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2020年上市公司刑案录:19老总涉案,监管剑指“关键少数”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当老总成为一只“黑天鹅”,于上市公司而言可谓一劫。

“我们董事长至今很后悔碰资本市场的东西,如果好好搞实业就不会到今天这一地步。”一位不愿具名的上市公司办公室人员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而这家公司的实控人如今深陷债务旋涡,股权高比例质押且被冻结。

资本的力量是巨大的,董事长、实控人们可以凭此助力企业由小变大,但如果不守规则、脱实向虚,则可能将公司推入深渊,自己也将成为上市公司发展路上最大一只“黑天鹅”。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2020年A股市场共有19家上市公司(前任或现任)董事长或实控人涉及刑事案件,他们或被取保候审,或被检察院起诉,或被公安立案调查。其中,三峡新材股价受此波及一字跌停,跌势持续了7个交易日。而这样的重创只是冰山一角。。

与此同时,还有8家上市公司的子公司“实力挖坑”,负责人因违规担保、财务造假等违法行为,导致上市公司惹上巨额担保负债或商誉减值。仅2020年,至少有三家上市公司的子公司相关负责人因“合同诈骗罪”被判无期徒刑。资本的力量是巨大的,董事长、实控人们可以凭此助力企业由小变大,但如果不守规则、脱实向虚,则可能将公司推入深渊。

近期,审议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十一)(下称“修正案”),将于2021年3月1日起施行。针对现实违法违规案例中,上市公司实控人、控股股东等“关键少数”在其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修正案强化了对这类违法违规主体的责任追究,“关键少数”以往那种能够“置身事外”,且违法违规而没有受到应有惩罚的现象也将成为历史。剑指“关键少数”,无异打蛇打中了“七寸”,也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董事长或实控人成黑天鹅

ST舍得股价急挫后又复活

2020年,不少公司凭借重磅噩耗被推向台前。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发现,ST围海、ST银河、ST安信、ST华鼎、*ST康得等公司(前任或现任)董事长或实控人均在2020年涉及刑事案件。其中,*ST康得原董事长钟玉绝对是年度焦点人物。

2019年1月,昔日“大白马”股康得新出现首单债券违约,账上拥有122亿存款却无法还债。随后,公司债务问题接二连三,证监会也开始介入调查,这一连串事件让与康得新紧密相连的员工、投资者、债权人、子公司合伙人等猝不及防。

随着调查不断深入,康得新大股东康得集团及原董事长钟玉等人掏空上市公司的种种状况开始浮出水面,包括利用违规担保、现金归集协议、虚假采购合同等手段,这些导致康得新陷入资金紧张、巨额亏损的泥沼。

2020年9月28日晚间,证监会对康得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康得新被认定三大项违法事实:“2015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及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为控股股东提供关联担保的情况”“未在年度报告中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

时任康得新董事长钟玉被罚款90万元,并被采取证券市场终身禁入措施。

此前,钟玉已在2019年5月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同年12月钟玉因涉嫌犯罪被执行逮捕;2020年9月,钟玉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骗购外汇罪,由公安部门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同样“雷”从公司来的,还有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舍得 600702),其董事长刘力就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而成为了上市公司的“黑天鹅”。

2020年9月17日、24日,ST舍得相继披露两条公司高管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公告,涉案高管包括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董事张绍平和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均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这四人中,最年轻的为李富全1972年出生,其次是刘力1970年出生,李强和张绍平分别1966年和1957年出生。

刘力并非舍得酒业的实控人。

2020年1-9月,ST舍得实现营业收入17.63亿元,同比下滑4.3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1亿元,同比增长2.63%。截至三季度末,ST舍得共有股东48254户,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舍得集团”)、四川省射洪广厦房地产开发公司和云南卓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卓晔1号基金分别持股29.91%、3.49%和2.67%,为公司前三大股东。

企查查显示,ST舍得控股股东舍得集团由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洋控股”)持股约70%,后者由周政和周金分别持股80%和20%,周政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9月20日,ST舍得披露公告称,截至2020年8月19日,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本金4.40亿元,资金占用利息3486万元,合计4.75亿元。公司股票自9月22日起被“ST”。

在前述相关公告披露期间,ST舍得股价曾有一波持续下跌的走势,其在被“ST”首天9月22日至25日间录得连续4个跌停,而在9月15日至9月25日间,ST舍得股价连续8个交易日下跌,股价从36.08元/股下跌至27.89元/股,累计下跌约22.7%,总市值蒸发约27.6亿元。

然而,ST舍得股价随后开始了一波上涨走势,从9月28日最低27.47元/股,一路拉升至12月23日盘中高位96.36元/股,累计涨幅达251%,截至12月31日收盘,ST舍得股价下跌5.00%,报85.44元/股,总市值287.2亿元。

相比之下,三峡新材至少在股价反应上没有如此幸运地逃过一劫。

2020年11月20日,上市公司湖北三峡新型建材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三峡新材 600293)披露公告称,公司于11月20日收到董事长、实控人许锡忠家属的通知,许锡忠因其个人涉嫌骗取贷款罪,被广东省普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三峡新材表示,许锡忠所涉上述事项与公司及公司所属企业无关,公司未因此受到不利影响、目前生产经营正常。

然而,上述消息11月20日(周五)盘后公布当天,三峡新材股价下跌3.34%,在随后一个交易日即11月23日(周一),三峡新材一字跌停,这波跌势持续了7个交易日,其股价从2.99元/股最低下跌至2.47元/股,累计跌幅17.3%。截至12月31日收盘,三峡新材股价下跌1.40%,报2.81元/股,总市值32.60亿元。

资料显示,三峡新材主营业务为平板玻璃及玻璃深加工和移动互联网终端产品销售及服务行业,2020年1-9月,三峡新材实现营业收入19.33亿元,同比下降30.0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1亿元,同比下降1068.41%。

截至三季度末,三峡新材共有42442户股东,许锡忠持股17.88%,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资料显示,许锡忠生于1966年7月,过往经历包括广东省潮阳县老五乡服装厂部门经理、普宁市豪门夜大酒楼总经理、深圳市鑫圳有限公司董事长等。

信批“迟到”

诱发连续13个一字跌停

也许是出于家丑,这类事件往往夹带信批争议。

2020年1月17日,群兴玩具实控人王叁寿因其担任法人代表的一家咨询公司的税务问题,至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协助调查。调查事由为该咨询公司财务部在2016年-2018年期间,为员工项目奖金进行避税,购买发票进行了冲抵。但开票方未按规定缴纳相关税费,导致该咨询公司少缴纳税款200万元左右;2月13日,王叁寿在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分局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王叁寿未及时告知群兴玩具上述事项,直到4月20日,群兴玩具才公告称,公司近日接到王叁寿的取保候审的相关函告,并表示王叁寿已不参与咨询公司经营和管理工作接近10年,但始终担任法人代表职务,协助调查是每一个公民和公司法人代表的义务。

然而,有媒体提前曝光了上述事情,导致深交所于4月16日向群兴玩具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王叁寿取保候审等事宜。

4月23日,广东证监局对群兴玩具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相关违规问题为2019年6月至今,王叁寿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合计2.89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2.13%。然而,群兴玩具对上述资金占用事项未履行审批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与此同时,广东证监局对王叁寿采取出具警示函和责令改正措施,相关违规事项包括未配合上市公司及时披露资金被关联方占用事项、未及时将所持股份冻结情况告知上市公司并配合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等。

在收到深交所关注函的随后两个交易日(4月17日和4月20日),群兴玩具股价均大跌逾8%。因实控人王叁寿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群兴玩具自4月22日起被“ST”,也从这天起,群兴玩具连续录得13个一字跌停板。

这一波跌幅中,群兴玩具股价从6.43元/股下跌至5月13日的2.79元/股,累计跌幅达56.6%,总市值蒸发逾22亿元。

时至2020年6月2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对群兴玩具立案调查。

记者注意到,在王叁寿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第二年,也就是2019年,群兴玩具亏损1.89亿元,而2018年上市公司尚有盈利692万元;2020年1-9月,群兴玩具实现营业收入1169万元,同比下降24.2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60万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信息披露作为市场监管“老大难”问题,在即将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中也有体现。在新证券法实施前,信披违规的顶格处罚也不过六十万元,这样的处罚无异于隔靴搔痒。新证券法将顶格处罚提高至一千万元,与此前的六十万元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如果信披行为触及刑法,责任人员的刑期上限由3年提高至10年,罚金金额取消了20万元的上限,违法成本大幅提升。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刑法修正案对于欺诈发行和信披造假的个人罚款金额实际上已经没有天花板了,这是让违法犯罪者“胆战心惊”的一个信号。另外,修正案强化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关键少数”的追究,重点处罚上市公司背后的控股股东和实控人,以避免投资者因为上市公司被罚而遭受二次伤害。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表示,刑法修正案大幅提升了财务造假以及财务欺诈的违法成本,这将会大大地震慑不法分子,打击那些试图通过财务造假或者利润操作来控制股价的行为,对于欺诈发行更是严厉的打击。

子公司也挖坑

康尼机电总市值一度蒸发82亿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发现,除了自引导火索,上市公司也有“遇人不淑”的时候——收购子公司出现财务造假、违规担保等情况,这些子公司的相关责任人的行为“实力坑”了上市公司业绩和股价。

2020年,还有8家上市公司的子公司“实力挖坑”,负责人因违规担保、财务造假等违法行为,导致上市公司惹上巨额担保负债或商誉减值。仅2020年,至少有三家上市公司的子公司相关负责人因“合同诈骗罪”被判无期徒刑。

Wind显示,上市公司南京康尼机电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康尼机电603111)于2017年12月完成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广东龙昕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龙昕科技”)100%股权的交易,交易总价值34亿元,其中现金支付10.63亿元,康尼机电通过本次交易形成“轨道交通+消费电子”双主业经营格局。

然而,仅过了不到2年,康尼机电于2019年10月将龙昕科技100%股权作价4亿元出售给南京紫金观萃民营企业纾困发展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其间剧情,也成了上市公司的血泪史。

在被康尼机电收购后,龙昕科技原董事长廖良茂以龙昕科技名义违规对外担保和借款,累计金额巨大。同时,该等违规担保事项引发多起诉讼,导致龙昕科技银行账户被冻结、资金被限制使用。

2018年,上述事件东窗事发,廖良茂涉嫌刑事犯罪并被正式批捕,龙昕科技正常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业务大幅萎缩。当年,康尼机电因此计提大额商誉减值逾20亿元。

从业绩来看,2017年,康尼机电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1亿元,而在收购龙昕科技后的第二年2018年,康尼机电巨亏31.51亿元。受2018年业绩巨亏影响,康尼机电当年股价全年处于下跌区间,从2018年年初的13.38元/股下跌至当年年末的3.96元/股,累计跌幅达70.4%,总市值蒸发约82亿元。

2020年11月27日,康尼机电公告称收到刑事裁决书。生于1979的廖良茂于2018年8月28日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南京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进行立案侦查,经南京中院审理认为,廖良茂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公司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

最终,法院判决廖良茂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并责令其退出犯罪所得19.33亿元,发还被害单位康尼机电。

记者注意到,除康尼机电外,上市公司宁波东力(002164.SZ)和超华科技(002288.SZ)也存在类似情况,买来的子公司“坑”母公司,相关负责人罪名均为合同诈骗罪,均被判无期。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