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没“白等”的拜登:一生被悲剧和幸运塑造

红星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在经过多日漫长且煎熬的等待后,美东时间 11 月 7 日中午(北京时间 11 月 8 日凌晨),多家美国媒体先后发布预测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 · 拜登已获得 270 张选举人票,赢得了 2020 年美国总统大选。

当地时间晚上 8 时 40 分左右,拜登慢跑着走上位于德尔威尔明顿 Chase Center 外的舞台,他凝视着外面不断鸣笛、挥舞国旗欢呼的人们,发表了自己的胜选感言。

在数十年的挫折和失败后,第三次向美国总统一职发起冲击的拜登终于赢得了胜利。从曾经美国最年轻的参议员之一,成为了美国史上最高龄的总统。

对于拜登的当选,美国政客新闻网是这么描述的:“ 他的一生充满了起起落落和个人悲剧,但也受到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意外事件的鼓舞。” 而正是被这些人生中幸与不幸塑造出的拜登,恰到好处的在这次竞选里击中了美国人要害。

关于拜登的评价

“ 他是我知道的最不幸的人,也是我认识的人中最幸运的人 ”

在美东时间 11 月 7 日当晚的活动上,预计将成为美国副总统的卡玛拉 · 哈里斯称赞拜登是一个治愈者,一个团结者,一个经过考验有着坚定意志的人。

现年 77 岁的拜登数十年来一直是美国政坛的中坚人物。在华盛顿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他经历了许多起起落落,曾在美国参议院担任过六届参议员,经历了 6 位美国总统的更迭,与他共事的参议员占美国历史上参议员总数的 15% 以上。在卸任参议员后,他又担任过两届副总统。

然而,这并不是拜登作为政治家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在众人眼中,拜登的一生被命运的大起大落、毁灭性的人生悲剧和不断重振的政治生涯环绕,他的快乐和悲伤,成功和悲剧总是紧紧相随。

“ 他是我知道的最不幸的人,也是我认识的人中最幸运的人。” 曾长期担任拜登助手的前参议员泰德 · 考夫曼在 2019 年曾对美联社这样表示。

这是一种奇怪但却再恰当不过的描述。5 年前,当所有人都以为沉浸于丧子之痛中的拜登政治生涯已结束时,没人能料到他还能从低谷中爬起,并一步步走向巅峰,将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成为美国总统。

拜登击败特朗普 “ 当选 ” 美国总统后,CNN 新闻称,在拜登通往美国总统 “ 宝座 ” 的道路上,有三幅令人难忘的画面。

一幅是 48 年前的今天,29 岁的拜登击败了一位声名显赫的共和党参议员,在特拉华州首次赢得参议员席位,成为当时美国最年轻的参议员之一。但三周后,他的妻子娜丽亚和 13 个月大的女儿在圣诞节前的一场车祸中丧生,幸存下来的儿子亨特和博身受重伤。

另一个画面是四天前,美国大选日投票开启时,拜登在孙女的陪同下,前往长子博 · 拜登的墓地扫墓。曾经,政治前景光明的博 · 拜登被广泛认为是未来的特拉华州州长、民主党内的潜在总统候选人,但却于 2015 年 5 月因脑癌去世。

最后,便是 48 年后的今天,77 岁的拜登成功当选第 46 任美国总统。

这三个时间点,是拜登政治生涯最重要的节点,并提供了最好的方式来理解乔 · 拜登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华盛顿邮报》称,在拜登 “ 超长待机 ” 的政治生涯中,尤其是即将到来的总统任期,几乎一切都不是命中注定的。口吃难以讲清自己的名字,却在后来成为了 “ 伟大演说家 ”;在校成绩平庸,却成为了当时特拉华州最年轻的政治新星;先后经历了妻女因车祸不幸丧生,以及长子博死于脑癌的悲剧,跌入人生谷底却总能 “ 触底反弹 ”。

在学生时代,拜登是一个有着远大抱负、却成绩平庸的学生,一个爱交际的足球运动员,他努力克服了自己的口吃,7 岁时便梦想着竞选美国总统。值得一提的是,学生时代的拜登,极为适应学校的 “ 政治气候 ”,他以平易近人的特质当选班长,可以和任何人迅速聊开,而在几十年后,他的这些优势再次在总统竞选活动中 “ 闪光 ”。

“ 有个笑话是这样的,即便乔(拜登)站在一根灯杆旁,他也会努力(和杆子)交谈起来。” 拜登的童年好友鲍勃 · 马克尔回忆称,“ 当你跟他交流 20 秒后,他一定会主动伸出手说,‘我是乔 · 拜登。’ ”

高中毕业后,拜登就读于特拉华大学法学院,作为新生班主席继续投身政治。马克尔说,“ 在他十几岁时,我们就能从他身上看到温和的特质,他喜欢玩乐,当然也很外向,但是他不做疯狂的事情。” 尽管拜登有各种政治抱负,但他与同龄人的反战激进主义相去甚远,而且他也不喜欢抗议。

从雪城大学取得法律博士学位后,拜登向着自己的 “ 总统梦 ” 出发了:一名年轻的律师,兼职公设辩护律师,特拉华州党内的新星。很快,拜登便在特拉华州崭露头角。1972 年 11 月,拜登成为美国最年轻参议员之一。

然而仅仅几周后,当拜登准备于华盛顿大展身手时,一个电话让他的人生 “ 跌落谷底 ”。在一场车祸中,拜登的妻子娜丽亚和年幼的女儿娜奥米不幸丧生,而两个儿子亨特和博则身负重伤躺在医院里急需照顾。拜登后来回忆说,“ 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了解到,为什么有人会决定自杀。”

悲痛之中,拜登曾想过辞职去照顾受伤的儿子,但他最终被说服留了下来,并于 1973 年 1 月 5 日在儿子的病房里宣誓就职。从此开启了他 36 年的参议员生涯,并在 2008 年后担任两届副总统。

令人佩服的是,自从担任参议员后,为了能时常陪伴两个儿子,拜登坚持每天乘坐近 4 个小时火车往返于华盛顿和威尔明顿,整整 36 年。

“ 丧子之痛 ” 让拜登告别政治舞台

却又激励他 “ 卷土重来 ” 竞选总统

在痛失妻子与女儿的 33 年后,当年车祸中幸存的长子博因脑癌去世,年迈的拜登再度经历了 “ 白发人送黑发人 ” 之痛。博的去世,让他做出了一个决定——退出党内竞选,甚至是退出政治舞台。

CNN 新闻称,要理解贯穿拜登的一生及政治生涯中的悲喜交加,最好的方式就是回顾让他走向 2020 年总统竞选那漫长而曲折的路。这个故事始于 5 年前,在时任总统奥巴马的陪同下,时任副总统拜登宣布自己将不再参加 2016 年总统竞选。

彼时,拜登表示,“ 不幸的是,我认为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没有必要为赢得提名而展开竞选。” 究其原因,长子博的去世让拜登沉浸在悲痛中数月之久。如果没有丧子之痛,或许拜登会把时间花在组织总统竞选上。

在 1844 天前的那一天,几乎没人料到拜登会再次竞选总统,更不用说当选了。因为,当时的他已经 72 岁了,在众人看来,拜登 40 多年的政治生涯也即将在退出白宫那一天画上句号。与此同时,希拉里 · 克林顿将获得民主党提名,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总统似乎也已 “ 板上钉钉 ”。

然而,正是儿子博的死最终又将拜登带回了政治舞台。

在博 · 拜登最后的日子里,他和父亲拜登频繁谈论的话题就是未来。《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莫琳 · 多德对那些时光描述道,“ 博几乎无法说话了,右侧脸也已部分瘫痪。但他仍有一个使命:试图让父亲承诺参加竞选,称拜登的价值观会让美国更好。”

对于儿子的遗愿,拜登后来告诉 CNN,“ 他的意思是我不能逃避我的义务。他想确保我待在公共舞台上,这是我一生都在做的事。”

在儿子去世和决定不竞选总统后,拜登写了一本关于博的书《爸爸,答应我》。在一次巡回售书活动中,拜登承认了每个人长期以来的怀疑——他正在考虑竞选总统,但这仅仅是因为儿子无法亲自参选。

在回答是否会在 2020 年再次参选的问题时,拜登表示,“ 这完全取决于我和我的家人的想法,如果博还在的话,他会怎么做。”

在 2019 年 4 月决定参加 2020 年总统竞选后,拜登公开提到,博对自己做出这一决定的影响。在宣布竞选总统几天后,拜登称,“ 当我每天早上起床时,我都会想,希望他为我感到骄傲。”

2020 年民主党大会上接受总统候选人提名时,拜登再次提到了长子:“ 虽然他已经不在了,但博每天都激励着我。”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拜登政治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天——美国大选投票日,他一早就赶去为儿子扫墓。对拜登而言,博代表着生活的承诺和痛苦,希望和绝望。

在一次竞选活动中,他向一位悲痛的选民承诺,总有一天,对挚爱人的记忆会让人在落泪之前微笑,所有人都清楚,没人比他更有资格说出这番话。

实习编辑:周进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