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动态资讯

登上欧美邮票的中国艺术名家:画家大山的水墨家园

新浪江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文/甘敏求

人物简介:

大山,本名黄速成,1971年出生于湖南。师承李家山水李小可先生,研修于北京大学艺术 学院。湖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省工艺美术设计大师。2019年,美国、法国、比利时、荷兰等欧美国家发行的《中国艺术名家作品》邮票,大山以其独特的水墨山水,向西方世界展示了东方艺术的精神。一带一路,文化先行,大山笔下的水墨家园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的文化自信。

一、大山其人

大山,这艺名毫无辨识度,跟白云黑土似的。做个百度词条,搜出来倒是有几十页,但没几条与他有关。类似于搜索“周杰”,出来的都是“周杰伦”。

倒是他本名很好记,黄速成,邵阳新宁大山里走出来的娃,都盼着快速成功。不过,他身上倒没看出这名字的作用。无论事业还是艺术,大山兄都属大器晚成,实在与“速成”无缘。其画、其人,用他的话来说,都是“养”出来的。养,靠的是慢功夫。

初识大山,是在他的南湖路69号艺术茶馆。留着寸头,皮肤黝黑,一脸风霜——标准的山里农民样,哪像个风雅之主。

不过,这69号别有洞天:是湖湘艺术界常聚之处,最深处留了一间画室。俗尘闲余,还可在此草草逸笔。朋友介绍,大山兄是位画家,墙上作品就出自他笔下。

我不懂画,只是业余写点字。从书法角度看他的山水画,总觉得笔墨功夫在,绝非票友。

大山不是那种健谈的人,席间话语不多。苏轼讲“高人自与山有素”,静水流深的人,多像高山一样深沉。

后来得知,大山还是个资深设计人。我印象中,设计师多是潮人。他似乎又跟潮沾不上边。

我就奇怪了,一个人怎可在如此多的身份中自由切换?

随后几年,交往渐多,通过他的画走进他的精神世界,才慢慢解开这些谜团。

二、大山之画

大山是湖南工艺美术设计大师。这是公认的省工艺美术行业创作的最高荣誉称号。这个称号面向工艺美术行业,诸如湘绣、雕塑、陶瓷、烟花、装潢设计等领域,旨在弘扬工艺美术精神,每年也就几许人能获此殊荣。

一个作设计的,感觉画画应该是充满了设计感,把现代形式构成玩得很溜,属于在展厅里最夺人眼球的那种。

但大山笔下的写意山水,却安静得很,需要细细地品。

当今国画,尤其是展厅盛行以来,已被现代形式构成的美术观念冲击得面目全非,像大山这样坚守传统把构成融入传统的已然少见。

如今走进展厅,“照片山水画”大行其道。这类山水,多用西方素描手法,用毛笔把各处对象基本位置确定好,再直接涂抹而成。不见笔痕,更遑论笔意。心中无需有丘壑,笔底无需有波澜,慢慢描,多简单。要笔没笔,要墨没墨,但偏偏受展厅欢迎。

见过大山应展厅而作的巨幅山水,却是坚守传统笔墨规范,以书法之骨法用笔,沉稳,厚实,有金石气。不管八尺还是丈二,其线条起伏顿挫、畅缓疾徐,都是一笔笔写出来的。不管形式如何现代,他始终守住了写意的底线。

绘事之余,大山还研习篆隶,从传统书法中寻求骨法用笔。一个设计师,拿起毛笔能远离设计,殊为不易。

所谓“古不乖时,今不同弊”,大山之画虽源自深厚的传统,但并不违背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尤其是近年作品,已从往年密集的点线趋向于精简,笔墨之间不再繁复,带有更多现代水墨画的抽象程式意味了。

现代人画传统山水,其实挺难的。谨守传统笔墨,容易沦为纸抄纸,不守吧,又是断了线的风筝,“国”将不国。

以传统之笔法,表达当代人的情趣,大山把这个平衡玩得很溜。

三、人画之间

看字,看画,我习惯于琢磨他为什么会写成这个样子。作品最终打动人心的,还是背后的人。

新宁,世界遗产崀山所在地,这是一个盛产画家的地方。

此地有绝美丹霞,更兼扶夷江蜿蜒穿过,如此山水是对画家的馈赠,正如新安江哺育了黄宾虹等大师。新宁的中国美协会员多达十几人,绝非偶然。

光有文气还不够,新宁还是盛产将军的地方。影响中国近代史的湘军,其源头正在新宁。当年太平天国起事后进入湖南的首站,就在此地。经过了血与火的洗礼,这里培育了剽悍的民风。

一手持剑,一手握管,新宁人就是这样学成了文武艺。

有人讲湘军就是一群读书人带领一群山野蛮汉,所谓“士林带山林”。士林气与山林气,大山笔下始终贯穿着这两种气息。

曾读过大山兄写的散文,回忆故乡往事,写来情真意切,都可以看出他对故土的眷恋。这片故土,像风筝的那根线,不管飞多高,始终不会让他偏离方向。去年末,大山把老家新宁的房子翻新改造,疫情期间呆在超大画室里安心作画。门对青山,窗含晚翠,老家应该是他最自在之所。不管世事如何艰难,家乡的山水都能消溶这一切。

随着交往日深,对大山兄近几年的上下求索之路也日益钦佩。

前些年,大山北上拜师李小可(李可染之子),在李家山水浸染下,绘事日益精进。受名师指点,大山的水墨山水,无论结构还是笔墨形式语言,都做起了加减法。密集的点线开始褪去,繁复的画面开始疏朗,单根线条的意蕴却更加丰富。并且旁涉篆隶,从书法中寻找线条的张力。

在北京学艺期间,大山多次随老师赴太行山写山。我见过他带回来的写生稿,那种北方山水的刚健雄风,对此前水墨氤氲的南派山水,真是个极大的补充。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这个从新宁大山走出来的文人,越来越走上了一条康庄大道。

大山的笔墨情趣,充满了传统精神。自从宋元文人画确立以来,山水画日益突出强调笔墨,重视书法趣味,一点一线之间表现出一种净化了的审美趣味。画家,书家,诗人,一身三任。大山以画为主,兼修书法,时而作文,下笔自是纯正的文人画。

大山处世积极精进,而哲学美学上服膺老庄。听大山谈得最多的是中国历代画论与周易,从画理到易理。中国历代画论不不乏关于周易的论述,如何用易理诠释中国画的阴阳关系,这个课题很少人涉及。但这正是他绘画的理论基础与源泉,也是他目前研习的方向。

不同于许多画家喜欢表达抽象的哲理或玄思,大山笔下,描绘的始终是温暖的、充满了烟火味的大自然,脱离尘世而又亲近人间。他不是柳宗元那种“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的孤峭山水,而是“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可望、可居、可游的王孟田园。

你看他近来画作,在那重山叠水之间,辽远平旷之境,总有屋檐半角,渡船一张,看似远离尘世,却又不离人间灯火。世事、家园、人生、天地……都诗意地融汇到他笔下。

于世俗赢家而言,它带来了无上清凉;对缀网劳蛛来说,又给了安慰与信心。这不正是传统精神中的儒道互补么?

人与画,就这样互相成就。而画中之山,也如其心中之志。青山与高人,自古就是一对知音。苏轼曾言“高人自与山有素,不待招邀满庭户。”辛弃疾也说“青山欲共高人语,联翩万马来无数。”宋人胡铨则有“青山如高人,可挹不可致。”

眼里常怀青山,持身自是高人。

你看他,一张老脸尽可沧桑,但眼神始终清澈。在这俗世中,他就这样如青山般和光同尘。

此刻,我才读懂“大山”这一艺名的深厚含义。

(作者简介:甘敏求,媒体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长沙市开福区书协副主席)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