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中国留学生口述:我在纽约经历“抗疫”

据中新网报道,从3月17日的5000余例到现在的破5万,美国病例在7天内增长了10倍。而在当地时间3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纽约州为新冠肺炎疫情“重大灾区”。

3月25日,在纽约大学上学的中国留学生程琦果向红星新闻记者讲述了他自今年春节以来,从国内前往美国纽约,一路所经历的疫情之变。

‖1月底

到了纽约 轻松入关无体温检测

1月26日,我从成都直飞洛杉矶再转机到达纽约,因为当地时间27号学校就要开学了。

当时准备离开国内时,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有2000例左右,成都30多例。我记得从家里出门去机场时,成都的街头人数寥寥。走到三环路,很多地方空无一人,这种情景给我带来了很大的视觉冲击。

到了机场,人很少,大家都很安静,每个人都戴着口罩,我们乘坐的那一班飞机上也是如此。

因为我长期在美国上学,今年春节是最近5年来,我第一次在国内和家人过。相比以往热闹繁华的春节,这次的春节氛围从没有遇到过。

从成都到洛杉矶需要飞行13个小时左右,这是一段特别令人印象深刻的旅程。由于飞行时间长,机上空气干燥不流通,加上全程戴着口罩,呼吸非常不顺畅。

飞机在洛杉矶落地后,瞬间就是另一番场景。过海关时,陆陆续续有人摘掉口罩,我也取了口罩,虽然还有点神经紧绷,但很快就一切照常了。而且当时美国对所有入境的外国人,没有什么防御措施,没有体温检测,这也跟当时疫情还没有在美国蔓延有关系。

纽约繁华依旧,曼哈顿街区繁忙不息,新闻里很少看到关于疫情的报道……总之,美国当地一切都是正常的。

‖2月底-3月初

虽有疫情 生活如常没人戴口罩

直到2月底3月初,意大利疫情严重起来,确诊病例不断增加,这个时候美国当地新闻媒体才开始报道这个主题。电视新闻关于疫情的报道开始增加。美国非常有名的福西博士在电视上接受采访,他是个传染病专家,相当于美国的“钟南山”。他开始催促美国加快检测试剂制造,应该检测更多的人。

媒体报道中,主要讲的是民众应该怎么防疫,比如勤洗手,人与人保持两米的距离,但并没有强调要戴口罩。

一些民众开始落实这些防疫措施,我周围的很多同学开始进门就洗手了,还有人携带便携式酒精洗手液。我所在的纽约大学图书馆开始配备湿纸巾,每层都有,还有洗手液。除此之外,所有的一切都正常,路上有很多人和车,交通拥堵,没人戴口罩。

3月上旬,意大利疫情加重,美国当地的疫情也开始发展。这时,媒体才高度关注这个病毒,网络平台、社交媒体,还有电视台,基本上打开电视就是这方面的内容。

但让人不解的是,媒体依然没推荐戴口罩,所有人该上街的上街,完全没有任何防控措施,也没有人避开人多的地方。周末的时候还是有很多聚会在发生,这种现象让我难以理解。也许一方面纽约的病例还不多,很多人不当一回事。

总体而言,当时尽管有疫情,当地的生活还是照常。

‖3月中旬

纽约州列为疫情“重大灾区”

学校的课程也照常进行。直到3月9号,学校给所有的学生发送了一封邮件。

那天是周一,邮件中说从周三(3月11日)开始,课程将转向网络远程学习,11号到13号为过渡阶段。

这是在学校的最后一周,因为紧接的下一周就是美国学生的春假。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放假一周,时间为16号到20号。然后从23号(周一)开始正式上网课。

按照美国的文化,一般来说,在春假的时候,学生们都会一起去旅游,是一个人流高峰期。我身边有不少同学都安排了假期,有的甚至计划了去南美玩,还有的回在其他州和城市的家。

春假开始的第一天(3月16日),美国国内确诊病例已经超过3000例,学校再次发邮件说,在疫情全球化的影响下,为了应对疫情的快速变化,学校整个学期都将改为网上授课的形式。同时,学生需要在3月22号之前搬离宿舍。

尽管邮件强调了疫情的变化,但因为春假期间,很多同学还是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依然没有改变春假计划,甚至收到邮件时,他们已经在纽约州之外了。

也差不多在这个时间段,美国宣布纽约州为疫情“重大灾区”(注:新华社消息,当地时间3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纽约州为新冠肺炎疫情“重大灾区”。这是美国总统首次因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宣布重大灾区。当日,纽约市确诊5151例新冠肺炎病例,死亡病例29例,纽约市长称纽约市已经成为美国疫情的“震中”。)

总的来说,几乎是伴随着学校这前后两封邮件的发出,疫情才开始成为当地人的主要议题。社交媒体上,占据头条的新闻都是关于疫情的;一些有话语权的明星开始在网络平台发布他们在家的自我隔离情况。


↑纽约已成重灾区

然而,一些普通民众的防护意识还是比较差,基本上没有人戴口罩。加上纽约市人口密度特别高,很多人不得不出去,所以街上还是有人,因为政府对此并没有强制要求。

‖近几天

室友外出工作有风险 我搬离住处

我住的位置在曼哈顿南城,根据我自己的观察,一周多以前,楼下的公园里,还是有人跑步或进行户外运动;超市里人头涌动,顾客不少;哈德逊河上的邮轮,依旧来来往往。只是人们说话的时候,彼此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也会有人戴一次性手套。

当地时间24号晚上,我去了一趟附近的超市。从出门到街头,再到超市,除了超市收银员戴口罩,其他人依然没有,我是唯一一个戴了的。

一开始我是跟人合租,但我的室友在纽约市区有工作,每天都需要到人流密集的地方去,存在很高的感染风险。基于此,我10天前搬了出来,住到了一个朋友的闲置房间里,并开始自我隔离。除非要必须采购生活物品,基本上不出门。但社交媒体上还是有很多同学在外面有聚会的,也有做自己事情的,仍没有进行自我隔离。

在10天前的搬家过程中,我经过的区域是纽约市的核心区域。当时我打出租车观察了一下:街头人来人往,仍是一切正常的状态。

我的口罩是3月初我父母从国内给我寄过来的。说起来有些难以理解,这边政府部门并没要求戴口罩,街上戴的人也不多,但口罩却出现了涨价或脱销的情况,很难买到。

最近四五天的情况突然有了变化,公园里的人流比之前少了。但百米内望去,还是能看到10来个人在跑步、散步、遛狗之类的,哈德逊河往返曼哈顿和新泽西州的轮渡开行频率比之前少了一点,周围原来的一些摩托艇等水上项目暂时关停。电视里,曼哈顿繁华的街头人员锐减,逐渐空了起来。

在自我隔离的这段时间,我白天会看电视、看剧、做作业、上网课……如果要出门的话,会一次性买足一周左右的食物,面包、牛奶、意面、坚果、肉蛋、水果等等,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从经历国内的疫情到现在经历纽约的疫情,对我个人来说,也是人生第一次。确实还是感觉到这中间两地存在一定的差别。

我现在仍在自我隔离,只要不出门,在纽约重灾区,还算比较安全。所以接下来应该也不会有太多的出门计划。

这边最晚要到5月底才会放假。如果疫情得不到防控,5月份依然很严重的话,有可能会延迟回国。这是我们目前所想的,等安全了再回国。也就是说没有什么变动,我就待在这里。

(实习编辑:任婷)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