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7岁男童疑遭父亲烟头烫满身伤疤,医生:若幸运可不截肢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11月5日消息,骨瘦如柴的小伟豪躺在病床上,双手缠了厚厚的绷带。

“如果幸运的话,恢复得好可以不截肢,但从事精细手工活动,比如‘写好字’的可能性也比较小,要看往后的康复情况。”近日,广东茂名7岁男童疑遭父亲烟头烫致满身伤疤,双手感染坏死面临截肢一事引发关注,5日下午,受伤男童小伟豪的主治医生马军向南方+记者介绍了孩子的最新病情。

小伟豪来自广东茂名电白,除了双手严重烧伤,还有满身烟头烫出的伤疤,而据他本人和亲属讲述,施暴者疑是其亲生父亲。记者获悉,目前警方已对此立案调查,因涉嫌刑事伤害,小伟豪36岁的父亲被依法刑事拘留。

7岁男童多处受伤,医生称或许可“不截肢”

小伟豪理了个光头,骨瘦如柴,一行行肋骨清晰可见,受伤的地方已经包扎,手臂缠着厚厚的绷带,但身体多处有烟头大小的旧疤痕,脸上也有大小不一的伤口。11月5日下午,南方+记者在南方医院烧伤科的病房里再次见到了小伟豪。相比于前两日,躺在病床上的小伟豪稍微放开了点,见到陌生人也不再那么排斥和恐惧。

4日下午,小伟豪的主治医生马军曾告南方+记者,小伟豪双手的感染问题比较严重,有一些大血管已经栓塞,导致出现炎症,并且已经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因烧伤程度较深,伤口大面积感染,小伟豪可能面临双手、双前臂部分截肢的情况。

“这个孩子来的时候,除了局部的伤情之外,还伴有这种全身的重度的营养不良情况,精神状态非常差,经过清创治疗,感染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现在主要就是对孩子的全身营养状况进行恢复。”5日下午,马军告诉南方+记者,经过连续的治疗,小伟豪的病情有了一定的好转,接下来后续的一个治疗方案,主要还是以对其进行营养支持,改善他的一些免疫力抵抗力,并同时进行抗感染治疗。

“如果说幸运的情况下,两个前臂能够保住,确实没有办法保住的情况下,肯定会涉及到要截肢。”。马军表示,医院将尽力用最好的治疗方式,保住孩子的双手,但小伟豪前臂的肌肉群以及肌腱这些神经都已经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了,哪怕双手保住了,这两只手的功能都会存在非常大的缺陷。

“可能也无法从事精细的活动,如“写好字”,主要看后期的康复情况。”马军说。

凶手疑为亲生父亲,已被公安机关刑拘

父亲为何对自己的儿子下“毒手”?作为叔叔,黄华进也不能理解。

黄华进是小伟豪父亲的弟弟。据其介绍,小伟豪今年7岁,平时和父母住在惠州博罗一起生活。10月27日,小伟豪的父亲打电话告诉老家人,孩子被烫伤需要去广州治疗,亲戚发现小伟豪的双手被严重烧伤,到了惠州接到小伟豪后,黄华进才慢慢从侄子口中得知,小伟豪身上的伤很可能是哥哥用烟头或打火机烫伤的。

黄华进表示,小伟豪告诉他们双手是被父亲烧伤的,起因是自己“没有做饭”。在此之前,他从未听闻小伟豪父母有虐待孩子的行为。“除烧痕以外,小伟豪手上还有被烟头烫伤的痕迹。”黄华进说。

住在茂名市滨海新区电城镇庄垌村的小伟豪的爷爷黄伯表示,小伟豪在老家跟他们生活了4年,后来被常年在惠州打工的父母接走,过年时偶尔回一趟老家,但每次回来,身上总带着“伤痕”。黄伯表示,小伟豪的爸爸几年前曾被骗到传销组织,精神受到很大打击,加上家里有3个孩子,生活压力大,有时脾气就比较暴躁,平常也有对小伟豪动粗。

目前,小伟豪在广州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烧伤科住院治疗。医院诊断证明书显示,小伟豪上肢三度烧伤;多个部位烧伤,至少有一处三度烧;皮肤软组织感染;重度营养不良伴消瘦等。

男童自述:妈妈曾用菜刀“砍脚”,在家睡阳台

躺在病床上的小伟豪一直扭头面对着墙,说话含糊不清,面对记者的到来,他显得十分“委屈”。

“他用打火机烧我脚。”小伟豪回忆,离开爷爷奶奶去惠州后,他就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爸爸每天早上6点就出门,天黑才回家,回家后就会经常打他,这次手臂烧伤就是爸爸造成的。

“还经常拿烟头在我身上‘点’。”面对记者的安慰,小伟豪不断向倾诉,他告诉记者,平时妈妈不工作,在家带他和弟弟妹妹,但是妈妈对他不好,在家也会经常打他,有一次妈妈还拿菜刀砍过他的脚。记者注意到,小伟豪脚上确实有刀痕。当问起爸爸妈妈为何会打他,小伟豪说:“他们说我哑(不爱说话)。”

小伟豪说,之前在茂名老家的时候,他跟着爷爷奶奶一起过,还上过学前班,但是到了“新家”后,就不再上学了,平时在家也没有玩伴,弟弟妹妹也不跟他一起玩,也没有自己的床,晚上只能睡在阳台。

对于小伟豪的说法,病房中小伟豪的堂哥说,“他妈妈性格不好,老是叫他爸爸打他,也不打两个小的。”对此说法,记者曾多次尝试联系小伟豪母亲,但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男童母亲发声,称属丈夫失手造成

小伟豪的事引发关注后,其母亲发声,称孩子手臂上的伤并不是火烧的,是用开水烫的,属丈夫失手造成的意外。并表示,小孩很调皮,坏习惯多,爱偷东西,经常有人上门投诉,丈夫就气得用烟头烫孩子。事后丈夫已经认识到教育方法错了,就主动去了博罗当地的派出所自首。

对于小伟豪母亲的说法,主治医生马军表示,从临床角度分析以及根据患者的自述,小伟豪的伤痕不可能是被烟头烫的,有很大可能为明火所造成。 

马军告诉记者,孩子手部的烧伤面积达10%,并且是成片烧伤,从常见的烧伤原因以及烧伤的特点来判断,不可能是单纯烟头烫的。此外,孩子的胸腹部、前胸和脖子处有多处烟头烫伤的旧伤,对比来看能发现差异。

黄华进表示,亲戚们给小伟豪凑了几万元费用,进行了第一次手术。接下来,小伟豪还要接受多次手术,但依然不确定能否保住双手,后续还需要住院1至2个月,需要接受2、3次手术治疗,医疗费用需要20余万,这还不算后期康复费用。

事情发生后,惠州、茂名两地公安机关以及茂名当地妇联均介入调查,小伟豪老家当地村委和一些社会爱心人士也纷纷捐来善款,截至目前,在轻松筹上,帮助次数已达24000多次,捐款超过了38万。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