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扬州“飞地”被划归泰州管辖背后:村民持续举报周边工厂污染

近日,江苏扬州市江都区浦头镇的2个村民小组,被“划拨”给泰州市海陵区管辖的消息引发关注。外界注意到,这是近年来罕见的跨地级市进行行政区划调整的案例。

不过,对于被调整的东野、永兴2个村民小组的村民来说,这一天姗姗来迟,也是他们连续多年“持续举报污染”的结果。村民们毫不避讳,这几年来,他们“更想做泰州人”。

东野、永兴,其实是扬州的一块“飞地”。从行政区划来看,扬州和泰州大致以引江河为界,扬州位于河的西岸,泰州位于河的东岸。然而,隶属西侧扬州市江都区浦头镇的东野、永兴两个村民小组,却被孤零零地“扔”在引江河的河东,成为了被泰州三面环绕的“飞地”。

原本倒也相安无事。

但这几年,随着泰州工业经济不断外扩,东野、永兴在行政区划上的尴尬,逐渐放大开来。他们眼睁睁看着周边村庄(隶属泰州市)先后迁走,又眼睁睁看着多家泰州市引进的重大项目(可胜科技、可利科技)在它们周边相继落户。

随之而来的,是大量外地务工人员的涌入,以及挥之不去的“污染噩梦”。

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村庄和可胜科技之间的界河,已成为无法呼吸的“死河”。村内排水系统也遭到了毁灭性破坏,污水横流,垃圾遍地。

东野、永兴的村民们曾向泰州环保部门多次举报周边工厂污染,得到的多是这些工厂已“按照标准达标排放”等类似的回复。

他们找到自己所属的扬州,扬州方面也向他们大倒苦水。由于不属自己辖区管辖,扬州方面难以对疑似排污的泰州企业进行有效约束。此外,扬州方面也有意见,明明是别地方的企业来污染,为何由我们来“买单”治理呢?

面对如此尴尬局面,东野、永兴组的村民们突然明白,他们只有集体“脱扬入泰”、由泰州统一管理,或是解决问题的最佳路径。

然而,跨地级市进行区划调整并不容易。在经历了连年多次举报和向上反映后,东野、永兴组村民的诉求,最终获得了高层的重视。

11月21日,江苏省政府官方网站发文,正式同意将隶属扬州市江都区的东野、永兴2个村民小组划入泰州。

工厂“围村”

1995年底,泰州开挖引江河。

次年,扬州和泰州正式“分家”,撤销县级泰州市,设立地级泰州市。原来由扬州代管的泰兴、姜堰等4个县级市,划归泰州管辖。

当时正在挖掘的引江河,大致成了扬泰两地交界处。

但也不绝对。

比如,泰州有部分村庄位于引江河西侧,而扬州也有一小块位于河东的“飞地”,正是隶属于扬州市江都区浦头镇引江新村的东野、永兴两个村民小组。

这两个村民小组西距扬州江都城区30公里,距离扬州主城区更是超过了50公里,但到泰州市区的出行,却是可以用自行车解决的。

自然,他们也会更亲近泰州一些。多位东野村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的购物、就医甚至子女上学,都是在泰州解决。

77岁的村民栾成荣掏出了一张泰州市公共交通卡说,这是到泰州免费办理的,但到了江都却不一样,“他们还要问我收53块钱!”

村内也多是泰州牌照车辆。只有一辆警车是扬州牌照,仿佛还在“固执”地提醒着人们:这里是扬州的地盘。

东野和永兴组的周边区域,曾是大片泰州的农村村庄。因此,紧挨着泰州的他们,早前并没有任何违和感。

但随着泰州主城不断外扩,逐渐与南侧的高港区形成连绵式发展,重大产业项目开始不断布局“落子”,一切开始变得不同。

2009年,泰州光电产业园建成,可胜科技、可利科技等大项目此后相继落户园区。扬州“飞地”东野、永兴两个村民小组的三面开始被工厂包围。

有东野村民总结称,泰州这些年不断在“变大”,而对于扬州的“飞地”东野和永兴组来说,泰州“管不到”,所以带不上,只能“绕开走”。

但绕不开的,是周边泰州工厂,以及大量外地来泰务工人员涌入后所带来的污染。

扬州“飞地”被泰州工厂“围城”

从位置上看,东野、永兴组的南侧是可胜科技,北侧是纬立资讯,东北角还有可利科技和巨腾电子……几家公司都是生产电子配件的劳动密集型企业。

可胜和可利均隶属台湾可成集团。据中国江苏网报道,可胜科技泰州公司总投资6亿美元,2012年9月开始试生产,是台湾可成集团在大陆最大的生产基地。

台湾可成集团主要生产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等产品的精密机械构件,最早在苏州设厂,此后渐次转移至土地、人力成本相对更低的宿迁、泰州。

这其中,可胜科技和东野仅一河之隔,也最让村民感到头疼。

一位韩姓村民向澎湃新闻记者展示了一张拍摄于两年前的照片,东野和可胜科技之间的狮子河,河水呈现深蓝色,河面杂草丛生。

据多位村民介绍,过去还会到河边洗衣服、淘米,但在对面的可胜科技进驻后,他们逐渐远离了自己的“母亲河”。

除此之外,村民们还会隔三差五地闻到周边工厂排出的废气,一闻到马上就下意识地关紧门窗,“味道很刺鼻,闻了就想吐”。

东野村民们首先想的是向泰州市环保部门求助。这种求助和举报最早可追溯到2015年前后。

泰州市人民政府官网2016年4月的一则报道对此有所记录。报道称,可胜科技与北侧的江都区引江新村相距百余米,因距离较近,且隶属不同的行政区域,近年来,江都群众投诉可胜等企业环境污染的信访不断。

泰州市环监局称,为了维护群众权益,同时服务地方经济发展,该局多次指导和督促可胜公司排查、整改,并对周边企业也进行了一次全面检查。

然而,问题没有就此得到根治。

东野的村民们,一度在进村的入口处打出了“强力要求泰州关闭污染环境企业,还我东野美丽家园”的标语,正对着车水马龙的泰州市祥泰路。

举报污染的“拉锯战”

2018年6月初,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进驻江苏。

随后,泰州市政府官网先后公示了三十二批“群众信访举报转办和边督边改情况”。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其中有七批,都涉及到东野村民举报周边泰州企业污染的问题。第一次是在第二批,最后一次是在第二十一批,堪称一场“拉锯战”。

一开始的两批公示中,调查组认定东野村民的投诉“不属实”。东野村民对此表示不满,再次向调查组反映。

此后的几批公示中,调查组改称,村民反映的问题“部分属实”,可胜公司在废气处理上存在问题,但已完成整改。巨腾电子科技的污水排放存在泄漏问题,正在积极整改。

然而,东野村民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对于他们提出的几个核心问题,调查组并没有给出让他们感到满意的回答。

比如可胜公司距离村庄过近的问题。调查组认定,可胜公司的危险品仓库距最近的环境敏感目标约143米,满足卫生防护距离的设置要求。

调查组并没有否认,东野和可胜公司北围墙,仅隔一条狮子河。但他们认为,村民违章建筑不断增加,部分违章建房临河而建,导致和可胜距离过近。

对于东野村民认为园区不合法、要求搬迁的问题,调查组回复称,泰州相关产业布局规划的环评报告,于2015年3月获得了环保部(生态环境部)的批复同意。

调查组回复称,投诉人所反映的企业,在规划、环评等方面均履行了审批手续。同时,根据第三方的检测报告,相关企业的废气、废水也都能达标排放。

调查组在回复处理情况时建议,要加强规划统领,“尽可能对村庄实施整体搬迁,连片开发,降低环境风险,提升人民居住环境。”

扬泰两地,各有“苦衷”

不过,让泰州对东野实施“整体搬迁”,并不现实。

泰州医药高新区寺巷街道,也就是东野、永兴组周边地区所属街道的主要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区划调整之前,由于行政区划的问题,泰州不可能对扬州的东野实施搬迁,也无权去开展村庄整治。

对于东野存在的环境问题,寺巷街道办事处一位副主任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首先,周边的泰州企业都是达标排放,其次,“成事在人”。

他举例称,可胜科技的南侧是泰州的寺巷街道大王社区,同样紧挨着企业,也同样有很多外来人口,但那里的村庄环境要比东野好很多。

澎湃新闻记者实地探访发现,确实如其所言。

但值得一提的是,泰州大王社区对着可胜科技公司的南大门,更靠近办公区域,而扬州东野、永兴组位于可胜科技的“屁股”后面,距离生产区域更近一些。

扬州江都区浦头镇一位副镇长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在他看来,泰州在规划园区时,并没有充分考虑东野村民的利益。

他认为,村民们不断投诉是有正当理由的。“你要知道一个概念,达标排放,不等于零污染排放”。他说,老百姓才不会管排放达标还是不达标,而是看自身感受的。

对于村内生活垃圾遍地,污水横流的状况,相比泰州大王社区,扬州是否对东野、永兴二组疏于管理?

扬州江都区浦头镇的一位副镇长表示,东野、永兴原本只有八百多居民,但在泰州多个重大项目落户后,村里一下子涌入了三四千名外地务工人员,早已大大超出了村庄的承载能力。

据其介绍,江都也曾想过对东野、永兴进行搬迁,把他们迁到引江河以西,也就是让他们回归“大部队”,但村民们不同意。

这个说法也得到了东野、永兴村民的证实。由于浦头镇只是江都最东端的一个郊镇,拆迁标准相对较低,其财力无法满足村民的拆迁补偿诉求。

东野、永兴的村民认为,自己的要求并不算过分,“我们离泰州市区就这几公里,你(江都)当偏远乡镇来拆我们?不干。”

他们不甘心于浦头镇“用扬州乡镇的标准来拆泰州主城的房屋”。因特殊行政区划造成的尴尬局面,再次凸显。

来自“私生子”的绝望呐喊

事实上,周边工厂的相继落户,给东野、永兴带来的并不完全是噩梦。大量外地务工人员的到来,让村民们顿时“生财有术”。

澎湃新闻记者在当地看到,几乎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挂着“吉房出租”的牌子。有的将自有房屋隔成小房间出租,还有的甚至临时搭起了群租房,对外经营。

东野、永兴也不再是那个安静的田园乡村。“正宗四川卤菜”、“山西饭店”、“正宗河南烩面馆”等充满外地特色的招牌,成了村庄的主流元素。

一位栾姓村民介绍称,他们家就有十几个房间对外出租,每间月租250~300元。算下来,他们家每个月的租房收入超5000元。

然而,租房收入的诱惑,并没有改变东野和永兴组村民对村庄现状的不满,以及对环境污染的痛心。

尤其是,当他们从媒体报道中获悉,可胜科技在苏州和宿迁的工厂,曾在2012年和2017年分别发生过中毒事故后,“想办法离开这里”,成了他们中大部分人的共同目标。

他们愈发觉得,与其现在两头“碰壁”,不如被整体划入泰州,让泰州来统一规划管理,或是解决问题的最现实的办法。

村里成立了牵头的“五人小组”,栾伟(化名)是其中的“组长”。他们开始在国家信访局官网上投诉,反映周边泰州企业污染环境问题。

据栾伟介绍,他们前后去过两次国家信访局,22次去过江苏省信访局,要求进行区划调整,以解决村庄被污染围困的局面。

如果说举报污染让泰州方面感受到压力的话,多次信访,则轮到扬州方面紧张了。

扬州江都区浦头镇一位副镇长坦言,当地受到了不小的信访压力,但客观讲,涉及两市的区划调整,得省里说了算。

省府拍板,打破23年沉寂

东野、永兴组村民持续不断的举报和信访,最终得到了高层的重视。

国家信访局官网的一份督查情况报告显示,今年5月15日,中央信访督查组对涉及天津、吉林、江苏等5省市的33件信访事项开展实地督查。

5月19日,国家信访局会同生态环境部组成督查组,就栾伟等人反映的问题赴扬州进行了实地督查。

经查,可胜公司环评批复及验收手续齐全,监测数据显示排放达标,但村民小组与园区界河失于治理、水体黑臭,大量务工人员聚集,垃圾遍地、污水横流,居住条件较差。

《北京青年报》记者当时全程跟队。据该报报道称,面对地方政府汇报中“企业不断加强污染治理,监测结果显示排放的水、气污染物均能达到排放标准”的结果,督查组认为,对生态环境来说,国家标准是红线和底线,每个地方情况不一样,不是说江苏省哪一个企业执行的排放标准一定要严于国标,但江苏省的环境承载容量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应该在这方面做得更好。

在督查组看来,相关省份也可以自己制定“更严格的标准”,倒逼企业转型升级,促进创新发展、绿色发展。

今年5月28日,扬州江都区人民政府发文称,“按照省政府领导的要求”,以及江苏省民政厅、省信访局的相关会议纪要精神,决定“通过区划调整的方式”解决东野、永兴两组的信访问题,将两村民小组整体划归泰州。

11月21日,江苏省政府发文,正式同意将隶属扬州市江都区的东野、永兴2个村民小组划入泰州,由寺巷街道大王居委会管理。

文件称,行政区划变更工作涉及面广、政策性强。要切实加强领导、精心组织实施,确保社会稳定,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促进高质量发展。

上述国家信访局的督查报告称,区划调整到位后,泰州将该地块纳入整体规划方案,进行风险评估,做好拆迁安置工作计划。

11月29日,澎湃新闻记者在泰州的寺巷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袁翔的办公室看到,寺巷街道已经成立了十四个工作组,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区划调整工作。

寺巷街道党工委书记殷海成告诉澎湃新闻,接下来,扬州、泰州两市将进行协商,然后再由乡镇街道层面完成具体的交接工作。

尽管东野、永兴两组加起来只有0.61平方公里,但毕竟,寺巷街道还是得到了一块地,会不会有种惊喜的感觉?袁翔表示,“谈不上”,更多的是要解决问题的“责任感”。

澎湃新闻记者从泰州民政部门获悉,东野、永兴此番“脱扬入泰”,还是1996年扬泰两地“分家”后的第一次跨市区划调整。

栾伟称,谁都有故土情结,但考虑到子孙后代的幸福,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们希望,接下来能够尽快变成“泰州人”,然后尽快拆迁,离开这里。

扬州江都区浦头镇分管民政工作的副镇长周树兵表示,客观讲,“谁会愿意把自己的地让出去,谁又会愿意把自己的人民往外推呢?”

但他也提出,东野、永兴的老百姓既然是铁了心要去泰州,他们的就医、子女上学、买房都在泰州,“这样的解决方式,也算是充分考虑和尊重了他们的想法吧”。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