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陈金虎被提名常州市长人选:从明星县到工业明星市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澎湃新闻记者 陈卓

12月30日下午,江苏常州市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宣布江苏省委决定,齐家滨任常州市委书记,陈金虎任常州市委副书记,提名为常州市长候选人。常州原市长丁纯此前已调任安徽铜陵任市委书记。

现年52岁的陈金虎,此前曾主政获得无数荣誉、光彩熠熠的全国百强县领头羊——有“中国制造业第一县”之称的江阴,长达四年。再往前,他曾先后在无锡市副市长、市政法委书记、市纪委书记等多岗位上磨练过。此番接棒常州市长,意味着陈金虎将与来自山东省的原日照市委书记齐家滨搭班共治。

“从今天起,我已经成为了一名常州人。我将全身心融入常州,朝受命,夕饮冰,当好发展蓝图的施工员、攻坚克难的排头兵、服务企业的‘店小二’、人民群众的勤务员。”在30日的任职发言时,陈金虎表态说。

江苏常州,有“江南明珠”之称,作为苏南模式的重要发源地之一,曾经风光无限。但进入新世纪以来,常州发展略显疲态,经济总量由“第一梯队”跌落,与同属苏南板块的苏州、无锡等兄弟城市的差距日趋拉大,后被南通、徐州等苏中苏北城市赶超。

常州与江阴毗邻,均以实体经济见长,也都是重要的制造业城市,两者同样面临产业转型升级、城市能级提升等课题,且两者均背负着较大的环境压力。

陈金虎主政江阴的四年,曾通过 “以贡献论英雄”的企业激励法、“围墙辩证法”的政企观等,让江阴这座耀眼的明星县域焕发生机。此次履新常州,能否给昔日的“工业明星城市”注入新动能、带来新变化,外界充满期待。

主政江阴,提出“城市发展要知耻而后勇”

提起江阴,外界首先想到的是其过去多年来取得的一系列成就:拥有12家“中国民营企业500强”、49家上市公司、近150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江阴被称为“中国制造业第一县”和“中国A股第一县”,其经济总量超越了全国近80%的地级市。

在基础条件如此较好的城市主政,固然可能顺风顺水,但若想提升城市发展空间,也背负着极难的压力。

陈金虎在担任江阴市委书记期间曾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他最初主政江阴时,也面临着多重挑战。一是,城市建设。江阴虽普遍财力充足、百姓富裕,但老城区的陈旧面貌以及不够便捷的交通,屡受诟病。陈金虎履新后,表态称“城市发展要知耻而后勇”。

在经过前期调研以及前往湖州长兴县、杭州西湖区、浙江桐庐县等地考察学习后,江阴启动城乡建设“1310工程”,包括滨江亲水工程、江阴绿道工程、交通畅通工程、城际轨道工程、环境整治工程、“五网”升级工程、城市管理工程、民生实事工程等,宗旨是“一切为了环境更宜居,一切为了城市更美好”。

这座制造业城市面临的第二个挑战是,较大的环境压力和资源约束。

作为一个装备制造、电子、化工等产业集中的城市,前些年其产生的危废量也居全省前列,环境压力剧增。官方数据显示,江阴全市土地开发强度已超过40%,远超30%的国际警戒值。

陈金虎说,对于江阴这样一个开发强度高、资源消耗大、环境负荷重的城市来说,绝对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疲于应付,而是必须紧紧围绕“打造长江生态安全示范区”的目标,多方面齐抓共管,多领域协同并治,“三进三退”,为长江大保护作出贡献。

陈金虎上任后,提出了“三进三退”原则,即“高端产业进、低端产业退;环境治理进、环境污染退;生态环境进、工业生产退”。同时谋划长江大保护“1+9”规划等。

经过四年的整顿,这座曾“沿江不靠江”的城市正逐步还江于民、城市透绿。据公开报道,到2020年,江阴主城区30公里的长江、运河生产岸线将全部退出,变为可供市民亲近的生态岸线、亲水岸线和“城市T台”。

“企二代”接班问题,是第三个挑战。

上世纪80年代,江阴崛起了大量民营企业。如今,第一批草根创业的企业家普遍面临着年龄偏大、接班换代问题。以实体经济见长的江阴,“企二代”接班问题在制造业转型升级、与信息化相融合的大背景下更显严峻。

陈金虎主政江阴期间,强调“企业家是江阴最宝贵的财富”、是江阴改革发展的“中流砥柱”,因此如何推动和引导本地企业家做好接班人培养工作,成为其关注和思考的课题。

在江阴市委市政府的引导下,一些接受过良好教育、拥有国际视野的新生代企业家群体开始接班。目前,17家“中国制造业500强”的江阴龙头企业中,已有9家顺利交棒“创二代”。绵绵不绝的血脉与企业家掌门人的升级、进化,为江阴实体经济的升级储备了新动能,也让江阴经济的持续发展后继有人。

第四个挑战是,江阴城市能级提升问题,特别是如何吸引高端人才留在江阴。

作为清朝时的江苏学政署所在地,江阴历来有崇文重教之风。但近年来,与其他县级市一样,江阴面临着年轻人才外流等问题。一些本地家庭,为了培养孩子,甚至会把子女送到上海、苏州等地去读书。而未来,随着城市区域竞争的加剧,无论是企业和城市的转型,留下年轻人才和高端人才就至关重要。

在此背景下,陈金虎提出,江阴要突破两个“高”的空白,一个是要通上高铁,二是要拥有自己的高校。如今,南沿江铁路江阴段、连接无锡主城区与江阴市区的锡澄S1线等4大轨道交通工程正在加快建设,江阴迈入“轨道交通时代”。

经过持续努力,有两所大学决意落户在江阴。江南大学江阴校区正在项目规划阶段,南京理工大学江阴校区主体工程已封顶,有望在2020年9月开学招生。江阴人民期盼多年的高铁、高校“两高梦”美梦成真。

从主政“制造业第一县”到治理昔日“工业明星城市”

从江阴市政府,沿镇澄路一路向西,便是常州市政府所在地。

常州,曾因强大的轻工业被赞为“中小城市”学习的样本、苏南的标兵。但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来,错过外向型经济等发展机遇,昔日的“工业明星城市”常州,近年来在发展上疲态尽显。

其经济总量从江苏的“第一梯队”中跌落下来,GDP连续多年被南通、徐州等苏中苏北城市超越。坊间甚至将“苏南三雄”苏锡常调侃为“苏锡无常”,意指常州已和其他两位苏南兄弟不可同日而语。

因此,常州如何“二次创业”、重振“明星城市”雄风,是近些年历任主政者“接力”思考的主要课题。

2007年以来,常州确立了“自主创新”作为发展第一方略,相继提出本土“十大产业链”方案及“智能化”的2.0版本,希望借由创新为经济发展转型破题。

常州市委党校副教授李卫平2017年接受采访时曾谈到,常州的发展短板仍然是缺少重大项目,大部分产业处在跟随和附属地位,制造业创新能力不足,产业集聚度不高。

今年的常州科技经贸洽谈会上,常州原市委书记汪泉谈及,常州接下来的发力点,是集聚和培育具有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国际化企业。围绕十大产业链和现代服务业发展方向,加大对世界500强以及全球细分行业“隐形冠军”、高科技“独角兽”企业招引力度。

与同在大江南岸的近邻江阴相比,地级市常州与县级市江阴有不少相似之处:均以实体经济见长,也都是重要的制造业城市,且民营企业占大多数。两者因而也面临同样的难题:资源约束、环境压力,产业转型升级、城市能级提升等等。

4年前,陈金虎上任江阴市委书记后,曾通过“产业强市”的地方发展首要战略、“以贡献论英雄”的企业激励法、“围墙辩证法”的政企观等,让江阴这座明星县城焕发生机。

2016年,江阴首次将“产业强市”确立为地方发展的首要战略,表示“坚定走产业强市道路不动摇,做优做强实体经济”。

此后,一系列重磅扶持产业发展的政策接连出炉。当年,江阴即以市委市政府名义出台文件,设立100亿元产业强市发展资金,这是江阴史上最大手笔的产业扶持资金。2018年,江阴再次以市委市政府名义发文,为企业“加油打气”,希望以企业的高质量发展带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江阴民营经济强大,如何调动广大企业家的积极性,针对企业发展的不同问题,精准施策,给全市做出更大贡献,成为陈金虎主政江阴时思考的重要课题。为此,江阴建立了市领导、相关部门与企业的挂钩制度,实施分类指导。对大企业大集团实行一企一策、一事一策;对优势成长型企业强化要素支持、政策扶持;对中小企业,引导其专注主业,走“专精特新”发展之路,成为在细分领域的“小巨人企业”。

作为“华夏A股第一县”,江阴的上市公司之多,富可敌“省”。陈金虎主政江阴期间,也继续放大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互相扶持的优势。他尤其重视和鼓励有条件的公司上市。

2017年,陈金虎利用零碎时间,花了140多天,跑完了江阴全市100家上市后备企业。见到企业负责人,他主要关心和询问三个问题:一,企业愿意不愿意上市,解决上市的“思想问题”,二,问企业上市,还有什么困难;三是,想让政府怎么协调解决?

一个老企业家握着陈金虎的手激动地说:“书记您都这么重视了,我怎么能不上市?”这位之前曾对企业上市并不太热心的企业家事后说,这是他办厂几十年来第一次见到县委书记到自己企业里来调研,还声称要帮忙企业解决实际困难。

正是由于政府营造的良好的政商环境,江阴的企业界出现了一种少见且独特的现象:哪怕这几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房地产市场异常火爆,但江阴的企业家普遍专注于实体经济、坚守“本业”;企业块头变大了,并不想逃离江阴,仍旧把集团总部安在本土本乡。

所以,每年春节前后,江阴都会召开重点骨干企业座谈会,对这一年为江阴经济社会发展做出贡献的重点企业进行表彰。要想入围这场座谈会,门槛并不低——工业类企业的年入库税金1000万元以上,服务业企业的入库税金800万元以上。但令外界钦羡不已的是,江阴的企业家你追我赶,较着劲儿要拿到“入场券”。据统计,2018年,江阴入库税金1000万元以上工业企业总数达到287家,入库税金800万元以上的服务业企业达140家。

2004年常州“铁本事件”后,常州发展一度陷入了蒙圈期。人们也开始反思,到底什么样的政企关系,才有利于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陈金虎在任江阴市委书记期间曾向澎湃新闻介绍过他眼中的政企观,即“围墙辩证法”,企业围墙外的事情,政府负责做好,不缺位、不越位、不错位;围墙内的事情,企业负责做好,政府不插手、不干涉。

他说,政府的角色则是“店小二”、“急郎中”。“当企业阳光灿烂,发展顺风顺水时,政府要给它服务好,保障好,当好‘店小二’;当企业遇到阴雨天,经营有困难,政府要给它提供全天候帮助,当好‘急郎中’”。

此次履新常州,这位曾主政“明星县城”四年的常州新市长,能否给昔日的“工业明星城市”注入新动能、带来新变化,外界充满期待。

陈金虎简历

陈金虎,男,1967年12月生,汉族,江苏句容人,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1987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2年7月参加工作。

1985.09—1989.09 南京师范大学政教系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学习;

1989.09—1992.07 南京师范大学政教系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专业研究生;

1992.07—1995.09 江苏省委宣传部讲师团助教、讲师;

1995.09—1996.01 江苏省政府办公厅机要秘书;

1996.01—1998.05 江苏省政府办公厅工交处正科级秘书;

1998.05—2000.03 江苏省政府办公厅秘书四处助理调研员;

2000.03—2002.05 江苏省政府办公厅计划与经贸处调研员(其间:2000.07—2001.08挂职任丹阳市委副书记);

2002.05—2003.04 共青团江苏省委青农部部长;

2003.04—2008.06 共青团江苏省委副书记,省青联副主席、主席;

2008.06—2012.06 江苏省无锡市政府副市长;

2012.06——2014.03 无锡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2014.03——2015.12 无锡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

2015.12——2019.12 无锡市委常委、江阴市委书记、江阴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书记;

2019年12月,江苏常州市委副书记、常州市长候选人

(简历据公开资料整理)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