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南京地铁董事长佘才高:尽快建立都市圈轨道交通协同发展机制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年前,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南京都市圈相关发展规划,要求江苏安徽两省共同推进南京都市圈这个跨省联合体的发展。

一时间,作为江苏省会的南京,被调侃“徽京”实锤。玩笑归玩笑,事实上,作为国内罕见的跨省都市圈之“领头羊”,南京承担着辐射带动两省边界地区共同发展的重任。

而要打造现代化的都市圈,在交通方面,都市圈市域(郊)铁路是串联都市圈各城市之间必不可少的“连接器”。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地铁集团董事长佘才高建议,要从国家层面编制市域(郊)线路建设的技术标准和规范,尽快出台关于城市轨道交通与市域(郊)线路建设的法律法规,同时,要从国家层面统筹都市圈轨道交通系统的协同发展机制,解决各种制式铁路建设主体间衔接不畅的问题。

  市域(郊)铁路:都市圈时代的标配

首先,什么是市域(郊)铁路?

佘才高代表介绍称,国家《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明确提出,要推进干线铁路、城际铁路、市域(郊)铁路、城市轨道交通融合发展,构建便捷顺畅城市(群)交通网。

不难发现,市域(郊)铁路是介于城际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之间的一种制式。城际铁路服务于城际交通,城市轨道交通服务于市内交通,而市域(郊)铁路,则服务于中心城市与周边都市圈成员城市的快速联系。澎湃新闻此前曾解读,市域(郊)铁路的站点间距比城市轨道交通更长,速度比城市轨道交通更快。

佘才高代表认为,目前,我国干线铁路、城际铁路与城市轨道交通的发展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但市域(郊)铁路建设仍存在提升空间。

他说,对比国际发达都市圈轨道交通建设的现状,东京、巴黎等都市圈已建成上千公里的市域(郊)铁路通勤网,而我国多数都市圈市域(郊)铁路运营里程却不及其零头,

佘才高代表认为,这成了制约都市圈轨道交通“四网融合”的短板弱项。他说,作为连接都市圈中心城市城区和周边市镇、组团的轨道交通系统,市域(郊)铁路是承接干线铁路、城际铁路与城市轨道交通的关键环节,在都市圈发展进程中,对促进新型城镇化建设、拓宽中心城市发展空间等具有引领作用。

佘才高代表认为,发展市域(郊)铁路,既是都市圈交通运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大关键举措,也是推动都市圈融合发展的重要支撑。

佘才高代表: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编制相关标准规范

作为一名长期从事轨道交通建设的亲历者和管理者,佘才高代表认为,市域(郊)铁路建设目前还存在不少问题。

比如,由于国内拟建的多数市域(郊)铁路需穿越已建成的市镇或开发区,而按照目前的技术标准,即“市域(郊)铁路的敷设方式原则上以地面为主;新建线路直接工程费用一般不高于同一地区轻轨工程费用的75%”,若严格据此进行规划设计,市域(郊)铁路将止步于城市或开发区的外围,难以实现串联中心区和外围城镇组团的功能需求。

还有,目前规范市域(郊)铁路建设主要以地方法为主,尚未在国家层面形成统一的法律规范,因此在跨市、跨省的项目上,就存在相关地方法能否对共建城市具备效力等问题。

佘才高代表对此提出了三点建议。首先,要从国家层面编制市域(郊)线路建设的技术标准和规范,鼓励各地区可结合实际情况,因地制宜的编制市域(郊)铁路建设方案,科学合理选择线路敷设方式,以实现既有功能,达到预期效果。

其次,建议从国家层面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指导技术、建设等方面的标准制订,在运输管理一体化、服务标准一体化、安检一体化等方面形成系统规范。

第三,建议从国家层面统筹都市圈轨道交通系统的协同发展机制,出台相关指导意见明确不同主体在市域(郊)铁路建设中的权责边界,推动跨领域协调问题的有效解决。

南京都市圈的先行探索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市域(郊)铁路建设方面,南京正是其中的先行探索者。目前,连接南京到镇江句容的宁句城际、南京到安徽滁州的宁滁城际安徽段、南京到安徽马鞍山的宁马城际安徽段均已在建设中。

另据中国江苏网报道,今年2月7日,宁扬(扬州)城际、宁滁城际南京段以及宁马城际南京段一期工程,也都进行了首次环评公示。

据报道,“十四五”期间,南京将加快构建辐射周边市(县)的都市圈城际网,打造高质量综合立体交通网络。

澎湃新闻此前曾报道,南京一度是全国轨道交通“第四城”,地铁开通里程仅次于北京、上海和广州这三座超级城市。但近一两年来,南京在运营里程上被深圳超越,身后的成都、武汉等城市也是紧追不舍。

佘才高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若比人均运营里程,南京一直是全国第一。值得一提的是,在省会城市中,南京城市面积相对较小,地形狭长,空间上相对“局促”一些。佘才高代表表示,南京地铁将主要围绕城市公共交通改善、跨江发展以及轨道上的都市圈等,积极贡献城轨力量。

(实习编辑 刘馨)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