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江苏数字经济规模超4万亿,“数字江苏”如何打牢“数据基座”

中国江苏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数据!数据!日前在南京举办的2020年江苏数字经济高峰论坛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嘉宾不约而同地将发言核心留给了大数据。数据作为比肩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的“第五要素”,在数字经济时代发挥的作用不言而喻。

“玩转”数字经济,大数据是“基本盘”。必须更加重视数据的价值,全面激活数据应用,成为各界共识。

数字化转型,“数据基座”不可缺

先来看看数字经济的体量已经有多大。根据中国信通院的研究,去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35.9万亿元,占整个GDP比重高达36.2%,数字经济发展已和国家经济整体发展密不可分。

在中国信通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副所长栗蔚看来,数字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数据基座”,她详细解读了背后的逻辑关联——

数字经济包含两大产业类型,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其中,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产业数字化的关键,通过企业各环节和数字技术的全面融合,从而提高整个效率和经济效益。

而数字基础设施又在企业数字化转型中至关重要。所谓“数字基础设施”,顾名思义即在数字化转型中用到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5G等新技术,利用这些数字基础设施可以促使整个企业的技术、业务、人才、资本的优化配置,从而提高经济效益和生产力。

不过,这些新技术扮演的角色却不太一样。“不同于云计算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技术底座’、人工智能更偏重于为上层应用的智能化赋能,大数据可以看作处于这两者中间的平台。”栗蔚解释说,经过几年的“疾驰”,大数据已跑进深化发展的“新赛道”,大量数据集中统一,为大数据分析创造非常好的基础。因此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大数据为各行各业提供了充分的数据分析支持,包括在农业中的全链数据溯源、在通信业中为客户画像、在医疗卫生行业中对流行病进行分析等等,大数据与实体的融合不断加深。

这一逻辑关系在我省也有着清晰的展现。“随着江苏不断优化政策环境,持续升级信息基础设施,着力打造数字产业化支撑能力,加速产业数字化转型,数字经济已成为江苏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省工信厅副厅长胡学同介绍,去年,我省数字经济规模超4万亿,位居全国前列,占GDP比重超40%。而全省大数据相关业务收入总体已达5000亿元,产业发展整体水平仅次于广东、北京,位居全国第三。大数据产业,对我省数字经济的支撑作用愈发明显。

大数据应用,“遍地开花”正当时

那么,数据应该如何用起来?以大数据中心为代表的“数字新基建”又该如何更好地参与到数字应用中呢?

“在数字智能技术应用方面,日本提出‘社会5.0’概念,日本领导人强调,在‘社会5.0’中,连接并推动一切的不是资本,而是数据。”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培根以“他山之石”举例说,在老龄化严重的社会,无人机可送货到偏远地区孤寡老人家里,智能医疗远距离监护老人健康情况,这些应用场景都是通过数据实现的。再比如风电运维,假设风机停一天损失约为1.5万元,更换一个齿轮箱要得50万-60万元,但通过数据采集,进而进行远程维护,日均几千元就行了。

“数字应用的起点,其实是生活中很小的事情。”李培根认为,把收集的数据“变”成应用,可以从一个非常具体场景进行破题,他给出的建议是:体验式创新。比如生活中的手机导航有延迟,在路口容易走错,但通过AR技术,例如通过AR眼镜能现实的路面,实现虚拟路面和现实路面叠加,就不会走错了。而这一切实现的基础,依旧是数据。

当下最火的区块链概念也是如此。“区块链的技术定位是一种分布式的网络数据管理技术,或者说是数据库技术,只不过是用密码学技术和分布式的共识协议来保证网络传输和访问安全。”中国信通院云大所大数据与区块链部副主任闫树对比应用场景时说,根据其今年4月所做的统计,数字资产、供应链金融等金融场景在区块链行业应用中占比达57%。作为参考,工业应用则是整个大数据应用中的最大一环。一般来讲,信息技术都是从金融和互联网起步,然后慢慢向工业农业等行业过渡,正体现出大数据和区块链处于不同的技术发展位置。但无论如何,殊途同归,都是基于数据做文章。

当然,随着“数字经济”快速发展、数字应用的“遍地开花”,也出现数据安全亟待“上锁”、数据资产化待界定规范等现实问题,需业界进一步思索解决。

构筑“数字江苏”,产业“超车”应可期

在业界努力破题的同时,我省也在加速构筑“数字江苏”,并不断夯实大数据“基本盘”。

根据省工信厅发布的《2020江苏省大数据产业地图》,2017年-2019年,我省大数据相关业务收入连续3年保持30%左右的增长。去年,我省创建省级大数据产业园4家、累计达到9家,培育2家工业大数据应用示范区,4家区域大数据开放共享与应用试验区,已形成包括大数据企业、产业载体、科研院所、行业组织等较为完善的产业生态体系。

一条完整的大数据产业链也正在构建。“工信部的大数据产业运行监测系统,将产业分为5个层次,分别是基础设施层、数据资源层、通用软件层、行业应用层以及数据安全层。江苏在这条产业链的5个层次上都有企业分布。”省工信厅大数据产业处处长张北虹介绍,根据企查查平台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我省拥有大数据企业超6700家,集中在南京、苏州、无锡三个苏南城市。

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研究院和赛迪智库今年联合发布的《中国大数据区域发展水平评估白皮书》中,江苏总分排名第三,尽管处于第一梯队,但在产业发展方面,我省与广东的差距还较大;在行业应用方面,近邻浙江单项指数居首,还需我省学习追赶。

尽管大数据企业研发投入不断加大,但整体研发能力仍旧不足;与北上深杭等城市相比,缺少骨干型龙头企业,无法短期改变“有高原无高峰”现状;大数据人才尤其是复合型人才紧缺;大数据产业发展地区不平衡等问题,阻碍着我省大数据产业从“追赶”到“超车”的步伐。

不过,新机遇来了。今年新基建概念催热了人们对大数据中心的关注度,疫情也倒逼数字经济加速打牢数据基座。“全省在用的数据中心的机架数已超过25万家,并明显朝着大规模和超大规模的方向在加速发展。”张北虹说。

产业基础培育的力度也越来越大,远处苏北的徐州丰县就在数据开放共享和应用方面做了一系列超前探索。“我们把‘数字丰县’作为后发崛起的突破口,培育大数据产业成为全县主攻方向。”丰县副书记鹿飞说,该县通过顶层设计、系统突破,率先打破部门间数字壁垒,整合6大数据库,并通过一系列公司化运作,实现要素保障。

“下一步,我省将着力打造一批在全国有影响力的数字产业发展引领区、产业数字化转型示范区、数字技术应用先导区以及数字经济制度创新策源地。”胡学同表示,像丰县区域大数据开放共享与应用试验区这样的载体,正孕育着“超车”的可能。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