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双城生活|在昆山买房在上海上班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严格的限购措施下,很多在上海工作但无法购房的青年人(编者注:上海规定,未婚的非本地户籍人士没有资格在本地购房;已婚家庭购房则需满足社保缴纳满5年),或者预算有限的夫妇选择在昆山买房,把家安在异地。

每天,这些年轻人的通勤时间单程经常超过两小时,每天往返两个城市之间。在尝试了所有通勤组合后,一些人已经习惯,而另一些年轻人则在购房后依然选择在上海租房。

“每天往返80公里,尝试过所有通勤方式”

“上海出台最严楼市新政:社保缴纳年限2年改5年”,2016年3月,突如其来的政策变化打破了小丁的购房计划,当在手机上刷到这条新闻时,小丁知道她已经错失了在上海买房的机会。

2016年3月25日,上海市发布楼市新政,要求从严执行住房限购政策,提高非上海市户籍居民家庭购房缴纳个人所得税和社保的年限,从2年调整为自购房之日前连续缴纳满五年及以上。

这对90后小丁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政策的变化意味着她需要再等上3年才有资格在上海买房。但也正是楼市政策收紧给了小丁紧迫感。 “一方面希望尽快有个自己的家,不再租房,另一方面上海房价一直在涨,担心再过3年更买不起房了。”2016年中旬,小丁选择在昆山花桥买下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同时开启了跨省通勤之路。

花桥镇是江苏省苏州市昆山市辖镇,位于江苏省东南部,昆山市东部,地处苏沪交界处,东邻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从交通方面来看,花桥镇的交通比较便捷,312国道、沪宁高速公路、同三高速公路、京沪铁路、沪宁城际铁路、京沪高速铁路、上海轨道交通11号线穿境而过。

在小丁看来,选择花桥一是离上海近,二是交通比较发达。

如今,小丁已经走过了四年的跨省通勤路。“从2016年到现在4年了,感觉已经习惯了”。

四年时间,小丁寻求过N种“高铁+地铁”组合的通勤方式,比如从上海的安亭北站坐高铁到上海站,再从上海站坐地铁3号线到公司;也尝试过“拼车”上班的方式。“花桥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在上海通勤上班,自发组成了拼车群,比如花桥—淞虹路;花桥—漕河泾;花桥—虹桥商务区,这样的交通方式通常会有一个指导价,比如单程20元左右。”

“现在地铁通勤不太能接受了,会选择开车通勤。” 小丁说道,“最开始没有车的时候,坐地铁上下班,加上换乘和走路,2个小时可以从家到公司,后来买了车,开车上下班,早上上班堵车的话1个小时10分钟,下班比较晚,不堵车50分钟就可以到家。”

但随之而来的是开销的加大。“开车比较贵,每天往返一起80公里左右,加上走高速往返都需要高速过路费,停车费,成本还是比较高的,一个月差不多2000元。所以近期在考虑购买上海新能源的汽车,会省不少油费。”小丁说。

与此同时,跨省通勤也让小丁错失了一部分工作机会。“找工作的时候会尤其考虑公司的地址,比如优先大虹桥区域,浦东、杨浦等区域的工作机会就不考虑了”。

如今,已经是小丁在上海工作的第八个年头了,虽然每天仍起早贪黑,但问及小丁是否会考虑房屋置换的问题时,小丁说自己暂时没有换房的念头,“上海房价很高,置换后住的条件可能会变差,房子会变小,现在的房子比较满意,没有置换计划。”

在小丁看来,“花桥虽然跨省,不在上海,但花桥的建设比较完善,像个小县城,道路很宽,人不多,周末也会和家人开车去昆山市区、苏州溜达。跨省上班虽然累,但回到家之后会觉得很轻松。”

把房子买在高铁站旁

临近子非的婚期,但是她决定和先生暂缓领证,先办婚宴,“想在昆山买套房,用掉老程的首套房资格。”

子非的先生程南在江苏昆山工作了多年,符合外地人在昆山买房的条件,同时她自己在上海工作,贷款买了套50平方米的学区房。“我们手上的钱全买学区房也买不了多大,上海少买个20平方米,凑一凑够在昆山交个首付,就想着在他工作没变动前,在昆山买套大一点的。这样,到有孩子再到孩子读书,我们可以在昆山住得宽敞一些,上海的房子出租掉,可以来还昆山这边的贷款,老人来帮忙也住得下。”子非说。

子非看中的楼盘在昆山市中心的CBD,楼盘自带一个商业广场,附近有山姆超市和在建的昆山第一高楼,“商业配套很便利只是没有好的学区”。

“之前说是10月底开盘的,现在说是11月,预计单价是2万元出头,想买106平方米或者118平方米的户型,看最后开盘的价格吧。昆山的学校在城西,那边的会贵一些,但我们不用考虑这个。”子非说,楼盘在昆山火车站和昆山南站之间,两站之间其实只有1公里的直线距离, “美中不足是楼盘离昆山火车站非常近,相对离南站远一些。昆山南站到上海的高铁班次更多一些,20多分钟就到了,异地恋两年多我这样跑下来,觉得挺方便的。” 目前,他们租了一套房,就住在昆山南站附近。

子非自己在网上搜索资料,了解到各家银行对于不同的购房者,贷款利率是不同的,“昆山这里挺复杂的,已婚未婚的利率不同,有没有贷款、贷款有没有还清,利率也不同。最早的时候我问过,我有贷款,如果两个人一起买好像没有他一个人买合适。如果领完证了,难不成还离婚么。”

“工作换到张江,我结束了双城生活”

“我第一次来花桥看房子的时候,刚下地铁手机就收到了欢迎短信,提示我已经出了上海。”在回忆5年前来到花桥买房子时,姜禄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但是说实话,当时我要是有购房资格,我也不会选择买在花桥这里,离我上班实在太远了。”

2014年,姜禄本科毕业之后来到了上海工作,按照姜禄自己当时的想法,并没有想着那么快在上海买房子。

“那时候我真的没想过要这么快买房子,但我爸妈当时手里有一笔拆迁款,他们俩也不知道这笔钱用来干啥。老家的房子也不需要换,他们就想着说干脆给我买个房子算了,自住也算投资。”姜禄说,“但因为没有上海的购房资格,而11号线已经通到了花桥,就想着退而求其次,先在花桥这边买一套,以后等有了资格再置换到上海去。”

有了买房的想法,姜禄和父母就开始在花桥寻觅合适心仪的房子。

“为了买房子,我爸妈在上海住了两个多月,几乎天天跑去花桥看房。因为我平时上班也没空看,只能周末跟着他们去看一下他们觉得还不错的楼盘。”姜禄回忆,当时花桥的房价大概在每平方米8500元左右。按照姜禄的预算,准备全款买一套100多万的房子。“爸妈觉得我刚工作,也不想给我太大的压力,不想让我还房贷,就准备一次性付清。”

姜禄的第一份工作地点在11号线的江苏路站附近,他觉得这个距离自己也可以接受在花桥购房居住。几个月后,姜禄和父母看中了一套距离地铁站几百米左右的楼盘,两年后交房,无论是从户型还是价格来说,他们都非常满意。

几天后,姜禄的父母全款为他购置了人生中第一套完全属于自己的房产。

谈及在花桥购房,姜禄说,“现在想想其实也挺幸运的,花桥的房价2016年一下涨了好多,好的楼盘每平方米都涨到了20000多元。”而对姜禄来说,两年后拿到房子的同时,他也已经换了份工作,工作地点在浦东新区张江高科。

“这个跨城上班绝对比当时去江苏路夸张多了,每天在路上的时间来回三个多小时。”姜禄说,为了上班更方便他买了辆车,但单程还要开一个半小时。

在这种生活持续了一年左右之后,姜禄做了一个决定,把现在自己住的这套房子租出去,他在公司附近再租一套房子。

“这样节省了很多时间,我每天可以多睡一个小时,晚上加班的话也不用再开一个半小时的车回去了,真的很累的。”姜禄说,过两年等自己拿到上海户口之后,他就准备把花桥的这套房子卖掉,然后在上海置换一套。“不想再过这种跨城上班的生活了,这样的我只有工作,没有生活。”

“两小时的上班路不再难熬”

年轻人的浮躁,以及房价的飞速上涨,推助了胡秋秋在房价的高点买房。2016年,胡秋秋切身感受到了房价的飞涨。

胡秋秋说:“那一波暴涨,很出乎意料,人难免还是急躁了,现在想想并不该着急去买。后悔也有点后悔,住着久了也不太在意了。”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真的不夸张,在买房的群里有人分享自己买的房子一年价格翻倍;朋友圈的中介也在叙说着客户为了抢一套房子现场竞买加价。”

这些会让一个买房人紧张,而真正让胡秋秋下手的还是身边朋友的经历。“也是想买房的朋友,当时想选选,做做对比,因为没有着急下定金,看过的房子很快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而且是很快的速度卖出去,这就说明市场不仅仅是跑量了,是量价齐升了”。

看着水涨船高的价格,在上海工作的胡秋秋加入了异地购房大军,选择去江苏省苏州市的昆山花桥买房,“当时是想,房价飞涨,买套房在手里,以后卖了置换,至少享受了房价上涨的‘福利’。”

胡秋秋讲述一个自己的经历:有次下班晚了,就在家附近的夜宵摊吃东西,期间和老板闲聊,老板一句,你是哪个厂的,那一刻,自己才发现朋友们都不在身边。

今年年初,胡秋秋下决心将房子挂出去,但此后的半年,小区门口的中介并没能给他带来买房的客户。最近,终于有人看房,胡秋秋喜出望外,因为这个价格虽然不赚,至少也不亏。

在以为自己即将卖出房子的时候,买房的小夫妻选择砍价,价格低于了胡秋秋当初的买入价,这让他有些为难,几经考虑,还是选择等等,市场再向好,应该可以卖出买入价。

如今,迈过30岁的门槛,再谈上班的辛苦,胡秋秋说自己不会像毕业那会那么浮躁,主要的表现是自己可以坐得住了。

胡秋秋说,现在,每天两个小时的上班路程不再艰难,也感觉没什么不能熬的了,遥远的行程就看看书充电,或者干脆睡睡觉,一觉醒来也就过去了,依然是精神满满地开始一天。

“50平米商住房,也是我的一个退路”

4年前,来自福建省的陈美福在昆山市的花桥镇买了一套商住两用房。买下后的几年,虽然陈美福仍租住在公司附近的出租屋里,但对她而言,在上海“漂”了几年,总算有个自己的“窝”了。

来上海多年,陈美福一直租住在位于市中心的公司附近,步行上班只需要15分钟左右。由于房东的孩子都已在国外定居,已经退休的房东暂时也不需要售卖这套空置的公寓,陈美福便一直在这住着。

动了买房的念头是源于一次出租屋的屋顶“坏了”,水泥掉了下来。

“这件事给我的触动非常大。”陈美福回忆,自己当时想了很多,一方面觉得租房总归是个问题;另一方面觉得自己在上海“拼”了几年,好像什么成果都没有。

“我觉得在上海这么多年,虽说工资不算低,但好像也没留下什么。”之后,陈美福一边开始更努力地存钱,做买房的准备;另一边又因屋顶掉落的事跟房东谈起了条件:自己掏钱修屋顶,但和房东签下了一份长达三年的长期租房协议。

受限购的限制,未婚的陈美福无法在上海买房,听人讲起了花桥,觉得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屋顶事件”后的一年,陈美福将自己的存款、父母支持的钱和向朋友借的钱凑起来,全款买下了一套不到50平米的Loft户型二手房。

“虽然只有50年产权,但是我的心落地了。就算我失业了,也不用担心因为付不起房租被赶出去。”陈美福表示,“虽然这个公寓只有50平不到,但也有两个卧室,我和父母住在里面也完全没问题”。

“这个房子对我而言是我在上海的退路。”陈美福说。

谈及为什么没有贷款买房,陈美福觉得“背贷款”压力很大:“我就不能失业,感觉生活不能有任何变故,每个月都要想着还有笔钱要还。而我借朋友的钱在后面的两年里就都还清了。”

目前,陈美福的父母住在这套小公寓里,而陈美福已经结婚生子,住在老公婚前买的老房子里。

“等过几年就把两套房子都买了,一起置换一套。”陈美福一脸憧憬。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