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背80斤书上山的侯老师要结婚了

扬子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近日,一组特别的婚纱照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这对情侣都是支教老师,他们的婚纱照中没有华丽的布景,只有乡村教室简单的白墙青瓦,没有精致的妆容,两人素面朝天的笑容却格外俊朗美丽,被网友赞为“最美婚纱照”!11月21日,记者联系到这对支教情侣,了解到他们在大山里支教的艰辛与不易。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冰晶

支教老师的“最美婚纱照”

拍婚纱照哪也不去

带上孩子们就在学校里拍

11月17日,在云南昭通支教的侯长亮与女友雷宇丹拍摄的婚纱照火了。简简单单的一组照片,朴素而动人。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侯长亮与雷宇丹一起支教已经四年,在条件极其艰苦的大山里,一起站在三尺讲台前,给大山里的孩子们带去通向未来的希望。

为什么会选择拍摄这组婚纱照?“今年寒假,我和雷老师准备结婚了,开始我们也和所有新人一样,找拍婚纱的公司,想去云南丽江、海南三亚拍,雷老师纠结了很久,最后她为了给我省钱,也为了让婚纱照更有意义,就选择在学校自己拍。”侯长亮说,拍摄前雷老师用心地做了很多准备,还买了红纸,自己动手写上大的喜字和有关支教的标语。

“当时也希望孩子们参与,就和一些教过的学生说了。结果拍摄当天,来了30多个学生,有的是现在教的,有的是已经去山下读小学五六年级的,也有的是已经去镇上读初中的。星期六那天他们都来得很早,有些连早饭都没有吃就过来配合我们。”侯长亮告诉记者,很多孩子都是自发来的,“我们本来准备了牛奶糖果给他们吃,后来因为来的学生很多,有点不够。”侯长亮笑着说,孩子们很懂事,看到雷老师婚纱的裙摆比较长不好走路,就帮忙提裙子,有的孩子还去山上摘了鲜花给雷老师当捧花,有的用纸折了花,“大家都出镜了,笑得很甜,真的很感谢这群可爱的孩子。”

侯长亮说,“这组照片,也是为乡村教育代言。我们深知在偏远地区,最缺乏的不是好心人捐助的物资,而是好的老师。就我们所在的学校,有80多个学生,一到四年级,只有三个外地支教老师和三个本地代课老师,我们需要一人兼顾多个角色,有时候真的忙不过来。所以我们也想借这组照片,传达我们的呼吁,希望有更多的老师愿意走进大山。”

他俩的爱情

支教“牵线”:

“她很能吃苦”“他不断肯定我”

2011年,侯长亮从湖南文理大学毕业后,先后去广西河池、贵州毕节支教。2017年他结束在贵州的支教准备去云南昭通。“我通常都是在网上寻找教师资源紧缺的地区和学校,支教一段时间后,学校的师资力量改善了,学校不缺老师了,我就离开,去寻找下一个紧缺教师的地方。”

侯长亮说,自己会在QQ空间发布一些支教的文章,这些文章在网络热传后被雷宇丹看到了。2015年,还在西安读研究生的雷宇丹通过网络联系到侯长亮,表达想支教的意愿。但由于当时雷宇丹还在上学,没办法长期支教,只好作罢。“没想到两年后,在上海工作了一段时间的她又联系到了我,告诉我她已经辞职了,现在能够长期支教了。当时我刚好准备前往云南昭通,就约上她一起去,我知道支教条件极其艰苦,我也想看看她到底能不能适应。”没想到这一去,两个醉心于教育事业的人都留了下来,“当年刚到村里,因为山路崎岖,没办法拖行李箱,我们就背着沉重的行李上山,她没有抱怨过一句。”

随后的日子里,朝夕相伴的两人慢慢滋生了爱情。“她热爱学习,对学生很有耐心、很温暖、也很善良。”侯长亮笑着说。雷老师则在自己的文章里写道:“问我为什么选择他?因为我们相处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可以完全放松。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总是在不断地肯定我。他还全身心地为着乡村教育,为着山里的孩子们……”

那些触动人心的镜头

背80斤书上山

“其实她也和我一起背的”

老家湖南邵阳的侯长亮,小时候和父母兄弟一起住在一间不足70平方米的土坯房里。爷爷奶奶去世得早,母亲多病,父亲不能外出打工,只能在村子里务农,家里非常拮据,连吃饱饭都是问题。为了补贴家用,侯长亮的大哥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吃了很多苦,寄工资回家供弟弟读书。在这样的成长经历影响下,侯长亮深知穷人家孩子读书的不易,知道偏远山区的孩子需要老师去引导他们变得坚强自立。

也因此,尽管支教的山村条件艰苦,他始终坚持着。“这里晴天很少,一年有两百多天大雾弥漫。冬天时间长,下雪多,但我们仍会冒着风雪去家访。2018年1月8日,整个乌蒙山区大雪纷飞,山村堆上了厚厚的雪,那天整个网络都在关注一个‘冰花男孩’。但其实,在我们支教的学校也是如此,学生冒着风雪走路一个多小时来上学,头发都冻成了冰针。”

天气好的时候,山路也不太好走。今年九月,侯长亮就因为背着80斤重的捐赠书籍艰难上山的视频引来了很多人的关注,侯长亮笑着说,其实那时候是雷老师和自己一块儿背的。“那会儿村里的山路还没有修好,很多捐赠物资只能寄到山下,我们一起下山去取,通常下山要一个多小时,背着书本上山要三个多小时。”

带学生挖蒲公英采竹笋

让他们了解劳动的价值

侯长亮告诉记者,幸运的是,比起小时候上学的艰辛,这些年,因为国家扶贫助学政策,山区里孩子的教育条件好了很多,现在大山里的孩子普遍都有学上了。这些年的支教经历,也让侯长亮对山村教育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他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落泥”里分享了支教故事、公益理念,也多次在文章中提到:“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现在很多人一想到帮助山区孩子,最多的就是衣物捐助,但其实就我现在所处的山村环境来看,衣物捐助并不是最急需的,现在上学基本是免费的,在家庭劳动力正常的情况下,孩子的衣服和学习用品是不会缺的。”

侯长亮告诉记者,有时候很多从外地寄来的衣物对当地学生并不实用,且学校偏远,去拿捐赠的衣物也要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最后却用不上。“我们教导学生们,实在困难时可以接受别人帮助,但不能依赖别人的帮助,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靠劳动获得回报,这才是有尊严、有力量、有自信的人。”

侯长亮会利用课余时间带着孩子们去山上摘旋覆花、挖蒲公英、采竹笋拿去卖掉。“我还记得有次吃饭的时候,一个学生拿着自己卖蒲公英赚来的三张纸币摊在手掌里给我看时的那种骄傲与喜悦,我觉得作为老师,我更应该教会学生们这些。”

记者看到侯长亮与女友的婚纱照上,孩子们手里捧着的红纸上写着:走出大山,不但要走出物质的大山,更重要的是走出精神的大山。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