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对话在英中国留学生:选择暂不回国 我们想做得更多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虽然力量有限,但我们也在尽自己所能给当地人带去中国经验。”

近日,社交平台流传多则消息称,英国高校内有中国留学人员疑似感染新冠肺炎,拨打NHS111热线未得到回应,或要求就医被拒,导致在家中自我隔离期间死亡。3月18日上午,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在其微信公众号上辟谣称,通过调查核实,确认有关消息皆为谣言。

事实上,在英国,已有多所高校出现确诊病例。牛津大学12日表示,该校已有5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除牛津大学外,约克大学、伯恩茅斯大学、查塔姆大学等高校都曾出现确诊病例。据英国《卫报》报道,虽然政府未下令,但英国大部分高校已经改为线上教学和考核。当地时间17日,牛津大学宣布,为防控疫情,该校将首次采取线上考试的形式,同时建议所有学生离校回家。牛津大学的这一学期将在本周日结束,许多国际学生抱怨,学校关闭后无处可去。

此事再度引发关于海外留学人员是否应该回国的热议。据牛津大学中国学生会OUCS公众号消息,日前其就此采访了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新冠病毒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张文宏认为,从目前的疫情发展形势来看,夏天到来前疫情是不可能结束的,因此考虑是否回国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要想好,自己是否准备放弃这个学期在英国的学习。“如果觉得在英国的风险很大,你要回来,那么就要决定比较长期的——至少3至6个月的安排”。

这一点也是目前在英留学生决定是否回国的主要担忧。据BBC报道,截至当地时间3月17日晚,英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1950例,死亡病例71例。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称,对于英国来说,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人数能够控制在2000人以内就算是个“好的结果”了。

当地时间17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表示,面对此次疫情,必须像“战时政府”一样采取行动支持经济,同时加强医疗系统的能力。约翰逊宣布政府将提供3300亿英镑贷款和200亿英镑其他援助,以满足企业的信贷需求。此前,约翰逊政府已逐步强化防控举措,包括建议民众避免不必要的旅行和聚会、家庭中若有人持续咳嗽或发烧所有人需隔离14天等,但政府不要求大中小学校关闭。

新京报记者就此连线了正在英国攻读硕士研究生、目前仍在犹豫是否回国的在英中国留学生,听她讲述海外留学生在是否回国问题上的各种考量。

她选择暂不回国:

“也曾担心过安全问题,但我们想做得更多”

凌晨3点,米乐(化名)躺在宿舍床上,有点睡不着。她再次拿起手机,看看英国疫情情况、看看国内情况、看看社交媒体上网友们的言论,越看心中越是纠结。

米乐正在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随着英国疫情越来越严重,她所在的学校从本周开始已经改为网课和线上考核。她身边的很多同学都选择回国了,但她还在犹豫。

米乐在国内的家人朋友已经连续催促她好几天了,想让她赶紧回国。但米乐考虑得更多:这个时候回去学业怎么办?长途飞行的感染几率会不会更大?还有一点是,作为国际公共政策专业的学生,她认为此次疫情给她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观察场、实验场,她希望留在英国做更多的事情。

但她又忍不住地焦虑:最近几天,英国每天新增几百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死亡病例也在逐渐增加,而英国政府却连大型活动都不禁止,还在考虑所谓的“群体免疫”。米乐真的有点进退两难。

新京报:

英国疫情逐渐加重,你考虑过回国吗?

米乐:我其实也考虑过回国的。事实上,英国的疫情之前一直算不上严重,虽然欧洲大陆那边疫情发展非常快,尤其是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等,但英国一直都还好。但前几天,英国一天突然新增300多例确诊病例,我们开始觉得情况有点不受控了。于是,在家人的催促下和一种焦虑感中,我也抢了一张机票,是3月27日的。

买机票的过程其实也给人很强的压迫感。当时我最开始想买3月26日的机票,但到付款阶段突然就没票了。迫不得已我选择了3月27日的,这次顺利买好了。但我刚买完,机票就开始大幅度涨价,从6000涨到8000再到13000。再后来,由于航班开始大面积取消,已经订好票的都回不去了,还没订票的也基本上买不到票。

我虽然买到了票,但也一直在犹豫是否真的要回去。我不知道是留在英国更折腾,还是回国更折腾。

新京报:

既然买好了票,你还在犹豫什么?

米乐:我犹豫的原因还挺多的,最主要的是担心回国的不确定性吧。首先,我是一年制硕士,也就是说,我如果回国了,可能基本上就不会再返回英国。但我觉得,出国留学是我们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花费了大量金钱、精力,我真的是想利用这一年的时间好好学习、多观察、多感受的,现在就这样回去的话,我真的会有点不甘心。

再具体一点的话,可能还是会担心之后的上课、论文、考试、毕业等实际问题。我们距离学期结束还有大概两周时间,4月底就得交论文、考试等,这些现在都改成了线上,但具体怎么操作还不清楚。如果回国了,这些肯定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影响。

还有一点可能是我的个例吧。我是国际公共政策专业的学生,一直在研究的就是国际社会上的公共政策制定、实施等。在疫情蔓延至全球之后,许多国家的疫情防控政策都非常值得研究,包括他们的响应速度、执行力度等。最直接的就是英国政府的应对,从最初的非常松散到现在慢慢收紧了一点儿,这个过程也很值得关注。所以我也比较想暂时留在英国,这样观察起来也会更方便。

当然,从大的层面上而言,我们其实也一直在关注国内现在的状况,知道目前新增病例绝大多数都是境外输入病例。但是,我真的不想成为导致国内新增病例数字上升的那一个,也不想给国家添麻烦。

新京报:目前还留在英国的中国留学生大概是什么状态?

米乐:我身边的留学生群体中,选择回国的有一些,选择留下的也不少。面对英国当前的疫情和英国政府相对宽松的防控,我们当然也会担心自身安全,所以不免有些焦虑。但有时候也会想,再怎么焦虑也没用,只能积极寻找解决办法。我有一个同学,本来买好了票,但也一直在犹豫,最后狠下心把票退了,说是这样就让自己没有退路,也就不那么焦虑了。

其实我还在犹豫回不回国,也是因为身边还有挺多朋友留下的。我觉得只要还有朋友同学在,就可以继续坚持下去。但理性点说,没有人希望处在危险之中,所以我可能会给自己设定一个底线,若是情况真的糟糕到一定程度的话,我可能还是会选择回国。

目前还留在英国的留学生,整体而言有点焦虑,但我们非常团结,都在互帮互助。已经回国的一些同学会跟我们分享回国路程上以及回国后面临的状况,包括海关如何检疫、回国后如何隔离等。还留在英国的同学们也会共享信息,互相鼓励,感觉还是很温暖的。譬如有一位同学恰好在这个时候发烧了,她在住院接受治疗后分享了自己患病和治疗的整个过程,我们了解到这些信息后也就不那么心慌了。

新京报:在整个疫情发展过程中,当地人对于留学生的态度有变化吗?

米乐:变化还真的挺大的。作为中国留学生,我们应该算是当地最早一批关注新冠肺炎疫情的人群。当时国内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我们一方面会力所能及地为国内捐助物资,另一方面也逐渐意识到疫情扩散的可能性,开始从自己做起以警醒身边的人。

首先在戴口罩这个问题上,最开始可能是因为文化差异,身边的外国人对戴口罩的亚裔非常不理解,他们觉得我们都是小题大做、制造恐慌。之前还有听说我们学校的新加坡学生被打了的事。但是现在,英国疫情慢慢严重起来,戴口罩的人也多了起来。前天我去超市的时候,售货员还问我口罩是在哪里买的。现在我们觉得,坚持戴口罩已经是一种骄傲了。

其次是在信息传播方面。我和很多小伙伴从最开始就积极地在海外社交媒体平台如Facebook、Twitter、Instagram上转发中国提出的一些防护措施,转发世卫组织关于疫情的最新报道,然后提醒外国朋友提前买好口罩和消毒液等。最开始除了中国朋友外,几乎没人会对我们的呼声做出回应,但现在逐渐有外国朋友给我点赞,还有孟加拉国的小姐姐私信我,问我要中国官方的防疫信息,希望传播到他们国内。

最近,中国政府正在积极地分享中国抗疫经验,同时向许多国家提供帮助。作为留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其实也是类似的。国内社交媒体上流传着一句话,“新冠疫情,中国打上半场,世界打下半场,华人留学生打全场”,我认为是有一定道理的。虽然我们力量有限,但我们也在尽自己所能给当地人带去中国经验,我们觉得即使只是改变一个外国人对中国的偏见,也是一种改变。

其实,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算是直面种族歧视的一批人。部分外国人依然存在某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对黄种人存在某种偏见甚至歧视,但我还有我身边的小伙伴不希望“以暴制暴”,我们希望通过帮助别人从而赢得尊重。尤其是在这种特殊时期,我们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看到中国真正的样子,看到中国人真正的样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我还留在英国的原因之一,我们想做得更多。

(实习编辑:任婷)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