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农民大叔被赞“行走的打印机” 墙体写字如同喷绘,月入万元

紫牛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农民大叔被赞“行走的打印机”,墙体写字如同喷绘,月入万元

不打模板,信手挥就,写出的字如同喷绘印刷一般——近日,网络上一位大叔在墙面写字的视频火了起来,被网友纷纷称赞为“行走的打印机”。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辗转联系上这位写字的大叔,他是来自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的农民任明,目前居住在合肥市。

今年51岁的任师傅,职高毕业,因从初中开始酷爱书法,写得一手好字,没想到这一技能现在成为他的“饭碗”。任师傅在墙上写各种艺术字27年,在家乡成为小有名气的“书法家”,月入过万。对于自己因这一特长而被关注,任师傅说,其实这就是一项熟能生巧的技术而已,“书法家”的称号不敢当。

因为写得一手好字

他在乡政府为别人“写”身份证

出生于1969年的任明,老家在安徽六安市下辖的霍邱县。1985年初中毕业后,上了当地一所职业技术学院。职校毕业后,任明回到老家务农,一干就是3年。

上个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大概还记得第一代身份证的样子。那时身份证上的名字、出生年月及家庭住址,都是手工书写的,通过人口普查的信息抄录到身份证上。而从事这种手工抄写的千万大军之中,就有一个叫任明的。“当时因为我的字写得好,被招进乡政府当了一年多的通讯员,还专门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身份证抄写员。”任明对紫牛新闻记者说,那时看到别人拿着这种身份证,有一种自豪感。

同样,在70年代上学或者工作的人,也见证了现在早已绝迹的油版印刷试卷和文件,要打印这样的试卷和文件,必须先把蜡纸搁在钢板上,然后用钢钉头的笔书写,再用油墨推压印刷。任明,当时在乡政府也干了这样的工作。

如今成为墙体书法家的任明

不过,那时任明只是被乡政府聘用,相比于当时的国家干部,待遇还是不同的。但在政府工作,让他有了比较广博的见识,眼界也不同于其他人。因此,在干了一年多后,不安于现状的任明,再次回到了农村,搞起了大棚种植,种西红柿、辣椒等蔬菜。

“那时我结婚了,也有孩子了,既要在大棚照料蔬菜,又要把种出来的蔬菜拉出去卖,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搞了一年我只能放弃了。”任明说,那是1992年年中,卖完了蔬菜,他收拾完大棚跟老乡一起到浙江温州打工。

意外进入广告公司

启动了墙体书法的“开挂人生”

“我刚开始在温州打工的时候,在造船厂干过,也打过零工,后来在一位老乡的介绍下,到温州柳市镇一家广告公司应聘。”任明告诉紫牛新闻记者,1993年年初,当地一位公司的老板看了他写的毛笔字后,一下就相中了他。

“柳市镇被称为电器之都,乡镇企业非常发达。由于当时没有喷绘机,一些企业的标牌名称、街道名称、门牌甚至企业内部和街上悬挂的横幅上面的字,都必须用手书写。还有一些大中型的广告牌,上面也是用油漆手工写字。”任明说,因此他的一手好字有了用武之地,也让他受到了公司老板的器重。

任明在墙体上写字

当时打工者的月收入大概100多元,厉害一点的也就200多元。而老板给任明开出的月工资是400多元。为了获得更多的机会和拿到更高的工资,任明先后换过多家公司。

不过,头脑活络的任明并不满足于此。他开始向公司的老板提出承包制,多干多得。这也让老板很开心,只需要接活,然后承包给任明去做,省去了时时盯着手下工人干活的精力。

任明也有了发挥的余地,工作时间由自己掌握。“从老板那里承包活儿,一个月多的时候可以拿到8000元,少的时候也有几千元,一个月平均下来也不会低于5000元。”任明说,这个收入在当时算是非常高的了。就这样,从1993年开始,任明在温州一干就是7年。

任明写的字堪比机器印刷

2000年的时候,为了离家更近一点,任明决定到杭州打工。“从温州回老家当时得一天时间,而从杭州回老家只需要半天时间。我主要是考虑到孩子要上学,要多回家,和家人多待一些时间,就选定了杭州。”任明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刚开始对杭州不太熟悉,先进了一家服装厂上班。等情况熟悉后,他开始找杭州的一些公司应聘,准备重新干回老本行。

几个月后,任明便成功应聘至当时杭州市最大的一家墙绘公司任职。大约在2010年前后,喷绘技术高速发展,大大挤压了任明这一类手艺人的生存空间。好在这一时期,墙体标语开始兴起,他仍有发挥余地。任明干到2014年时,孩子要结婚了,他才决定回到合肥发展。

农民墙体“书法家”

月入万元邀约不断

“现代科技太厉害了,对我也有一定的冲击。幸好我在杭州时,在公司的培养下开始转型了。”任明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刚回合肥的时候,谁有活就跟着谁干,干一天拿一天的钱。如今,任明也自己接活,从客户手里直接承包。

“收入吧,不太好说,一个月收入过万是肯定的。”任明说,刚开始时,是每天450元,后来涨到每天500元,现在是每天600元。他说,这一行工作受天气的影响比较大,墙体大多是露天的,一下雨就没法干。

顶着大太阳在墙上写字的任明

“基本都是在墙面上写字,近几年来搞新农村建设,乡镇文化墙的流行,让我有了更多的发挥空间。”任明感慨地说,自己在墙面上写字的技术越来越熟练,邀请他和伙伴去写字的邀约不断,除了合肥及周边市县有合约,甚至还有江苏、甘肃、河南、山东等地的客户慕名前来约请,有时忙都忙不过来,只能本省的优先做了。

“其实我还是一个农民,靠这挣钱养家,也谈不上如何高大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分工和定位,我就做好自己就行了。”任明对紫牛新闻记者说。

2013年底,他掏出90多万元帮孩子在合肥买了一套160多平方米的房子,一家人居住在一起。

科技有时无法替代手工

尤其是在凸凹不平的墙上

回忆当初学书法时,任明很是感叹。当年上初中,家庭条件不太好,学习成绩也一般,但对书法很是喜爱,最早从临摹柳公权的《玄秘塔碑》和《神策军碑》开始,练习书法的基本笔画、结构等,为后来在工作中学习美术字体提供了基础。不仅如此,任明在完善书法的同时,也开始学习绘画,并形成了一定的特色。

任明告诉记者,科技发展对手写字体确实有很大的冲击,但却无法从根本上替代手工,手写字仍有相当的优势,比如在墙上,因为凸凹不平,机器根本没法喷涂。

对于自己不打模板,起笔就写,任明说这其实是一种熟能生巧的技能,做得多了,一面墙就如同一页白纸,自己在脑子里打初稿,按照客户的要求,规划字体、颜色、如何留白等,之后拿起画笔就能一挥而就。

任明墙体写字的功夫,在网上也引来一片赞扬之声。“我比着尺子都写不了这么正。”“厉害,高手在民间!”“果然,是术业有专攻!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就是成功啊。”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