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上海一上班族拾荒成癖,屋内垃圾近两米 进门靠爬

“603室屋内的垃圾至少有2米高,住在里面的58岁的侯某和他近80岁的母亲都是爬着进入屋内。”饱受困扰的邻居说。

自从侯某离婚后,他开始不停地捡拾废品,侯某和母亲住的603室、六楼的平改坡阁楼上的公用空间和楼道上全是废品,散发着熏人的味道,招来无数的苍蝇、蚊子、跳蚤、老鼠……

大量垃圾带来卫生和消防安全问题,七八年来,邻居们一直和侯某“斗智斗勇”,要求他清理。侯某则认为这不是垃圾而是他的财产。居民曾找过物业,居委会还报过警,就算垃圾被一卡车一卡车地拉走,侯某仍会不断捡拾垃圾将其填满。

邻居们称,侯某在某大型企业上班,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经济并不困难;其母亲是一名小学语文退休教师,能拿到稳定的退休金。

无奈之下,邻居们将侯某母子诉至法院。5月7日,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判令侯某清除平改坡阁楼内的物品,清空其堆放在室内的超出日常生活与居住所需的废旧物品。

红星新闻记者从案件原告处了解到,近几日未见到侯某,因案件判决未过15日上诉期,尚未生效,目前对于603室的垃圾仍未有处理办法。

垃圾成山:堆到天花板,进屋靠爬

住在上海静安区岭南路这栋楼的人,多少都会被顶层603室带来的巨量垃圾困扰。

2楼及以上楼层的楼道的空间散发着一股臭味,越往上越浓厚。到了六楼,即使戴着口罩,那股味道也让人想马上离开。

在很早之前,侯某会把垃圾堆到楼下,遭到居民们的投诉反对。因为白天带着垃圾会遭到门卫阻止,他就在夜里将垃圾带至六楼。深夜,住在这栋楼的人经常会被楼梯间“哐当哐当”的声音惊醒,“应该是垃圾太多太重了,他就拖着垃圾上楼。”捡来的垃圾一部分会被侯某卖掉,未卖掉的就囤积在家。

日积月累,603室垃圾成山。透过铁门的缝隙朝室内看,满屋的废纸箱、油桶、外卖袋、旧衣物鞋子等涌出门框,缠绕着废电线等物品的铁门也无法关闭。只有站对角度,才能看到垃圾山一侧有一个小洞透着些许光线。

根据居民提供的视频显示,603室的客厅、卫生间、厕所、阳台……整个屋子都铺满了垃圾,有些地方垃圾直达天花板。如果要进屋,需要扒开室内的垃圾袋、破布等废品,从垃圾山的顶部爬进室内。

六楼的邻居称,会被侯某出门的场景吓到:“有时候开门,莫名奇妙就看到对面两只脚从垃圾堆探出来。”而侯某的母亲,一般要两三个月才出一次门,“为了方便年迈的母亲出入,侯某才会把大门的垃圾整理一下。”

不仅仅在603室,六楼的楼道、公用的平改坡上的阁楼也堆满了垃圾。据六楼的邻居说,几年前,侯某在阁楼上放废品时摔骨折了,仍没能阻止他继续捡拾垃圾。

巨量垃圾还滋生了大量蚊子、跳蚤、苍蝇和老鼠。紧邻的邻居不敢开窗户通风,居民反映,能看到窗户边上一只只黑乎乎的老鼠跑过。

房主称废品都是个人财产 邻居:其经济并不困难

该小区建于1990年,侯某一家一直住在这里。据邻居们回忆,侯某此前并没有囤积废品的习惯,约在2003年时他离了婚,行为开始变得“怪异”起来,“他路过的每个垃圾桶都要去看一看,经常看到他拎着两大包垃圾走”。

据邻居说,有人会问侯某为什么堆这么多垃圾,侯某心情好的时候会回答,说是因为他的家庭困难,这些废品都是他的财产。他人不理解,指着侯某散发臭味的衣服、被跳蚤咬得起疙瘩的手臂,问他不会难受吗?侯某回答说:“这是男人的味道。”

要是侯某不愿意回答他人,他就爬进自己的房子里,别人怎么敲门呼喊都没有回应,即使铁门没有用环形锁拴住,也没人敢进入他的房屋。

邻居们认为,侯某经济并不困难,“他要是穷,可以申请低保。但他不符合低保户条件,他在某大型企业上班,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邻居还说,侯某的母亲是一名小学语文退休教师,能拿到稳定的退休金。

在603室生活时间最长的是侯某的母亲,有一次因为楼下漏水需要维修腾开地方,她才在另一个儿子处住了半个月后。“要是她最开始就反对侯某捡垃圾进屋,就不会这样,但是他们母子都认为垃圾是财产,愿意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面。”邻居说。

饱受困扰的邻居:有人因不敢开窗中暑

侯某的做法严重影响到了邻居的正常生活。以602室为例,这户有一扇紧邻603的窗户。该屋租户因为空气中的臭味和害怕蟑螂、老鼠等入户,时常得将窗户紧闭。该租户告诉红星新闻,自己租住后十分后悔,现还有一个多月房子就到期了,终于可以搬离了。

恶劣的环境下,住户们要备好了各种消灭老鼠和虫子的器具。五楼一位住户因为不敢开窗户中过暑,在前年,又被查出患有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经过治疗已好转。家属认为,患病除了个人体质因素,也与居住环境有关。

让居民担心的还有,侯某家中电线裸露老化,纸箱、塑料堆积,如果发生火灾,不仅侯某和他的母亲极难逃生,也将危及整栋楼的居民。

与侯某理论无果,居民们便向物业、居委会等部门反映。相关部门劝导时,侯某坚称屋内的垃圾是自己的个人财产,相关部门只好将阁楼和楼道的垃圾清理掉,每次都用卡车一辆一辆地运出。通常没过多久,侯某又捡满了垃圾。

据居民回忆,有一次侯某家传出疑似动物尸体腐烂的味道,他们多次敲门也无人回应,就向街道反映。街道的工作人员来后多次喊话,屋内也始终无人回应,有领导就安排人先将屋内的垃圾往外搬。搬到“终于有一点点光线透了出来,侯某和他妈妈都在屋内,这才开始说话,让大家不要动他们的财产。”

无奈之下,五楼和六楼的部分居民将侯某母子诉至法院,认为两被告违反了原告的相邻权,请求法院判令清理阁楼、603室的杂物。

被判清理暂未执行 专家:考虑是否为囤积癖

据静安区人民法院公布的材料显示,此案承办法官白云三次走访,都无法进入侯某家中,没有见到侯某。当天下午庭审开始前,承办法官再次来到侯某住处,希望侯某能出面解决问题,但面对承办法官的喊话,室内仍没有回应。

庭审现场,侯某母子均未到庭应诉,原告方的委托代理人表示,两名被告的行为已严重侵害原告的相邻权,要求两名被告清空平改坡阁楼内堆放的所有物品,清理室内垃圾,解决散发恶臭、制造噪音及造成卫生隐患问题。

法院认为,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于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通风、采光、通行等相邻关系。本案中,被告侯某在公共部位堆放物品,理应清理,恢复原状。虽然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不得在家中堆放废品,但侯某行使其在自家中堆放大量废旧物品的权利与他人正常的生活居住权利发生冲突时,在价值取向上更应倾向于后者。

5月7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判决侯某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清除其堆放在平改坡阁楼内的物品,恢复原状;清空其堆放在室内的废旧电线、废旧纸箱、废旧塑料制品等超出日常生活与居住所需所用的杂物。

该案的承办法官表示,作出这样的判决不仅维护原告的权利,也是为被告的人身安全着想。被告家中有一位近八十岁的老人,家中堆满了易燃的纸箱,还有裸露的电线,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实地探访时发现,六楼的楼道已经打扫干净,但阁楼和603室仍旧堆满了废品,从远处望去,603室的阳台和法院调查时拍照的情形基本一模一样。记者多次敲门无人应答。

华西心理卫生中心邱昌健医生告诉红星新闻,关于侯某及其母亲是否有心理问题,需要看囤积废品的目的是什么。有的人捡拾废品是为了物资再生,售卖增加收入;也要考虑侯某和他母亲是否有囤积癖,即“囤积障碍”,囤积障碍属于心理障碍的一种,囤积障碍者有过度堆积物品的行为,有的会囤积垃圾、不穿的衣服等废旧物品,甚至因此无法正常生活。

红星新闻记者从案件原告处了解到,近几日未见到侯某,因案件判决未过15日上诉期,尚未生效,目前对于603室的垃圾仍未有处理办法。另据媒体报道,至于侯和母亲为何将垃圾常年堆积,是否存在心理问题,后续有关部门会逐步介入调查,如果必要将给予心理帮助。

(实习编辑:冉莉)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