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落马村支书:第一次收钱后 感觉这钱来的很容易

“老板自愿给的,是看得起自己,尊重自己,感觉到自己有面子,送给我的钱物就应该拿。” 在送钱自愿、你情我愿扭曲价值观的驱使下,一名村支书为了要面子,却丢了脸面,步步走向违纪违法深渊。

2014年至2019年,浙江省江山市双塔街道杨敦村原党支部书记郑江富在村集体事务管理、村级工程管理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非法收受、索取他人钱款共计20.3万元。另外,还多次收受他人送予的购物卡、香烟等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约18450元。

“无论你有上天入地的本领,还是有九九八十一变术,都无法逃脱党纪国法的火眼金睛,逃脱不了这把挂在高空的利剑。” 从昔日的权钱双得到如今的人财两空,郑江富幡然醒悟。

打一通电话,自愿送钱

杨敦村毗邻城郊,区域优势明显,郑江富上任前,该村良好的发展条件却躺着“休眠”,此时的郑江富满怀带民致富的热情,“当我看到村里发展缓慢时,我也想通过当上村书记后,把多年经商理念融合到为村里发展和建设上来。”

2013年11月,郑江富走马上任村党支部书记,头脑活络的他大展拳脚,把杨敦村从村集体经济10万元不到的普通村发展成为年收入150万元的富裕村。作为村书记,一时间郑江富感到很有面子。

然而,随之而来的光环也致使他在利益群体追随者奉承中忘记了初心,在权力面前滑到。“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当了村书记之后,权力带来的好处和利益,使我在立场上没站稳脚。”

2014年下半年,杨敦村集体土地建房的土方工程对外招投标,项目由该村村民郑某与一老板合伙实施。为节省成本,郑某找郑江富帮忙找块地方堆放土方,郑江富出面联系了一家公司,帮助郑某找到一块土地。

2015年上半年的一天,为感谢郑江富,郑某送上2.7万元钱交给郑江富妻子。妻子劝其将钱还回去,郑江富口头上爽快答应退钱,然而在诱惑面前,他暗度陈仓将钱花光。

“第一次收钱后,感觉这钱来的很容易,不过打了个电话,也没有帮其他什么忙。”郑江富尝到了村书记的面子带来的好处,此后便沉迷于捞取快钱。

2016年7月,杨敦村实施一体化光能路灯安装工程项目,村民郑某通过不正当方式让工程老板何某代表的一家公司中标,并参与分配工程利润。而郑江富明知此事,还让何某参与投标、顺利中标。

完工后,郑某送上4万元“感谢费”,因数目较多,一开始郑江富为避嫌找郑某退钱。但经郑某三言两语劝说,郑江富又打了“退堂鼓”,“郑某送来的钱都是希望自己笑纳的,当时侥幸心理以及贪念作祟,就没再坚持。”

要一个面子,任性收钱

“只要努力工作,把村庄环境治理好、建设好,村里百姓满意,就是一个好的村书记。”在能人观念的影响下,郑江富忽视了思想政治学习,埋下了隐患。

城郊村磨炼人,也考验人。随着村级集体经济壮大,工程项目增多,各种权力衍生的利益随之而来。在村务管理、村级工程实施中,郑江富陷入了手中无形权力的包围圈,逐渐放任收取有形金钱。

“自己为村里做了那么多实事,而自己一年获得的工资待遇还不够日常开销,慢慢产生了心理上不平衡,也想到从这些工程项目里捞点好处。”郑江富内心不平衡,想以贪腐来弥补。于是,在阳光房工程建设、村庄停车场景观配套工程等村级公益项目建设中,郑江富出出面,打打电话,给他人以方便,就能从中收钱物,带鱼、田七、烟酒、购物卡等等,只要别人送,自己就要收。

郑江富把收受别人钱物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来者不拒。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郑江富的违纪违法行为越来越多。

2016年,杨敦村开始新建一栋物业综合楼,还没竣工验收,就被某公司看中计划租用,2017年上半年一天,郑江富口头答应将租用事项提交村两委商议,尽管当时新综合楼刚完工,郑江富还是趁热打铁提交村里商量并通过出租事宜。为感谢郑江富诚意帮忙,该公司工作人员立马将5万元送上,郑江富欣然收受。

后来在该综合楼招投标出租时,这家公司没有中标,然而郑江富收钱收得心安理得,“这么大公司也不在乎这点钱。”郑江富坦白,自己已经出力帮忙了,送来的钱物应该收。

做一笔交易,假意还钱

违纪违法人员在某种程度上都很像,替人办事,拿人钱财,郑江富亦然,事还没办成,就先拿“提成”。

2019年2月底,某公司老总找郑江富在道路通行的事情上帮忙,并送上“劳务费”。此前,该公司实施一个项目,其工程施工车辆需要经过杨敦村村道,大型工程车经过会对路面有损害并且影响村民通行,村民意见较大,车辆通行受阻。

郑江富抹不开“劳务费”的情面答应帮忙再走访村民,做做工作。“看了装在信封里的钱但没有数过,从厚度估计应有1万元左右。”郑江富坦白,一向胆大的他这次收钱时犯嘀咕了,有所保留,事情如果处理不好,这钱该不该收?郑江富犹豫了,没动过这笔钱。

尽管如此,当天晚上郑江富就上门到村民家中走访,走访中郑江富感觉做通村民思想工作有一定难度,于是第二天郑江富提出还钱,但是没有还成,郑江富就没再提过还钱的事了。“我当时考虑如果把工作做通,钱就不准备退还,如果没把工作做通,可能还会还钱,因为这样收钱心里多少有些不安。”从起初的“无功不受禄”到后来的不了了之,郑江富收钱也有“讲究”,经商的他真把权力当“生意”经营了。

车辆通行的事情拖着没有得到解决,郑江富也一直拖着没有退钱。“车辆通行不管自己是否帮上忙,以后这家公司在本村项目实施时可能还有其他事情需要自己以村书记的名义帮忙。”那时,郑江富误认为自己面子大,收到的是面子投资,但郑江富没想到错过了还钱机会,就错过了纠错的机会,以至于在被采取留置措施前郑江富都没把钱还回去。

“现在我真的很后悔为什么当时不坚决一点把这笔钱退还。”郑江富为自己的侥幸付出了惨痛的代价。2019年5月27日,郑江富受到开除党籍处分;7月12日,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

“作为村书记,决不能做违背良心的事,收取违背良心的不义之财,否则睡觉都不踏实。”郑江富忏悔道。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