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闷死老人保姆曾是医院黑护工,住车库改建房内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虞某此前在溧阳市人民医院做护工,收入较高,后来由于医院开展“黑护工”整治行动而离开。在曾经共事过的护工眼中,虞某的形象截然不同——有人指其霸道、抢活儿,也有人认为其温柔、懂礼貌。

5月2日,67岁的江苏溧阳保姆虞某将其服务的83岁老太闷死,被房间中的监控探头拍下,引发广泛关注。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虞某此前在溧阳市人民医院做护工,收入较高,后来由于医院开展“黑护工”整治行动而离开。在曾经共事过的护工眼中,虞某的形象截然不同——有人指其霸道、抢活儿,也有人认为其温柔、懂礼貌。

溧阳市人民医院方面表示,黑护工是医院的一大顽疾,存在管理困难、病人疏于照顾等情况,因此,医院引入健康管理公司对护工进行统一规范管理,清理黑护工。不过,新京报记者发现,由于黑护工和正规护工存在价差,黑护工群体在医院中依然存在。

多面印象:有人称其霸道,有人称其温柔懂礼貌

在担任保姆之前,虞某曾在溧阳市人民医院做过护工。据官方网站介绍,溧阳市人民医院是一家三级乙等医院,有着70多年的历史。2017年9月,医院搬迁至占地10万余平方米的新院区,有一栋22层的崭新住院楼。

5月13日,新京报记者在住院楼中向多位护工询问虞某的情况。今年65岁的护工吴小姝(化名)表示,自己以前从其他护工处听说过虞某,“她是这里的一霸。别人只服务一位老人,她要服务两个、三个。别人的活儿都拉过来给自己干,工资她一个人拿。”吴小姝还听说虞某曾和病人发生过争吵,但不知道具体情况。

然而,在另一位护工徐悦(化名)的印象中,虞某则是个温柔、懂礼貌的人。2019年上半年,她和虞某分别服侍两位住在同一间病房中的老人,共同相处过约十天。徐悦记得,虞某说话轻声细语,嗓门不大。平时徐悦来到病房,虞某还会很客气地主动寒暄,“你来了,你吃饭了没有?”

徐悦和虞某当时同处的病区中,大部分病人神智不清,自理能力差。徐悦说,虞某当时照顾的那位老人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然而,虞某从来没有向徐悦抱怨过工作忙、工钱少,一直默默完成本职工作。

有一次,徐悦服务的老人体温高,虞某还过来帮忙,很有经验地用毛巾蘸冷水擦拭静脉位置的皮肤,帮助老人进行物理降温。“我感觉她人不大坏嘛,怎么会这样呢?”虞某出事后,徐悦感到惊讶、费解。

对于吴小姝所称虞某同时服务多位老人的情况,徐悦证实,虞某确实同时服务过三位老人。“有的病人病情轻,只用帮打饭、买东西、挂挂水。”不仅如此,虞某还会到住院楼大厅里主动“拉客”,看到带着老人的家属就会迎上去问“你家要护工吗?”这样的举动在护工群体中并不常见。“揽活儿揽多了,总会让其他护工看着不满的。”

而2019年上半年,二人同时照顾老人所在病区,由于病人病情普遍较重,该病区严禁护工“身兼多职”,使得虞某失去额外收入,但徐悦印象中,虞某也并没有抱怨过。

曾在医院做护工收入较高,对邻居称要存钱越多越好

5月13日,在溧阳市别桥镇某住宅小区内,新京报记者找到了虞某居所。该住所由住宅楼一楼车库改建而来,卷帘门所在的位置被改装为铁质防盗门。据一位邻居称,车库的平均售价为8万元左右,虞某和老伴儿今年春节后才刚刚搬进来,而车库背后的住宅楼中便是两人大女儿的家。

另一位邻居表示,她知道虞某在医院做护工,有一次和虞某闲聊时,她问虞某年纪这么大了,为何还要出去做工?“她说闲着难受,还是要做的,存点钱。我说你已经有存款了,她说要做的,钱越多越好。”

多位护工和邻居告诉新京报记者,虞某和老伴儿都在溧阳市人民医院做过护工。在别桥镇,护工被认为是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吴小姝透露,护工的平均工资报价为每天150元-170元,这意味着,如果同时照顾两位老人,月薪有望过万。如果患者病情较重,日薪还会再增加10元左右。

护工们普遍喜欢照顾病情较轻的患者,“陪着玩玩儿,帮着上厕所、打饭就行了。”目前,吴小姝同时服侍着一间病房中的两位患者,她表示就算给她一万元月薪,她也不会离开医院去当住家保姆。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遇害老人家属表示,给虞某开的工资是每月3000元。对此,徐悦直言待遇太低,“从医院出去的护工有的比护士还懂护理,他们赚的是要比普通保姆多的。”她表示,去年和虞某共事期间,虞某拿的工资是每天160元,也就是一个月4800元。

虞某事发后,有声音称虞某是嫌钱少才做出傻事。对此,吴小姝表示,“嫌钱少可以提出不做啊,只要谈定价格,我们护工就会负责到底。”

医院腾退“黑护工”后回家

在医院做护工收入高,为何虞某要离开医院去做住家保姆呢?

溧阳市人民医院内张贴的一则落款为去年6月的公告显示,由于溧阳市正在开展“‘独霸一行护工’专项整治行动”,医院对无组织护工、无健康证和上岗证的护工予以清理,转而委托扬州一家健康管理公司溧阳分公司统一招聘、统一管理。

5月13日,上述健康管理公司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虞某并不在公司的正式护工之列,而是所谓的“黑护工”。

该负责人介绍,引入健康管理公司对护工进行统一管理后,溧阳市人民医院实行陪护证管理,只有该公司的正式护工或者长期陪床的家属可以申领此证。疫情发生后,住院楼前后大门派驻了保安值守,禁止一般的探望人员进入住院楼,只有持陪护证方可入内。新京报记者从邻居处了解到,虞某是春节过后回来别桥镇居住的。这与疫情发生的时间点重合。

“黑护工一直是我们医院的一大顽疾。”5月13日,溧阳市人民医院宣传科科长陆伟芬表示。由于病人有客观需求,而黑护工又有着价格优势,因此屡禁不鲜。“黑护工有些很难管理,他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搬到医院了,搞成一个家的样子;他会天天跟患者跟家属吹耳边风,诋毁我们的医务人员;我们要求护工一对一,但有的黑护工一对多,甚至一对五、跨楼层。家属一走他就跑开了,使得病人处于无人照顾的情况。”

陆伟芬表示,有的黑护工和病区的护士长矛盾很大,过去出现过护士长被要挟、被打骂的现象,护工之间也会为争抢客源打架。

因此,去年以来,院方引入了健康管理公司对护工进行统一管理,并对黑护工进行清理。每个住院楼层都设置了护工小组和组长,护工只能在所在楼层和病区工作,禁止“串楼”。此外,招聘护工的流程也趋于规范,应聘护工需要出示健康证、上岗证、无犯罪证明。

然而,新京报记者发现,“黑护工”群体在住院楼内依然低调存在。吴小姝本人即是“黑护工”,但持有陪护证。她拒绝透露获取渠道,“只要做得让病人满意,护士长也满意,就行了。”

吴小姝表示,“黑护工”长期存在的主要原因在于价差。新京报记者从上述健康管理公司一位病区小组长处了解到,正式护工的陪护服务分为半托和全托,如果是寸步不离的全托,费用每天在220元到240元之间。这与“黑护工”的报价有着几十元的差距。

(实习编辑 张弛)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