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眼科专家谈"女童眼睛被塞几十张纸片":不可能的事

(原标题:眼科专家谈“女童眼睛被塞几十张纸片”:不可能,不科学)

河南许昌禹州市7岁女童小花(化名)“眼睛被塞几十张纸片”事件疑问难消。禹州官方人士11月26日告诉澎湃新闻,目前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

从眼科医生的角度,这是不可能存在的事,不科学的,因为这违背常识。”11月26日,北京医院眼科主任戴虹向澎湃新闻说。

戴虹指出,如果说当时塞些纸片进去,是有可能性的,“但不会在眼睛里面待的时间长”,不可能出现女童家人所称的事隔几天从眼睛里取出纸片的情况。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周尚昆认为,小纸片有可能进入眼部的结膜囊,但结膜囊空间有限,如果是结膜异物,翻开眼皮应该可以很容易看到。

此前,据事发9月28日当天下午接诊小花的禹州市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杨国禹向澎湃新闻回忆,当时检查小花“眼底没有问题”,若眼睛被塞纸,“一翻眼就暴露了”。

小花母亲曾对澎湃新闻称,去过许多医院,都说没事了,可是回家又取出纸片,最多一天出了47块,但她也承认,此事“无法用科学解释”。

禹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禹州发布 此前通报称,当地成立由分管副市长任组长的联合调查组,对事件进行全面深入调查。

被指“塞纸”的男童小刚(化名)妈妈则要求,必须有一个调查结果,“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也不是推卸责任什么的。”

专家:不科学,违背常识

11月26日,北京医院眼科主任戴虹向澎湃新闻介绍,眼睑(俗称眼皮)和眼球间的空间叫结膜囊(通常说的眼窝),里面进了异物,“一翻(检查)就可以看到的”。如果说当时被塞些纸片,是有可能性的,但纸片不可能长时间在眼睛里面。因为不取出来的话,眼睛会有不适感。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禹州市教体局曾通报,9月28日午饭后,在与同学们戏耍玩闹时,小强(化名)和小冬(化名)按住小花胳膊,小刚向其眼睛里塞了纸片。

事发当天和次日,小花、小刚双方家长曾带小花到禹州市人民医院、禹州光明医院检查,都没检查出纸片。11月18日,当时检查的禹州市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杨国禹回忆说,“眼底没有问题,只是有些红,开了些眼药水”。若眼睛被塞纸,“一翻眼就暴露了”。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周尚昆 供图

眼睛里能塞几十张纸片吗?他说:“理论上是不可能的,医生也放不了那么多。”

小花母亲曾对澎湃新闻说,带小花去过许多医院,都说没事了,可是回家又取出纸片。最多一天出了47块,最少时一块。甚至11月12日夜晚,还取出一张纸片。她也承认,此事“无法用科学解释”。

“从眼科医生的角度,这是不可能存在的事,不科学的,违背常识。”戴虹也指出,人们佩戴的隐形眼镜,是匹配眼球结构模型、覆在上面的,而且是软结构、疏水、透明的,而纸片则属于异物。“眼睛里面进一个沙子、睫毛,眼睛都睁不开,何况有纸片。”

河南省立眼科医院医师黄子旭介绍,如果纸片比较小、细腻、干净,可能软化后异物感不会很强。如果是硬纸片,异物感还是比较强的。他指出,眼睑和眼球间是有一定的空间,按他的接诊经验,可以放五六个半折叠的隐形眼镜。但是,眼睛进异物,主要的检查方法,是把眼睑充分拉开,或用眼科显微镜查看,“是可以看到最里面的,专业上叫‘眼睛穹隆’。”黄子旭说。

“我觉得也不可思议。”11月26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眼科主任医师肖满意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首先是几十张纸放不进去,没有那个空间,哪怕一颗很小的沙子,人的眼睛都会受不了,而且眼睛对于进入异物会感觉到很强烈的痛感,会分泌泪水,有些异物会随着泪水冲出来。

从事眼科临床工作20余年,肖满意给眼睛取出的异物有沙子或者扎到眼球中的铁丝,但还没有遇到了取纸片的情况。

“取过眼睫毛、麦粒、小飞虫等,纸片还没有(取过)。”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周尚昆分析,从眼部解剖图上看,唯一能有可能存留异物的部位是结膜囊。小纸片有可能进入结膜囊,医学诊断就是结膜异物。

周尚昆对澎湃新闻表示,结膜囊空间有限,如果是结膜异物翻开眼皮应该可以很容易看到。

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

“女童眼睛被塞几十张纸片”事件,最早经河南当地媒体报道,在事发一个多月后引发社会关注。

报道视频中,有医护人员从小花眼睛里取出纸片的镜头。11月18日,相关人士表示,视频由小花妈妈提供,得到禹州市人民医院寇姓大夫证实。澎湃新闻曾提出采访寇姓大夫,被禹州市人民医院拒绝。

11月26日,小刚妈妈向澎湃新闻表示,当时班主任说儿子向小花眼睛里塞了纸,因为儿子调皮,自己也没问儿子,直接通知母亲到学校把小花带去检查,想着把小花看好就行了。连续两天医院都没检查出纸片,自家也承担了医药费、赔了误工费,谁知,(小花家)总是一回家就检查出纸片,让人无法接受。小刚爷爷说,小刚曾讲,自己只是拿纸片往小花眼睛上“蹭了蹭”。

“现在问儿子,他就说没有,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塞纸)。”小刚妈妈说。

小刚妈妈说,调查组在自己家待了很长时间,她要求必须有一个调查结果,“真相总会大白的,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也不是推卸责任什么的。”

小刚的奶奶称,事发次日,小刚被大涧学校“赶走”被迫转学。

11月25日,小刚爷爷说,大涧学校曾联系他们,让小刚回去上学。但因“塞纸”事件,双方已有隔阂,小刚爷爷放弃了。

自禹州宣布成立调查组次日(11月15日),澎湃新闻多次电话、短信小花妈妈,均未收到回复。11月25日,澎湃新闻发布调查报道《“女童眼睛被塞几十片纸”疑云:无法用科学解释的“恶作剧”》,引起社会热议。此后,澎湃新闻再次电话、短信小花妈妈,尚未得到回应。

禹州市官方人士11月26日则向澎湃新闻表示,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