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昔日的郊县 如今声称要做南京的“南部中心”,凭什么?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在“十四五”开局之年,溧水,这个昔日的南京传统郊区县、经济发展“洼地”,已定下非凡的雄心和目标,要向“南京南部中心”挺进,并称要全力打造综合性节点城市。

3月11日下午,南京市溧水区召开“高质量发展大会”,这是一场把城建城管、城乡融合、全域旅游、生态环保等多项工作合并而召开的综合性大会。溧水区委主要负责人在会上称,这是溧水全面拉开“南京南部中心”的建设序幕。

换做十年前,哪怕是五年前,说到“南京南部中心”,怎么也轮不到溧水。

这个2013年才完成撤县设区的南京南郊板块,此前一直是南京乃至苏南的一块“洼地”。它不仅与高淳等周边区县存在差距,甚至还不如苏北的一些县城。

但如今的溧水,却常以“南部中心”、“活力新城”、“发展极”而自居。这样的豪气和底气,多少可以从溧水这几年取得的成绩单上看到些端倪。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溧水不光已是南京全市12个区县板块中高质量考核“第一等次”的“常客”,更在江苏省2019年度对全省63个郊区的高质量发展综合考核中,综合指数高居全省前三。

最近三年,溧水多项主要经济指标的增幅都位居南京全市区县板块的前列。在全国百强区的排名中跃升20位。重大产业项目连续几年走在省市前列,城市面貌发生巨大变化,南京艺术学院、南京林业大学等多所高校以及江苏省康复医院、南京市颐养中心等纷纷落户溧水,健康中国发展大会连续举办两届并作为永久会址所在地……

巨变背后,发生了什么?

这次大会,溧水区委书记薛凤冠谈了谈往事,更瞄准了未来。从他的讲话中,可以感受到溧水这个“后进生”的身上,都有哪些进取的自我觉醒。而这种进取的姿态以及思变的策略,也为那些寄望于弯道超车的后发地区的赶超之路提供了榜样和借鉴。

正如薛在大会上引用著名建筑规划大师柯布西耶所说:城市是一本打开的书,从中可以看到它的抱负。

没有永恒的“王者之师”,也没有永恒的“鱼腩部队”。

溧水就是南京曾经的“鱼腩”、几乎最没有存在感的区域。论经济体量,溧水显然不是“老大哥”江宁的对手;论城市经济,昔日郊县溧水根本无法和鼓楼区、玄武区相提并论;论南京特色,溧水的知名度和秦淮区不在一个量级;甚至论发展特色,连隔壁的高淳区还有远近闻名的固城湖大闸蟹以及“慢城”作为金字招牌,溧水呢?

但事实证明,只要善于挖掘,肯花心思,“鱼腩”也有翻身时。

比如秦淮文化。2018年初,溧水区举办了首届秦淮源头灯会。这个以“秦淮”之名、原本看似专属于秦淮区的传统灯会节目,被延伸到了南郊的溧水。前来观灯的人们开始感受到溧水的变化,也让不少人“涨知识”了。溧水区一位领导说,“如果不是举办秦淮源头灯会,还有多少人记得、认可溧水是秦淮源头?”

同样,如果不是巧打“空港牌”,溧水也许招不来这么多的优质重大产业项目。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位于南京市南郊,行政区划上属于江宁区,与溧水区仅一河之隔。

近几年,溧水区围绕禄口机场“大做文章”,搭建了机场大通关基地、空港保税物流中心、空港直播大厦、自贸区联动创新发展区等开放平台,大力发展临空经济。

不求所有,但为我所用,溧水硬是“无中生有”,把“借来”的资源,打造成自己的“主场”。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对于自身发展,溧水始终有一个阶段性的认识和目标。溧水区委书记薛凤冠在大会上分析了,溧水的进阶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2016~2018年,这个阶段的任务就是补短板。2016年5月,溧水召开全区城市工作大会,明确了“比肩河西、高于主城”建设标准。2018年,溧水举办首届秦淮源头灯会,“这个引爆点让老百姓开始感受到溧水的巨大变化,溧水人开始都不敢相信这是溧水”。

第二个阶段大致是2019和2020这两年。这个阶段最鲜明的特点就是,城乡蝶变进入加速期。

在城市格局上,溧水的城市空间由“一城独大”转变为“三足鼎立”,并谋划布局了六大经济功能区,城市经济开始全面起势。同时,溧水通过举办全国制造业千人大会、健康中国发展大会等,既倒逼着溧水的城市面貌加速蝶变,更是一次次把溧水影响力提升到新的历史高度。

而第三个阶段,薛凤冠说,就是从2021年起,溧水开始全面迈向“南京南部中心、健康活力新城”的现代化新阶段。

他说,这一阶段最大的使命就是全力打造综合性节点城市。着眼于南京都市圈,溧水区将目标建设区域性的地理中心、经济中心、创新中心、开放中心、消费中心。

南京都市圈系“8+2”的城市联盟,包括苏皖两省的8个设区市及常州市下辖的两个区县(金坛和溧阳)在内。今年年初,《南京都市圈发展规划》正式获国家发改委批复,这也是全国首个获批的都市发展规划。

薛凤冠说,溧水作为南京南部新兴增长极,不仅要自己发展好,还要努力成为“南京争创国家中心城市的战略支点、战略支撑,大力辐射带动周边地区”。“这就是溧水的使命担当!”

毕竟放到整个南京都市圈范围来看,溧水不再是郊区一般的存在,而是位于南京都市圈的核心区,也是有望带动南京都市圈南翼联动发展的策应区。

溧水区主要负责人说,溧水对照地市级标准,较早地探索了城市组团发展、智慧城市建设等。因此,当下的溧水完全有基础、有条件、有优势,成为现代化综合性节点城市的示范样板。

他在接受《新华日报》采访时说,现在的溧水,就是站在海岸能看见桅杆的那艘航船,是立于高山之巅能看见就要喷薄而出的那轮朝阳。

在薛凤冠近万字的长篇讲话中,澎湃新闻检索发现,南部中心的“中心”一词、活力新城的“新词”一词高频出现,凸显了溧水这座新城跻身于区域“中心新城”的抱负和雄心。

暂时的落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敢于突破的想象力。

薛凤冠在此次大会上回顾称,起步之初,面对城乡基础差、底子薄的现状,溧水从一开始就确立了高目标和高标准,鲜明地提出跟河西比、跟主城比。“这在当时,绝大多数干部都觉得难以置信、难以做到。”

开弓没有回头箭,这几年,“溧水干成了别人更长时间未曾做到的事情,干成了过去想做却没有做成的事,干成了许多超乎想象的事”。实践证明,只要想干事,一定能够干成事。

放眼未来,溧水又有了新的对标对象。

溧水提出,在未来五年,甚至更长时间,就是要全面对标学习雄安新区等先进地区,坚持用世界眼光、突破县域思维,在“未来城市”上先行先试,在创新发展上率先突破。

“争第一、创唯一”,“要强化标杆思维,找到各自比学赶超的标杆,敢于跟最好的比、跟最强的赛,决不允许在沾沾自喜中自降标准。”溧水区委书记薛凤冠对与会的干部说。

在他看来,成为南京南部“中心”的重要判断标准,就是要成为行业的先行者、标准的制定者,让溧水更多的城乡探索实践成为别人学习的榜样。

“建设南京南部中心,就要有建设中心的状态。”薛凤冠说,要拿出中心的标杆思维、创新劲头、干事担当、定力韧性。

这次大会讲话的最后,薛凤冠与在场的溧水干部们一起分享了篇文章,叫做《不做“看起来很努力”的人》。

其中有几句话,让薛感到印象深刻。比如,“真正努力的人,有目标有方向,争分夺秒珍惜时间,全心投入讲究效率,义无反顾看重结果;假努力的人,目标不明,漫不经心熬时间,看似努力,实则是装模作样。”

薛凤冠说,不去做看上去努力的人,要真努力,真奋斗,南京南部中心、健康活力新城,最终要以人民满意的实际效果来评判和检验。

“是不是真正努力,不是拿过程来衡量的,而是要拿效率和成果来说话、来证明。”“真正的努力,一时半会不一定出成绩见成果,也可能不被领导和同事了解认可,但时间是最好的检验,功夫不负努力的人,努力不会白费,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一分努力、一分回报,成功永远属于真正努力的人。”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