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儿子的房屋被乡政府拆除 70岁老人服毒死亡

在外打工的儿子的在建房屋被乡政府拆除后,江西省赣州市安远县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服毒、死亡。

11月26日,安远县委网信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事情属实,目前,县领导高度重视此事,正和涉事家属协调。

该工作人员表示,根据有关部门上报的信息,被拆除的房屋属于违建。

但孙女士向澎湃新闻表示,前述房屋修建前,曾获当地政府允许,且是出让其余农田才置换来的。

“当时乡政府曾经向大哥承诺,如果同意将部分农田让出来修建公路,那他就可以在剩余的农田上盖自己的房子。”孙女士说。

她表示,当时双方只是口头承诺,没签书面文件。涉事房屋由她大哥筹建,房子尚未完全建成。大哥向乡政府要求进行房屋登记审批时,乡政府“反悔”,不承认之前的承诺,并认定该新房系违建,需要拆除。

27日下午,澎湃新闻多次致电安远县长沙乡相关领导和筼筜村支部书记核实此事,均未获得有效回应。

孙女士向澎湃新闻提供了一份协议书显示,钟某某将枫树下的土地转换给村委会,用于开公路使用。上响塘的土地转换给钟某某长期经营使用。协议双方为长沙乡筼筜村委会和其大哥钟某某。

澎湃新闻注意到,前述协议书中并未协定允许钟某某在剩余农田上加盖房屋。

钟某某告诉澎湃新闻,10月22日晚,他接到乡政府电话称,要拆除他家的在建房屋,他并未同意。但第二天,乡政府还是直接去拆房了。

孙女士称,10月23日19时,她接到当地政府的通知称,老人服农药自杀,经抢救无效死亡。

她提供的一份居民死亡证明书显示,母亲因多器官功能衰竭,10月23日在北方医院死亡。

孙女士质疑称,离事发现场最近的乡卫生所只有约五分钟的路程,为什么要送到30公里之外的北方医院?

长沙乡筼筜村支部书记钟兆洪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乡卫生院医生检查后感觉老人情况危急,就说要去县级医院,“北方医院是最近的。”

钟兆洪向新京报记者宣称,在拆除前述房屋前,“(工作人员)跟她做了思想工作,她也同意了。”当天有五六名工作人员一直陪同老人在家,为其做思想工作。中午时老人情绪有些不稳定,称自己要睡午觉,随后,工作人员离开。下午时,发现她服毒了。

老人的女儿谢女士向澎湃新闻表示,她不认同前述说法。“表面上是安抚,实际是软禁。”

孙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老人曾经历过很多磨难,生存意愿强烈,连两任丈夫和一个儿子去世的打击都能承受,怎么会突然自杀?孙女士称,乡政府有关领导已经和其家人协商赔偿其丧葬费、误工费、精神抚慰金等。“我们不同意,这是命,不是物品。”家属只想弄清老人死亡的原因和经过。

前述安远县委网信办的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称,在医院抢救老人的时候,工作人员已经通知家属了,但他们都在外地。等家属赶到时,老人遗体已经转移到了殡仪馆。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