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江苏保姆闷死老人:嫌疑人与老人女儿相识十余年 自荐做保姆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为了照顾瘫痪在床的老母亲,江苏溧阳别桥镇昌口村的张阿留一家人将保姆虞某请进家门。然而,虞某上岗8天后便对老人痛下杀手,房中的监控拍下了虞某行凶的全过程。

5月12日,溧阳市公安局通报称,虞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溧阳市检察院则通过微博表示,目前已经介入该案,一定会依法办理。

虞某行凶的动机成为这起悲剧的最大谜团。5月12日,受害老人的亲属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虞某和老人的大女儿十几年前便已认识。今年得知老人瘫痪后,虞某毛遂自荐担任保姆,张家人还主动给她加了500元薪水。虞某的一位亲属则表示,家中并没有什么经济负担,虞某是因为“闲不住”才出去打工。

“我们大家都想不清楚她(虞某)的想法是什么样子。”虞某的亲属称,“我们也很痛心,对他们(张家人)表示非常抱歉。”

━━━━━

保姆毛遂自荐照顾83岁瘫痪老人,雇主主动加薪500元

5月12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到达溧阳市别桥镇昌口村,老人生前居住在村子东侧的一栋灰色三层小楼中,这里属于老人的小儿子张阿留夫妇。平日,房中只住着老人和保姆,张阿留夫妇二人居住在溧阳城区,不时回来探望。

几步之外的另一栋三层小楼是大儿子张阿包的家。张阿包的妻子张娟丽(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两家人平时走动并不频繁。除了两个儿子以外,老人还有两个女儿,分别住在溧阳城区和别桥镇上。

在老人居所的一楼,正对大门处的桌子上摆放着遗像。老人生前所住的房间内,陈设简单,有电视、空调等家具,木床上堆着裸露的棉被芯,原本安装在天花板角落上的监控探头已被拆走。

墙边有一张竖置的铁架床。张娟丽告诉新京报记者,这张是保姆虞某的床,在照料老人的8天时间里,两人一直在一起同吃同住。

张娟丽介绍,老人今年83岁,患有糖尿病,此前生活能够自理。但今年过完年后,老人腿脚产生不便,肢体功能也出现退化,先是“走两步会摔跤”,之后完全瘫痪在床。起初,张阿包和张阿留两家人轮流照顾了老人一段时间。到了3月份,老人因为吃了没做熟的饭而腹泻了几天,家人们决定给她请一个保姆,贴身服侍。

张娟丽说,起初请的两任保姆工资是每月2500元。因为老人声称保姆打她,张家人相继将二人辞退。家人也从网上看到有保姆虐待老人的情况,便提议给屋子里装个监控摄像头。摄像头的主机控制权设置在了小女婿张祝华的手机上,他可以查看任意时段的监控视频。

在寻找第三位保姆时,虞某进入了张家人的视野。老人的外孙女张琳(化名)介绍,虞某和自己母亲、即老人的大女儿认识了十多年,听说老人瘫痪在床后,便主动提出可以过来照顾老人。

张家人了解到虞某以前在医院做过几年护工,有经验,便同意了。起初,虞某提出的工资待遇也是每月2500元,大女儿主动给她加薪,“她说算了,我给你3000一个月。”张娟丽回忆。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家属称,事发前,虞某说有其他地方开价“每个月三千五、六百元”雇她,她曾表示过想要离开。张琳也证实,虞某曾向母亲提出要走,母亲将她挽留了下来,“我妈说,她(老人)就没几天了,我们都玩的要好的,你就照顾照顾吧。”

━━━━━

照顾老人大小便未有怨言,家人回看监控发现保姆作恶

据张家多位亲属表示,虞某4月底进入张家时,老人的神志已经很模糊,表达困难。虞某的主要工作内容包括:做饭、陪老人聊天说话、帮助老人大小便。对于这些工作,虞某从未有过怨言。

由于离得近,张娟丽经常会买一些菜送过去,虞某会说几句客套话,“她说你怎么那么客气啊,买那么多菜。我说没关系,我老太也要吃的。”有时张娟丽从屋外路过,能看见老人躺在床上,虞某坐在一旁陪着她。

在最初的一两天里,张娟丽每天和虞某一起把老人抱到马桶上帮她上厕所,“后来因为老人每天要小便好几次,我就跟保姆说不要抱了,你早晚给她换一次尿不湿。”虞某很干脆地同意了,“好的。”

张琳和虞某只有一面之缘。5月2日这天早上,她来到昌口村看望外婆,看到虞某给老人擦嘴。“外婆咬住了纸巾,她就说了两句,‘你别咬,你咬那纸干吗?’感觉没什么问题。”张琳说,自己母亲有一阵每天去看望,“她也感觉保姆对外婆挺好的。”

张琳觉得,自己家在经济上没有亏待过虞某。在老人去世后,虞某曾索要一笔500元左右的礼金,张家人觉得合情合理,当即就付给了她。虞某总共工作了8天,自己母亲主动提出结算10天的工资给她,共1000元。

然而,就在张家人觉得终于找到了合适保姆的时候,悲剧发生了。

据张娟丽回忆,5月2日,张阿留夫妇从溧阳城区回到昌口村。当天晚上,张阿包和张娟丽来到张阿留家中打牌。打牌的房间在二楼,正下方就是老人的卧室,虞某和老人当时正在屋中睡觉。晚上22时15分左右,张家人的牌局散场了。“我们全部走了,小叔子(张阿留)也上楼洗澡睡觉了。”

房间内的监控视频显示,当晚十点二十分左右,虞某拿起毛巾,张望了一下门口后,用毛巾捂住了老人的头面部。22时24分,虞某坐到了老人的脸上,过程中手上还摇着蒲扇。老人抬手、蹬腿,进行着微弱的挣扎。

张琳说,她从家人处了解到,当晚22时30分左右,虞某打电话将张阿留叫下楼,说老人不行了。“我舅舅以为外婆睡着了,就给她擦了下嘴。保姆催着说,‘你走吧,我有事再叫你’。”

监控视频中,虞某在张阿留走后再一次坐到了老人的身上。23时左右,她又一次把张阿留叫下楼。这一次,张家人发现老人确实已经没有了呼吸。张娟丽回忆,张阿留兄弟开始联系协助操办后事的工人。唯独保姆虞某情绪稳定,默默地给老人换上干净的白内衣,然后坐在一旁。

大女儿一家也从别桥镇上赶了过来。大女儿一见到老母亲去世,止不住大哭。这时,虞某做出了一个奇怪的举动,她拿纸巾去捂住大女儿的嘴,不让她哭出声。

家住溧阳城区的小女儿一家则觉得疑惑,老人白天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过世。女婿张祝华查看22时后的录像后十分震惊,赶到昌口村家中与虞某对质,“人是你弄死的!”。

据张琳回忆,虞某最初矢口否认了张祝华的指控,“我没弄死,我跟老太的关系好得不得了!”张祝华接下来出示了视频,虞某随即陷入了沉默。

5月3日凌晨1时许,警方抵达昌口村,将虞某带走。

━━━━━

保姆家人称事发前未感到异常,家中经济并不拮据

5月12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别桥镇上虞某女儿居住的小区,虞某曾在此居住过。该小区由十多栋4层高的商品住宅楼房构成,有完善的绿化和车位。

在虞某女儿家,一位孙辈家属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家人们完全不理解虞某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行为,“出事以后我们就没有见过她,要见到她本人才能理解她的想法。”

该家属表示,虞某平日里没有赌博之类的不良嗜好,近期也没有结交来路不正的朋友,事发前,家人们没有从她身上感到任何异样。“一起高高兴兴地吃饭,没有异常,也没有说觉得护理老人的工作辛苦。”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家里经济虽然不是很富余,但也没到要靠虞某的收入来补贴家用的程度。“家里人也会说,如果你觉得辛苦的话,就不要做了,咱就自己在家歇着。但是老年人闲不住,你不让她出去做她难受。”

对于发生的事情,该家属表示,家人们会承担起赔偿责任,希望外界不要再来打扰,“毕竟我们家里也很痛心,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的事发生。”

在发现老人死于虞某之手后,张娟丽曾奋力阻挡情绪激动想要施暴的兄弟二人。她表示,自己现在的心情很矛盾,“我也舍不得我老太,我也舍不得这个保姆。你都67岁了,为什么要杀人呢?”她希望侦查可以早日结束,让老人入土为安。

新京报记者 海阳 实习生 曹一凡 编辑 王婧祎  校对 王心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