自负。”

水电站管理方富源公司代理人认为,仵某等人需要从河岸走下8米护坡,再从河道进入事发地的河道中心位置。临洮县水务局在河道旁设立了13块危险警示牌,河道旁设立了8米护坡,都是为了防止群众进入河道内所设。根据警方调查的证人证言称,事发后,岸边停放一辆三轮车,还有一根长绳。说明死者系借助绳子进入河道内。事发时,在河道内作业的工人听见呼救声,曾驾驶挖掘机准备施救,但两名成年人在收拾东西,还说不要过来。当时水只是漫到两名成年人小腿处,完全有机会获救。因为成年人的轻率而导致溺水发生。此次溺亡,两名成年死者主观上有责任。

仵某家人的代理人认为,这与事实不符。事发时,河堤有台阶,台阶附近没有任何防护措施,附近村民可以很容易进入河道内,且事发前,河堤周围没有任何警示标志。事发后,相关部门为了减轻责任才立了新的警示牌。事故发生后,当地相关部门才向附近群众下发了河道泄水的警示工作。

“4名群众无安全意识才导致事故发生,这种认定是错误的。” 仵某家人的代理人认为,此次溺亡事件,两名成年人并非自杀,且带着孩子,不可能有人施救还拒绝。正是因为新民滩水电站泄水突然,才导致溺亡事件的发生。

二、水电站泄水前是否需要预警?

水电站泄水前是否需要事前预警?对此,原告被告看法不一。

临洮县水务局在回复仵某家人意见时称指出,根据水利部2017年6月发布的《水力自控翻板闸门技术规范》要求:“在翻板闸门开启前,运行单位应检查下游是否有安全隐患并预警,避免下泄水流造成安全事故。”但在此次事故中,新民滩水电站没有提前预警。

事发后,甘肃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评估也认为,此次事故原因除仵某一家4人自己安全意识差外,还包括新民滩水电站水力自控翻板闸泄水未预警。

仵某家人据此认为,新民滩水电站在此事中应承担责任。

对此,富源公司代理人却有不同看法,《水力自控翻板闸门技术规范》属于行业标准,不具有法律强制力。水电站“只有接受上级部门通知或遇上游泄洪通知及特大自然灾害性气象才能发出警示,其余情况不得擅自发出警示”。

富源公司代理人认为,翻板闸泄水并非泄洪,是受自然水流量大小自动调解,水多了,自动流向下游,无需人为放水,因此无要求需要预警。

但仵家人的代理人认为,根据新民滩水电站运行规定,水电站需要对水位进行测报,但事发时水电站没有按照水位测报,在水位上涨时,没有采取措施,从而导致事故的发生。

仵家人的代理人还认为,齐家坪电站存在人为增大洮河水量的行为,从而导致下游新民滩水电站水量增大,对于事故的发生负有间接连带责任。

此案庭审进行了将近7小时,由于双方争议较大,且案件较为复杂,社会影响较大,法院未当庭宣判。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