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镇江丹阳名校高中教师集中辞职 县管校聘改革引争议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江苏省丹阳高级中学(下称省丹中)——江苏丹阳市乃至镇江市最好的高中之一,近日被曝出十余位教师在今年暑假前后提出辞职,引发当地教育系统震动。

丹阳高中2020年高考本一达线率达到90.8%,400分以上高分段人数88人,位列镇江第一,江苏全省所有重点高中第17名。

多位当地高中教师及教师发展中心人士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出走教师主要是中青年教学骨干和青年教师,涉及学科多为大主科——数学和英语,有些曾获得过省市教学竞赛一等奖。去向多为苏州、常州等地。

前述多位高中教师表示,十余人离职已非正常人员流动,由于辞职节点恰逢当地正在大力推进“县管校聘”之时,背后原因值得探究。

当地“最好高中”,十余名教师集中离职?

早在今年7月18日暑期放假前,“十多位丹中老师离职”消息就已经在学生和家长群中流传。有学生听说,光是数学学科,就走了5人。另有多位知情人士表示,出走人数至少为13人。

前述多位高中教师表示,作为丹阳乃至镇江当地最好的高中,一下子有十名教师集中离职,且多为骨干教师,显得颇为异常,这或与当地正在推行的一项“县管校聘”改革相关。

澎湃新闻从多个渠道了解到,至少有9名省丹中教师今年暑假前后提出辞职,包括学科骨干和年轻教师。其中3人向澎湃新闻确认“正在办离职手续”,主要是“身体欠佳、两地分居”等个人因素,“改革只占很小的因素”,有教师表示正在考虑去往苏州发展。

澎湃新闻曾多次就辞职人数及原因,向江苏省丹阳高级中学、丹阳市教育局采访核实,均未得到明确答复。

今年8月12日,丹阳市教育局局长张文华因“要开会”拒绝了采访,丹阳市教育局人事科唐志辉向澎湃新闻表示:“辞职人数及辞职原因要与学校确认,他们也不清楚。最晚8月底开学后会给记者一个答复。”

但直至半个多月后,当地教育局的回复仍是:“不清楚不掌握”。

9月2日,丹阳市教育局局长张文华因“开会”再次拒绝了采访,教育局人事科唐志辉则表示,“教育局向学校了解过,是正常人员流动”,至于详尽的辞职人数,他三缄其口。

省丹中校长朱禾勤拒绝透露具体辞职人数,仅表示“辞职和因改革跨校交流的教师共15人,其中辞职不超过10人,与往年相比没有明显增加。”

9月2日下午,丹阳市委书记黄春年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教育局局长张文华向他汇报过此事,他已安排宣传部部长金夕龙联系教育局局长张文华、省丹中校长朱禾勤接受采访。“这是他们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应该接受采访。”

但9月3日,丹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金夕龙未安排教育局及省丹中接受采访,对澎湃新闻的答复仍是:具体辞职人数,他不清楚,也无法告知,“因为是正常人员流动,要考虑到教师个人隐私”。

“县管校聘”改革争议

今年5月以来,丹阳当地正在推行一项教育领域的改革——“县管校聘”,政策初衷是通过将公办学校教师变为由县政府统一管理、学校提供岗位由教师竞聘上岗的方式,打破教师流动管理体制障碍,激发教学活力,优化师资配置。

这项初衷不错的改革,在丹阳教育界执行过程中,被外界指为有“运动化”、“形式化”之嫌。

有多位当地小学、初中、高中教师向澎湃新闻表示,为强力推行这一改革,丹阳市教育局不顾实际情况,给每一所高中摊派指标,导致有些高中本就缺编(缺员),为了响应和执行这项改革,却仍要“流出”教师。有的高中教师甚至被分流至小学任教。

还有教师表示,确定流动的教师早已于7月底就到了新学校报到,但教育局还是要求所有学校和教师在8月6日至8日参与“述职竞聘”,这明摆着是“配合教育部门一起演戏”,“搞形式主义”。

还有教师质疑,改革背离教育资源均衡化初衷。对老师的量化考核相当于对教师实行末位淘汰制,“差的教师被分流到次一点的学校,好的教师主动到重点学校交流,只会导致优秀的教师资源扎堆。”再者,校长不流动,仅教师流动的机制,如何保证教师的公正评价以及流动的公正实施?

对此,丹阳市教育局唐志辉向澎湃新闻表示,丹阳高中普遍存在超编、学科结构和年龄结构不合理的情况,下达硬性指标是为对上述情况进行优化调整。

唐志辉介绍,最终的教师流动名单来自于两个步骤,首先是教师自主申请,教师与学校双向选择成功后可流动,第二步是各学校教师经历一至两轮竞聘上岗,最终落聘教师自动被分流至其他缺编学校。

至于竞聘上岗是否可简单理解成“末位淘汰制”,反而背离教育资源均衡初衷,丹阳市教育局表示,竞聘上岗寻求的是给每个老师找到适合的位置,有些老师或许不适合这里的教学,但适合其他学校的教学。

离职和分流双重冲击

这项改革给丹阳高中乃至该市教育界带来的影响和冲击似乎显而易见。

今年8月4日,丹阳市教育局对外发布教师招聘信息——省丹中将招聘12位教师。澎湃新闻梳理公开信息发现,这是近年来省丹中招聘人数最多的一年。

对此,省丹中办公室主任周建中的解释是,一方面是储备用,教师的成长是有规律的,“很多教师不是招聘进来就是优秀教师,要有个培养的过程,为新高考新课程的实施做一些人员储备,可能会有流失,流动”。另外是补充,过几年有一批年纪大的老师要退休,“我们必须要做储备。”

作为丹阳最好的高中,省丹中今年被下达高中阶段的跨校交流人数指标为“不低于12人”,为所有高中最高指标。

有省丹中提出离职的教师向澎湃新闻表示,今年7月19日,省丹中办公室主任还发短信给教师,要求辞职教师先加入主动申请分流名单,分流后再行辞职,“希望用辞职教师占用分流名额,这样既保留了省丹中的名声,也可以保住老师不被分流出去”。他们拒绝后,辞职报告交上去两个多月,学校一直未批准同意。

9月2日,前述辞职教师表示,辞职最终批准了,工资停发了,“但是档案卡着不给”。澎湃新闻记者 陈卓 实习生 黄素素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