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213名江苏教师接力支教云南32年 当选江苏“时代楷模”

新华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9月7日,江苏省委宣传部在南京举行发布会,授予海安市宁蒗支教教师群体江苏“时代楷模”荣誉称号。213名海安教师接力32年,从黄海之滨来到彩云之南,帮助数以万计的孩子走出大山。发布会现场介绍了海安市宁蒗支教教师群体的先进事迹,并号召在全省广泛开展向他们学习的活动。

从1988年起,海安市宁蒗支教教师群体先后分10批、281人次赴云南省宁蒗县支援当地教育事业。32年来,累计为宁蒗培养初、高中毕业生2万多名,中专、大学生1万多名,探索出“扶贫必扶智,治贫先治愚”的支教扶贫之路,为建成民族地区教育强县、建设小凉山地区最美彝乡、帮助宁蒗地区各族人民整体脱贫作出了贡献。

发布会采用视频短片、访谈、视频连线等方式与场内场外观众互动。其中,“时间长廊”带领观众回到多个令人动容的“支教时刻”:1988年,初到宁蒗,老师们克服山区的艰苦生活,扛着扁担在农田间的垄沟里挑水喝;1994年,为支持朱朝书支教,70多岁的父亲前往云南,却因路途颠簸,不久后在宁蒗辞世;1998年,第三批海安老师到达宁蒗,同年11月,宁蒗发生6.2级地震,他们坚持在抗震棚子里教学,硬是没落下一节课……如今,海安老师支教的脚步依旧没有停下,一个个动人故事还在延续。

现场特别邀请宁蒗宁海民族中学的4名少数民族学生分享他们和支教恩师的故事。

全国“时代楷模”、最美奋斗者赵亚夫为10名教师代表颁奖。现场,赵亚夫动情地说:“我长期从事扶贫工作,更深刻体会到扶贫的艰难、重要。32年来,他们始终奋战在教育扶贫第一线,用知识改变命运,用奉献赢得团结,是江苏的骄傲,向他们致敬!”(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王梦然)

32载接力支教,小凉山遍开“索玛花”

——记江苏“时代楷模”海安市宁蒗支教教师群体

初秋的小凉山,索玛花漫山遍野。一接到清华大学录取通知书,彝族少年卢磊就翻山越岭直奔母校报喜。更多的喜讯,让地处深山中的宁蒗县沸腾了:宁海民族中学海安班44人中,本一上线率达98%,29人超600分,卢磊以709分的成绩成为丽江市理科第一名......  

升学率从全地区倒数到连续9年稳占丽江第一,曾经的“教育洼地”崛起为全国民族教育“高原”,创造宁蒗教育奇迹的,是一群外乡人32年的接力坚守。从黄海之滨向着滇西北高原,跨越8000多里,先后10批次、281人次海安老师走进大山深处支教,“宁海模式”不仅成为引领云南省民族教育的一面旗帜,更开启了我国东西部教育扶贫协作的先河。“海安支教老师”获得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等20多项省级以上荣誉称号。

“木材换人才”,贫瘠山谷长出人才丛林

从小凉山跨进“清华园”,是卢磊的最大梦想。“我刚入学时数学成绩只有70多分,是海安老师唐义凯手把手反复辅导,这才补上了短板。”卢磊说,自己能考进清华大学,首先要感谢的就是海安老师:“他们像教育亲生子女一样教育我,教给我的不仅是课本知识,还有他们滚烫的爱心和无私的奉献精神。”  

宁蒗四面环山,资源匮乏,是个深度贫困县。早年间,当地不少人几乎一辈子都“窝”在山沟沟里。“宁蒗的优势是满山木材,劣势是缺乏人才。”为改变困境,1987年9月,时任宁蒗县委书记阿苏大岭慕名到“教育强县”海安考察。此行催生一份“木材换人才”特殊教育合作协定:宁蒗支持海安木材供应,海安选派一批优秀教师帮扶宁蒗人才培养。

1988年秋,首批35名海安老师带着先进的教育理念和丰富的教学经验,来到这个云南教育最贫瘠的山谷里。开学前首次摸底考试,初二、初三4个班均分,语文46分、数学22分、英语28分。第二年,参加中考孩子的成绩却震惊了整个宁蒗:由海安老师“集体承包”的两个毕业班,不仅奇迹般地摘取丽江地区中考桂冠,而且地区语文、数学、政治等学科第一名全出在宁海中学。其后,由海安教师执教的高中部,连续多年蝉联丽江地区高考第一。  

无数“山里娃”改变了命运。北京理工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石保禄,是宁蒗走出去的第一位博士。“树立远大理想,去更大的世界体验人生”,海安老师的教诲成为他的座右铭。肩负国家重大需求,他和团队刻苦攻关,为去年长征五号系列运载火箭成功发射做出贡献。

一轮连着一轮,一批接着一批,281人次海安老师接续奔赴宁蒗,用全部心血和青春年华教书育人,让小凉山长出生生不息的“人才丛林”。据统计,这些海安老师累计为宁蒗培养了初、高中毕业生2万多名,输送大学、中专生1万多名,他们不仅因为知识改变了命运,更成为带领小凉山脱贫致富奔小康的主力军。

“园丁”哺育,让每一朵“索玛花”都能绽放

小凉山腹地,一株株索玛花坚韧地生长在山崖陡峭处,每到夏秋,竞相怒放。支教老师唐义凯在日记里写道:小凉山就是一个大花园,这里的每一个孩子就是一朵索玛花;我们要有园丁担当,哪怕石头上也要绽放出最美的花……

海安4班学生邱国华没想到,自己成绩在班级“垫底”,却成了数学课代表。“这孩子数学基础比较差,但有很强的上进心和集体荣誉感。”数学老师唐义凯不想放弃这株“好苗子”,特意安排邱国华当课代表,以此激发他的兴趣,还在课后给他“开小灶”。一学期下来,邱国华的数学成绩冲到了前十名。

沿着崎岖山路,海安3班班主任梅德均深一脚浅一脚走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来到大山深处罗长打的家。新学期伊始,梅德均发现罗长打情绪有些低落,想通过家访了解这个彝家孩子最近究竟怎么了。“爸妈都没读过书,出去打工都没人要。我很想通过读书考大学改变家境,将来带父母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罗长打说,他心理压力有些大,没想到这种细微的情绪变化也被海安老师注意到了,他一定化压力为动力,放下思想包袱!

大山里家访耗时费力,却是32年来每一位海安老师的“必修课”。梅德均说,这是了解学生及其家庭最有效的方式。“支教路上,绝不能错过每一朵花朵。一名学生考出去了,就能燃起一个家庭脱贫的希望,年复一年,教育终会改变这些山里人家的命运。”

寒来暑往,春华秋实。32年来,在海安“园丁”们的精心呵护下,一朵朵“索玛花”展蕊怒放。宁蒗12个民族的1万多名子弟考进大学,激发当地老师争相向海安老师看齐。“当一名像海安老师一样的好老师,成为当地老师的最大愿望。”宁海中学校长李学高出生在彝乡一个偏远山村,他感慨地说,从“学生”到“徒弟”再到“校长”,自己成长的每一步,都离不开海安恩师的悉心培育。海安与宁蒗两地变“输血支教”为“造血支教”,启动“青蓝工程”——海安老师与本地老师对口结成帮扶小组,通过“集体备课”、课堂观摩,提升教学业务水平,如今已培养出350多位优秀教师,他们成为当地基础教育的骨干力量。

人已回家,心却永远留在“第二故乡”

初秋时节,南黄海之滨的夜晚格外宁静。已是子夜,躺在海安西场中学宿舍里的蒋蓉,却怎么也无法入睡。

白天里,远在小凉山的同事、学生,纷纷通过电话、微信与她分享今年高考喜讯。傍晚时,来自远方的一声呼唤“妈妈”,更带给她惊喜。原来,她的“女儿”、第一个考上北京大学的彝族女生沙务嘎,要借出席江苏“时代楷模”表彰大会之机来看望她,还说要和她住同一个房间。蒋蓉激动地拿出最新一张支教师生全家福,慈爱地端详这个“女儿”。

这样的“全家福”,蒋蓉有15张。

2001年,蒋蓉和爱人丁爱军携手远赴小凉山,直到2016年才回家,成为在当地坚守时间最长的海安老师。“当初我们离开海安时女儿才5岁,支教5轮15年后回来时,她已长成大姑娘。”蒋蓉说,这中间自己不少次想回家,但一走进教室,从那一双双眼睛里看到专注信赖,特别是像沙务嘎这样的孩子平时都喊她“妈妈”,她又不忍离去了。先后培育1000多名当地孩子考上了大学,成为这对夫妻俩15年里最大的收获。“回家好几年了,但心并未离开,那里的一草一木好像总在我眼前晃悠。”

视频:宁蒗宁海民族中学少数民族学生们操场上合唱彝族歌曲《大地之子》。

走进小凉山,出于心系;离开泸沽湖,方知羁绊。32年间,无数次前行与坚守,爱与责任郑重传递,支教结束回家了,心却留在让他们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

这样的“纠结”,几乎每位海安支教老师都经历过。

李忠东在宁蒗支教2轮6年,去年回到海安。打开他的手机微信,宁蒗教师群、宁蒗学生群、宁蒗家长群都在“置顶”位置。当地教师在教研上有困惑,他线上指导,还寄去自己的备课本;学生进大学前,他仍像“班主任”一样,一一发“入学须知”,叮嘱孩子们进入大学后要注意什么。李忠东透露,回到海安的支教老师们已成立支教志愿服务队,一次次重返宁蒗……

在宁蒗宁海民族中学进门半山腰处,竖立着一块“江苏海安老师支教纪念碑”。石碑不到2米,而在当地少数民族兄弟心里,它已成为跨越山海、各民族团结携手的一座丰碑。9月7日发布会一结束,专程赶来参会的海安支教老师孙景群来不及回家一趟就匆匆踏上了归程,“刚开学,宁蒗那边很多孩子都等着我回去上课呢。”(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王梦然 陈明 徐超 严磊)

探路东西部教育扶贫的时代楷模

从江苏黄海之滨到滇西“小凉山”,一条跨越8000多里的“支教路”走了32年。先后10批、281人次接力支教,海安支教教师群体以高度负责的态度、严谨求实的精神、开拓进取的教风、敢于创新的胆略、无私奉献的爱心,先行先试,探路我国东西部教育携手共进,谱写了一曲曲前赴后继、矢志前行的时代赞歌。

他们,无愧于“时代楷模”的光荣称号。

他们教书育人、助力脱贫。海安支教教师是海安教师中的精英和骨干,他们把自己美好的年华留在了远离家乡的大山深处。无论哪一批、无论哪一个,海安支教教师到云南宁蒗后,不仅自己教书育人,而且带着当地同仁一起研究如何提高教学质量和教育管理水平,不仅致力于培养学生,而且致力于教育扶贫、教育脱贫,为斩断贫穷的代际传递呕心沥血。32年间,海安支教教师累计为宁蒗培养了合格初、高中毕业生2万多名,输送大学、中专生1万多名,硬是把一个“教育洼地”建成了“教育高原”,树立起帮扶民族教育的巍峨丰碑,对少数民族地区教育事业和教育扶贫事业产生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他们艰苦创业、无私奉献。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从发达的沿海地区到自然条件恶劣的山区,衣食住行、人际交流都面临很大困难,有时还可能遭受泥石流、地震等灾害的威胁。面对困难和调整,海安支教群体从未退缩,把宁蒗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把少数民族同胞当作亲人,帮助孩子们文化知识、学会做人的道理、树立人生目标。海安支教群体所做的事业,不仅改变了少数民族子弟的命运,更深刻改变了当地蜕变发展的风貌,支教教师受到了当地人民的尊敬和热爱,被当地少数民族同胞尊称为‘海安舅舅’。支教教师们不惧困难、艰苦创业、无私奉献、不求回报的精神,矗立起海安支教群体的高大形象。

他们前赴后继、接续奋斗。海安支教宁蒗始于改革开放之初的1988年。32年来,一批又一批支教教师克服各种困难、抵制各种诱惑,前赴后继、义无反顾地选择到贫穷落后山区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他们牢记“为宁蒗人民造福,为海安人民争光”的庄严承诺,对事业无限忠诚,对工作极端负责,一批接着一批干,一年接着一年教,用数十载的奉献和奋斗,开创了中国教育史上引进建制群体、保持集中优势、发挥整体效应的“宁海模式”,产生了促进民族团结互助进步的“宁海效应”,为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振兴、教育扶贫、民族团结贡献了智慧和力量。

来源:新华日报·交汇点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