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对话“拉面哥”:我挣不了直播的钱,将来还是继续用双手劳动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成为网红后,面对记者镜头采访时,39岁的程运付会笑着说“我怕我太土了”。

2021年春节期间,程运付在摊位前做拉面的镜头被自媒体主播放到了短视频平台,与之伴随的还有关键词“三块钱一碗拉面”“坚持15年不涨价”。

似乎是一夜之间,这位来自山东临沂市费县梁邱镇的普通摊主程运付有了新名字——“拉面哥”。

一些自媒体人、视频平台主播从各个角度包围了“拉面哥”程运付的摊位,站在第一排拍摄他的主播一天收入能达到上万块,程运付也曾想过,自己要不要开视频弄直播?

但“说漂亮话,让粉丝高兴”这种赚钱方式并不是程运付理想的赚钱方式,他很快放弃这个想法,“用花言巧语赚的钱,不踏实。”

3月8日晚,“拉面哥”程运付接受了澎湃新闻的采访。他说自己不过是一位普通的老百姓,走红后的生活并不会给他带来太大的影响,“我不过就是卖三元钱一碗拉面,很简单。”

“最开始卖拉面是为了生活”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开始做拉面生意?

程运付:我从2005年开始干的。最早不是手工拉面,是机器压的饸饹面,压了有两三年。那时候饸饹面两块钱一碗,后来我发现饸饹面不是手工拉面,口感不是很好,就跟亲戚学了做拉面。

澎湃新闻:一开始怎么想要卖面条?

程运付:那时候(是)为了生活。收入低,小孩又小,先卖个面条起码能够个零花钱,零花不愁。

到了2007年,改成手工的,手工的比机器劲道。那时候刚好物价在上涨,就从原来的两块钱拉面提到三块,还带肉的。

到了2010年还是2013年,那时候物价上涨,顾客接受不了。我就原价,不涨钱。不过不涨肉了,多给点面条,叫顾客吃饱、吃暖和。

澎湃新闻:这些年生意怎么样?

程运付:一开始不行,现在还可以,生意比以前好多了。一天也能要挣个两三百块钱,一碗面条挣个七、八毛。

澎湃新闻:生意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好的?为什么?

程运付:2008年以后生意开始变好了。(因为)顾客认可了。我干了两三年后,人家知道我人实在,来吃面又实惠。越来越多赶集的、买菜的老人都认识我了。

澎湃新闻: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多少碗?

程运付:最好的时候能卖六百来碗,一直到下午六点都不歇息。

“直播我的人,也是为了生活”

澎湃新闻:火了之后怎么看待那些特意过来直播的人?

程运付:刚开始不喜欢,有点接受不了,现在我想开了。他们都是来看我是什么样的人,都来支持我,他们通过网络认识我的,看到我本人心里踏实了。

澎湃新闻:每天这么多人在你门口,会让你困扰吗?

程运付:刚开始有人上屋里来了,我确实受不了。我说不能再上我屋了,影响我休息。后来(人)越来越多,院子也不敢开了。太乱了,这帮人太能喊了,做自媒体的太吵了,我太累了。

澎湃新闻: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来看你拉面呢?

程运付:一些自媒体可能图热度吧,不是媒体的,可能是来看我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是不是网上说的忠厚、老实和勤俭。

澎湃新闻:你现在接受了自己很火的现实吗?

程运付:可能我把我内心的话表达出来了。挣钱不易,我也是从苦日子过过来的,花一分钱时都要算。这个钱该花不该花,放在哪里花,都要算好了。

比如吃饭,要是买贵了,真舍不得吃 。有的人多赚一块钱就能买一袋子盐,够好几个月吃的。这些都要算的,挣钱不易。

澎湃新闻:现在门外有很多主播,我在外面看到有个女子说要嫁给你,你怎么看?

程运付:有点不好意思,没见过这种场面。开玩笑吧,她也是为了拉她粉丝看。她在用这种方式忽悠她的粉丝发礼物,可能是。

澎湃新闻:你觉得他们(直播)是不是在蹭你的流量?

程运付:每个人生活的方式不同。我是通过双手劳动去收获金钱,有的人通过这种方式去收获成果,收获他们需要的。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他们这种赚钱方式?

程运付:可能人的想法不一样,做法也不一样。他们有的说到粉丝心里去了,粉丝动情给他点礼物,就这么简单。他们也是为了生活。

澎湃新闻:你的妻儿怎么看待你走红这件事?

程运付:他们都没什么看法,平时怎么过还是那样,平平淡淡的。

澎湃新闻:对于你走红这件事,地方提供了哪些帮助?

程运付:村里面给了很大帮助。现在村里停车场是免费的,路子也加宽了。观光车来回免费接送,茶水都是免费的。我心里觉得非常激动。

我没想到我们村做了这么多,感谢我的村子。人实不实在、村实不实在,这都体现了。

澎湃新闻:走红后,你的生活和之前相比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程运付:我觉得没有什么变化。我红不红都一样,也就是赶集。就是人多了也好带动俺们村里、乡里的(消费)。

澎湃新闻:你现在的收入还是靠卖拉面,想过直播等其他方式赚外快吗?

程运付:想过,但是不会弄直播。我不希望挣他们的钱。

澎湃新闻:为什么不希望挣他们的钱?

程运付:人挣钱都不易,都是老百姓。用双手赚来的钱安心、踏实,用花言巧语去挣钱,一点都不踏实。

澎湃新闻:你们镇长说,站在第一排直播你拉面的人都赚可多钱了,你听说过吗?

程运付:听说了,都挣一两万。我一想,一两万是什么概念?我得干多长时间,我得干三四个月才能赚这么多钱。咱没得比,就看你有本事没本事。人有本事,我没得本事,不挣这钱,我就这么想。

“我不过就是卖三块钱一碗拉面,我很简单”

澎湃新闻:前两天郭刚堂是唯一一个在你视频账号中出镜的、来找你的人,为什么想到帮郭刚堂宣传(寻子)?

程运付:刘德华出演的《失孤》,我看过他这部电影。郭刚堂是片里主角的原型。那时候我看到那个佳佳的事情(“打拐妈妈”李静芝此前失散的儿子),,他母亲走遍全国各地找他,(这)打动了我,(我)加入了宝贝计划。

刚开始火(的时候)媒体采访我有说过,(我)喜欢刘德华。我听他的歌、看他的电影长大的。

刘德华主演《失孤》里的情节,一个人坚定、不抛弃不放弃的决心,令我太感动了。后来新闻一报道,郭刚堂老师看到,他就来找我。他跟我说一声,“我是刘德华主演的《失孤》的原型”。我不了解他,我没见过他,我怕他骗我,我让他回去。

后来给他打电话,他又来了。他想借我的热度帮一下忙。我说行,我尽我最大努力去帮助他。

澎湃新闻:另外还有有失联寻子的父母想借你的热度找孩子,你怎么看?

程运付:我也想帮助。不过平台不允许。不能的原因是平台不确定这是真的是假的,他们得核实。

澎湃新闻:火了之后有商业公司找你合作、做广告、注册商标吗?

程运付:没有。不过听我邻居说,网上有以我名义去注册商标的。(注册商标的)不是我,我再次声明,不是我。之前说注册什么给我五万,我没有注册。以我名义去欺诈的,我概不负责,没法负责。

澎湃新闻:每天这样的生活,你觉得累吗?

程运付:习惯了,累点也行。这起码对我是一种认可,不认可也不会来支持的。我认为我就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实实在在的,我不过是卖三块钱一碗拉面,我很简单。

澎湃新闻:如果有一天自己不火了,怎么办?你有想过吗?

程运付:(我)也想过。不火了我就继续赶我的集,还想着我的顾客,我的顾客也跟这人这么多,也一样。

现在见到我的老顾客,有一种亲切感。刚才那个大哥叫我出去,不出去人群控制不了,我就出去了。我一来,他们就非常高兴,都来支持我。

澎湃新闻:看到外面有小孩举着牌说“想跟你学拉面”,你注意到了吗?

程运付:看到了,那不是弄虚作假吗。要是真心想学的,他不会举着牌子这样说的。如果真的想学,他会说,“程老师,你会教我拉面吗?我真心诚意想学”。他不会这样弄虚作假来蹭(热度)的。要是真教他,他是不会学的。我认为这都是假象,这样的人我不喜欢。

我喜欢实实在在的人,有嘛说嘛。还有给我磕头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五花八门的。

澎湃新闻:听采访过你的记者说你前几天心情特别不好,哭啊什么的。

程运付:哭是因为记者提到了我以前的生活。以前太艰难了,家庭管理不好,提到以前有点愧疚,对家人、孩子愧疚。现在好了,现在最起码吃喝穿好多了。

澎湃新闻:未来有什么打算?

程运付:争取好好干。给俺们村里的父老乡亲带来点收入吧,叫老百姓过得好一点。我从苦日子过来的,真是太难了。咱也不会蒙、骗、坑,实实在在的。老百姓都是苦大的。

我还喜欢摄影,我拍了一张照片,在县城有一个人在大路上掏下水道。那天是40度,身上像晒焦了一样,我看了那个场面,我就知道劳动人民不易。

(实习编辑 刘馨)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