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媒体:跳绳补习班火爆,背后是“老母亲”们的焦虑

中国新闻周刊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北京西城区车公庄一家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的教室里,伴着动感音乐,十来个孩子在老师的带领下,进行着跑步、跪姿平板支撑等耐力或静态力量练习和拉伸运动。上课的多是刚开学不足两个月的一年级小学生,家长送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校内体育考试必须过关的一个科目:跳绳。

在这些孩子里,有一个还在上幼儿园大班。妈妈穆女士说,自己孩子刚刚5岁,平时协调性不是很好。“现在从幼儿园中班就要求练跳绳,只不过没有达标的硬性要求。但如果幼儿园完全不会跳,刚上一年级一两个月有了硬性要求,那就‘哐叽’一下像大山压在身上一样。孩子从幼儿园到一年级本来就面临着学习上的转变,如果再达不到体育上的要求,那不是天都塌下来了?”说到这,她的焦虑溢于言表。

穆女士带孩子到这里的交通并不方便,但听说该机构教学质量不错,专程慕名而来。她表示,这家机构的档期十分火爆,很难约到合适的时间。自己的孩子当天是第一次来上课,而这个档期还是其他孩子请假不来,才有名额让出来的。该机构的工作人员也透露,车公庄门店有5个跳绳教练,由于家长们的报班需求强烈,所以每天都有排课。

最近,跳绳培训班在国内一些大城市十分火爆。穆女士报名的这家机构是全国连锁,在北上广等地有十余家分店,价格尚属亲民。穆女士坦言,家长为了孩子投钱都是不计成本的,“每50分钟200元的大班课已经算便宜的了,同类机构每节课都要两三百元。”位于北京海淀区万柳附近的跳绳班采取上门授课,每节课1小时,每期5节课,一对一价格高达2000元,一对二每人1200元,一对三每人900元。

跳绳,作为发源于中国的一种传统运动,最早可追溯至汉唐时期,古称“跳索”“绳飞”,清末以后改称“跳绳”。就是这样一种古老的运动,如今却成为无数“老母亲”们的心头大患,只要是有关跳绳的话题出现在育儿群,就会引来无数家长的吐槽与哀嚎……这不禁让人高呼:这究竟是为什么?

越来越重要的跳绳

一切都与应试有关。

作为一个民间的传统体育项目,跳绳在很早就进入了中国的中小学体育教学中。从20世纪50年代的“劳卫制”,到1970年代的国家青少年锻炼标准、1980年代的《国家体育锻炼标准》再到2000年之前的教学大纲和2000年之后的新课标,都能找到跳绳的身影。

记者梳理相关文件发现,近20年来,对跳绳的要求发生了明显变化。在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从2002年开始实施的《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试行方案)》中,并没有跳绳的一席之地。而到了2007年4月第二版标准中,跳绳则以大中小学体育选测项目首次出现。在同一项的选测项目中,还包括人们熟悉的50米跑、立定跳远和足篮排三大球。当时,与这些项目相比,跳绳的“出镜率”还明显偏低。但在《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2014年修订)》实施后,跳绳的地位发生了巨大变化,从昔日冷门的选测项目,一跃成为小学阶段的必测项目。

2014版的《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规定,“1分钟跳绳”是小学1到6年级的测试内容,一到四年级,跳绳成绩占体育总成绩的20%;五、六年级由于50米×8往返跑的加入,比例有所下降,但仍占10%的权重。学生体质健康标准的学年总分由100分的标准分和20分的附加分共同构成,满分为120分。而在小学阶段,能获得20分附加分的高优指标正是1分钟跳绳。

以小学一年级学生为例,男女生1分钟跳绳的满分标准分别为109个和117个。在满分的基础上,每多跳2个可获得附加分1分,附加分最多可以加到20分。即如果一名小学一年级学生能在1分钟内完成超过满分次数40次的跳绳总数,还可以拿到额外的20分。

教育部全国中小学体育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正高级教师马凌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04年,教育部发文要求开展“体育、艺术2+1项目”实验工作,即通过学校组织的课内外体育教育和艺术教育活动,让每个学生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能够掌握两项体育运动技能和一项艺术特长。跳绳则被列入小学第一批运动项目中。三年后,中央文件中也明确提出中小学生要至少掌握两项运动技能。上述实验在2011年全面铺开,教育部同时专门出台了“体育、艺术2+1项目”的实施标准。这一项目在各地部分中小学校中被称为“一校一品牌,一生双爱好”。

看似普通的跳绳,为何能在众多运动中脱颖而出,受到教育与体育主管部门的青睐?“跳绳能很好地练习协调性,也能为日后羽毛球所需的协调性、身段灵活性,游泳所需的全身配合打下基础。大运动练得好,精细动作才能好,这都是有关系的。”显然对孩子教育没少做功课的穆女士,为这个问题提供了部分答案。

马凌也表示,跳绳的锻炼价值较大,可以提高运动者全身的协调性、灵敏性和弹跳力,并可以通过自主掌握时间长短,来选择有氧和无氧运动。同时跳绳有单摇、双摇、单人跳、双人跳、多人跳等多种花样和形式,在锻炼的同时,还能提高增进同学友谊与集体凝聚力。

“最重要的跳绳是简单易行,受场地器材制约条件比较少,可以说是‘一绳在手,健身都有。’尤其是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城区,学校场地器材容易受限,跳绳则可以很好地替代耐久跑等项目,实现运动效果,”马凌说。

一块平地、一根跳绳便能开展多类素质练习,这让中小学老师对这项运动青眼有加。北京朝阳外国语学校来广营校区小学部一名体育教师也表示,北京市区的小学操场大部分都比较小,缺乏让学生通过跑步锻炼心肺功能和耐力的条件。因此,不受场地限制的跳绳便能起到很好的替代作用,提高学生的耐力和心肺功能。

跳绳对于小学阶段儿童的锻炼效果也得到了科研人员的确认。首都体育学院一项针对9~10岁小学生体质健康与人与认知功能影响的实验表明,跳绳在身体机能方面,增强了小学生的心肺功能,在身体素质方面提高了柔韧、协调、耐力、平衡等身体素质。同时12周的花样跳绳运动对小学生复杂的认知处理速度、空间位置记忆广度值、学习新联系能力、短时记忆力和注意力都产生非常显著的效果。

北京体育大学的一项研究也表明,对比常规体育课,经过为期12周的跳绳练习干预的学生在灵敏素质的指标十字象限跳、反复横跨、T实验、六边形跳以及4×10米折返跑成绩显著提升,灵敏素质与耐力素质明显提升。同时在提升课堂整体运动负荷方面具有明显优势,对学生的锻炼刺激更强烈,能更好地促进学生心肺功能水平的提升。

虽然跳绳能够提高练习者的协调性,但也有小学体育老师表示,相比其他田径项目,跳绳也对人的身体协调性有更高要求。跳绳既要双腿同时起跳落地,又要与上肢手臂摇绳高效配合。只有掌握恰当的起跳节奏和频度,才能提高跳绳的效率。部分身体协调性较差的学生,尤其是发育较晚的低年级男生学起来会慢一些。记者在实地探访跳绳培训机构时也发现,上课的大部分也都是男生。

升学利器

跳绳之所以被家长和培训机构趋之若鹜,不单单是因为部分孩子上手慢以及这一项目在中小学体育考察中的地位提升,更是由于体育成绩与各项评奖评优、升学之间的“硬挂钩”日渐增多。“考试指挥棒”和“加分诱惑”,让跳绳成为了中小学体育项目中的“香饽饽”。

《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2014年修订)》中就规定,根据学生学年总分评定等级,认定90分及以上为优秀,80~89.9分为良好。学生测试成绩评定达到良好及以上者,方可参加评优与评奖;成绩达到优秀者,方可获体育奖学分。前述小学体育教师也告诉记者,小学在评选三好学生、好儿童等荣誉称号时,也会将体育成绩作为硬性条件之一。

事实上,北京市各种评先评优对于学生体育成绩的要求相较于国家标准更加严格,这一点在北京市相关政策文件中得到印证。根据《北京市中小学市级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和先进班集体评选办法》,体育课成绩优良并达到《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优秀等级,即90分以上,方可参评北京市市级三好学生。而优秀学生干部则更是需要满足市级三好学生条件的基础上,优中选优。而在很多奥数竞赛被取消的情况下,三好学生就成了如今北京一些优质初中挑选生源的重要指标。

上海、天津、青岛等地区对于跳绳的重视也并不亚于北京。2019年4月,上海市教委发布的《上海市初中毕业升学体育考试实施方案》规定,从 2019年6月1日起,4分钟跳绳、乒乓球、网球、武术等成为下一届初三毕业生的可选项目,而跳绳在其中分量最重,与跑步、游泳并列为第一类项目,在中考体育30分中占6分。天津同样将跳绳纳入了中考体育选考科目。在家长眼中,相对于其他的选考项目,跳绳通过冲刺练习更容易获得满分。青岛则更是早在1993年就把体育纳入中考,分值为30分。到了2012年和2020年,这一分值先后被提高到45分、60分。

从政策变化趋势来看,跳绳的热度或许还远不止于此。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曾对此表示,学校的体育中考要不断总结经验,逐年增加分值,要达到跟语数外同分值的水平。在此基础上,我们通过不断总结经验,立即启动体育在高考中计分的研究。

这一消息无疑会使中小学生的体育竞争更加激励,给体育培训机构带来更多的市场需求,也使得更多家长和孩子被裹挟进这场体育应试的“内卷竞赛”。

中国跳绳,世界第一

中国学生的跳绳开展情况其实分成两个极端:一面是国内众多的低年级小学生还在为学会跳绳而苦苦练习,一面是来自中国的学生代表队在各种国际跳绳大赛上一骑绝尘,遥遥领先。

2019年之前,每年的世界性跳绳大赛分别由国际跳绳联合会和世界跳绳联合会举办。2019年挪威世界跳绳大赛后,上述两大组织合并为今天的国际跳绳联盟。该联盟现已成为国际单项体育联的观察员,而具备这一资格则是新的运动项目在通往奥林匹克金字塔顶端的第一步。

2019年7月,挪威世界跳绳大赛上,上海、广州、南京等地中小学校分别组队参赛。来自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花绳队的9名小学生,用“花式跳绳”斩获10岁以下组花样团体总分第一,并在单项比赛中拿下4金5银4铜。广州花都跳绳队17名中小学生,在本年龄组26个国家近千名参赛者的角逐中,斩获85金23银15铜,刷新了7项世界纪录。

被媒体称为“光速少年”的广州花都队选手岑小林,以3分钟570.5次打破了他本人2018年创造的568次的3分钟单摇跳绳世界纪录。这并非岑小林第一次获得国际冠军,早在2015年迪拜举行的首届世界学生跳绳锦标赛上,岑小林的表现就已让现场的八位国际裁判看得目瞪口呆,最终只能通过录像慢动作回放确认跳绳次数,直到第八遍方才心服口服。

与平常的站姿跳法不同,在这些国际大赛上,选手们多采用弯腰的半蹲式跳法,以实现更快的摇绳频率从而提高成绩。岑小林等人曾参加的2019年上海交互绳大赛上,参赛选手个个低着头,整个身体呈半蹲姿势,双脚像马达一样交替运动,疾风猛踏,手上的绳子交互甩动快如闪电,几乎看不到绳影。

在过去的七年中,岑小林所在的广州市花都区七星小学曾走出27位跳绳世界冠军。通过跳绳,这所曾经连体育器械都不完备的中国农村小学成为了因跳绳而闻名全国乃至全球的明星小学,曾有媒体称之为“中国速度,七星奇迹”。2019 年11月,一部以七星小学跳绳队故事为原型的电影《点点星光》在广州首映。

中国小学生在国际跳绳大赛上的惊艳表现,证明跳绳其实并非难事,甚至可以说,这是中国人最擅长的一项运动之一。但为何对于北上广相当一部分孩子们来说就成了一条难过的坎儿?马凌指出,这其实反映出这些中小学生没能真正落实“每天一小时”的阳光体育锻炼要求。他说,想要掌握任何一项运动,都需要足够的练习时间。如果仅仅靠每周三节课的体育时间,学生课外不进行练习是不够的。以跳绳为例,每个学生的动作协调性、肌肉类型和耐力都不尽相同,所以可能造成学习、掌握程度的差异,这就体现了课外练习的意义。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表示,提高体育在学年成绩和考试里的分值,应该立足于培养学生体育运动兴趣与技能,倒逼学校开齐开足体育课,从制度上保障学生的体育活动时间,而不是引导学生功利地准备体育测试,甚至“考倒”学生。他认为,以功利的态度对待体育,会导致体育的异化。

可就像一位学生家长说的那样,“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体育好身体素质好呢?可只要升学择校的压力始终存在,要考体育,就意味着体育最终只能走向应试化。”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