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近邻变“紧邻”,长三角跨区域联合立法正当时

18日-20日,沪苏浙皖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就推进长三角区域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管理一体化工作情况在江苏开展联合视察。30位代表从法律法规、体制机制、政策措施、管理服务、保护与发展、投资与效率等诸多方面,就三省一市如何共同发力下好互联互通“一盘棋”,跑出建设“加速度”,让近邻变“紧邻”广泛支招。

联合视察覆盖公铁水

长三角三省一市全国人大代表这次组团视察,是继去年赴苏浙两省首次联合视察后的第二次,主题选择了区域交通一体化。南京地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佘才高代表认为,共建互联互通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让畅通遍及长三角,是《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的重要内容,交通一体化也是长三角一体化的重要基础和支撑。

目前长三角地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已形成较好基础,此次视察也广泛涵盖公铁水等交通运输形式。在苏州,代表们实地察看吴江汾湖客运站、康力公司、京杭运河吴江段古纤道、太仓港等地,了解省际公交运营管理、内河水运发展等情况;在南通,代表们察看了在建的沪通长江大桥、南通中央创新区等。

区域交通一体化先行先试的部分案例让代表们十分振奋。登上康力公司200多米高的实验楼俯瞰长三角一体化示范核心区,佘才高看到,长期困扰江苏的“断头路”康力大道正加紧建设。在吴江汾湖客运站,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罗卫红代表注意到,从苏州黎里古镇到浙江西塘古镇客运班车实现了“同城化”,“两个省的两个古镇能够连接起来,我觉得互联互通确实是通到百姓心里”。

“这次考察也感受到地区人民对建设高质量的轨道交通的迫切需求。”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南京铁路办事处主任、党工委书记兼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吴向东代表说,长三角一体化是交通的一体化,也是轨道上的一体化。长三角和日本面积差不多,但日本有2万公里铁路,相比之下,长三角还有很大建设空间。

对此,浙江省温州市铁路与轨道交通投资集团副总经理林天干代表深有体会。他视察结束后将从南通回温州,由于南通无高铁,只能到苏州转乘。“轨道上的一体化确实还有很多文章好做。”他还提出,长三角地区对外交通网络也有短板,例如赴粤港澳大湾区的轨道交通,只有温福铁路一条货运客运兼顾的铁路,一到节假日就一票难求,未来也有不少文章可做。

管理运营要瞄准世界一流

代表们普遍感到,长三角区域交通一体化规划编制和交通体系正不断与城市群功能体系定位相碰撞、相融合,长三角区域交通一体化规划标准还可更高。

中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副董事长王传霖代表提出,这份规划设计一定要是高质量的、世界一流的。“今年9月19日国家公布了《交通强国建设规划纲要》,提出打造一流设施、一流技术、一流管理、一流服务,建成人民满意、保障有力、世界前列的交通强国,我们长三角应该在总体框架下打造世界一流的交通枢纽、交通网络。”

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李卫华代表说,当前三省一市都在做各自一体化发展交通方面的规划,这些规划最终还是要汇总,不如由国家有关部委牵头统筹、立体安排,各省再行推动,实现无缝衔接,效果可能更好。佘才高建议,城际铁路、市域(郊)铁路、城市轨道交通和高铁要加快融合,做到四网融合、互联互通。林天干代表从港口资源统筹角度建议,长三角地区各港口都建设深水港不一定合适,要深入论证、统筹利用岸线资源。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C919大型客机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光辉代表从航空角度建议加快纾解上海浦东、虹桥机场功能,科学定位和发展通用航空,下好海陆空立体交通一盘棋。

吴光辉等多位代表建议,应把智能交通建设纳入长三角一体化交通规划,如规划理念上要解决常态化拥堵问题。

李卫华等代表认为,应加快推进长三角交通运营管理一体化,“如何在三省一市间统一,这非常重要,甚至比硬件建设还重要。”罗卫红注意到,长三角交通相关政策如收费政策“一地一个价”,且价格差别较大,“交通不光基础设施项目要一体化,交通部门体制机制、相关政策一体化也很重要”。

从事财政税收方面研究的刘小兵代表还提醒,长三角部分区域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如高速公路、千吨级航道等已赶上了德、美等发达国家,当前更多不是如何增加新线路,而可能是如何提高已有线路利用效率的问题,区域一体化应能在提高运营效率上有所助益。

整合立法资源 优化制度供给

如何整合立法资源,优化制度供给,保障长三角区域规划对接、战略协同、专题合作、市场统一和机制完善,代表们从不同角度提出了建议。

今年1月23日,全国首条市域铁路——温州市域铁路S1线开通,同时碰上了法规空白。“前不久交通运输部征求我对铁路法的修订意见,我说你肯定要把市域铁路立进来。”林天干认为,国家层面如果没有相应法条进行引导、保障,地方立法依据就会相对不足。

交通的不断发展,给立法不断提出新课题。当前,全国已有18个省级行政区有地方性铁路法规,有的主要关注安全,有的还关注了运营管理,有的把多种形式的轨道交通都纳入进来。不过遗憾的是,长三角三省一市都还没有铁路地方立法。吴向东坦言:“高铁受到外部环境因素影响非常多,所以当前对加强高铁立法有迫切需求。”吴向东希望,三省一市能够进行联合立法,或在省级层面加快立法进程。

上海市工商联副主席樊芸等代表就此提出,全国人大是否可在长三角跨区域行政立法上进行赋权,使三省一市可先行先试、更好创新,在包括区域交通一体化等方面进行立法协同。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