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常州

江苏等地家长改作业改到崩溃 老师也很委屈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近日,“孩子作业家长批改”等相关话题持续引发关注。澎湃新闻注意到,今年9月开学季以来,已有不少家长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投诉”,称自己被老师要求批改孩子作业,甚至“对号”怎么打都有明确标准。若批改得不好,还会在家长群里被“点名”。

近日,“孩子作业家长批改”等相关话题持续引发关注。澎湃新闻注意到,今年9月开学季以来,已有不少家长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投诉”,称自己被老师要求批改孩子作业,甚至“对号”怎么打都有明确标准。若批改得不好,还会在家长群里被“点名”。

对于家长“投诉”,各地教育部门态度较为一致。倘若查实存在“学生作业老师不批家长批”的情况,均会对相关老师予以处理。但这一现象的背后,本质上是“家、校教育如何配合”的问题。

“家庭应配合学校做好孩子的教育,但边界如何把握,这是一个考验。”11月5日,四川某地级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被家长投诉,教师也会“委屈”,因为现实中总有些家长认为教孩子只是老师的事。

家长“吐槽”

批改作业的对号都有要求

一名西安翠华路小学五年级学生家长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称,长期以来,老师都是要求家长批改作业,“今年新班主任居然对家长批改作业的对号怎么打都有了要求”。

该家长称,老师还在家长会上明示,“批改作业就是家长的职责,老师不是孩子学习的第一责任人。”

“我对此很不解,难道作业不是老师与学生沟通的必要途径吗?老师这样做真的履行好自己义务了吗?”该家长希望,家长可以督促孩子完成作业,但“不作批改”。

河南平顶山一名家长也有类似苦恼。该家长在人民网留言称,其孩子在湛河区实验小学读三年级,老师经常要求家长给孩子出题、批改测试题、批改作业。“请不要给家长布置这么多作业,家长要工作也很忙。”该家长认为,部分教师非教学任务多,便将压力转移给了家长,因此,“也请不要给老师布置许多与教学无关的行政任务,教师的主要工作是教学。”

对云南双江县民族小学一名家长而言,未按老师要求批改作业,或会被“点名批评”。“每门课的作业布置下来都要求家长检查并且让孩子改正,完成后还要每个家长签名。”该家长说,若家长没有做好,老师还会在微信群里点孩子的名,“甚至说一些言辞不当的话,比如‘孩子你们家长不管,那么我们老师也管不了了,你们领回家养大就好了’。”

这位家长认为,从抓孩子的教育质量来说,家长检查订正和老师批改作业效果不同。“老师应该批改的作业由家长来完成,孩子怎么会记得住哪里容易出错?试问老师又怎么知道孩子的问题在哪呢,进而下功夫言传身教呢?”该家长称,对于部分山区的家长而言,“箩筐大的字都不识几个,根本无法辅导孩子。”

河南兰考一名小学生家长也因自身文化程度不高,难以完成“改作业”任务。10月22日,该家长在人民网留言称,因其文化程度有限,最近忧心不已。“(我)给孩子改作业、辅导作业的时候不能讲得很明白——像我这种情况的还有很多,比如住在隔壁的一对留守老人,在家带着孙辈,也不会批改作业。”这位家长称,“本是最简单的小学,却让家长苦不堪言,这应该是社会的普遍现象。”

教育部门查实后多会要求改正

澎湃新闻注意到,上述留言大多得到了属地教育部门的回复。教育部门在查实“让家长批改作业现象存在”后,均会要求校方整改。

比如,西安市雁塔区教育局在回复上述翠华路小学学生家长留言时称,“个别教师的确存在要求家长批改家庭作业情况。”“对此,我区教育局已约谈该校负责同志,要求规范办学行为,责令针对有关问题开展自查自纠,并组织全体教师认真学习‘减负’工作相关文件,进一步强化教学常规管理,提高教师专业素质。下一步,我区教育局将不定期对该校开展检查督导,确保学校规范办学。”雁塔区教育局表示。

广东高州长坡镇西坑小学一名家长长期在外工作,其父母年迈且学识有限,而“爱人身体也不好”,全家对孩子教育分身无术。“我能理解老师的压力与辛苦,但将责任推给家长,实在难以理解。”该家长称。

11月2日,高州市教育局回复,西坑小学确实存在个别教师让学生家长自行批改作业的情况。对此,市教育局已责令涉事教师立即整改,认真履行教师职责,严禁要求学生家长代为评改作业。同时,市教育局要求西坑小学开展自查自纠工作,进一步规范办学行为、发展素质教育,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在河南漯河,接到网友关于“某校老师让家长批改作业”的投诉后,郾城区教育局经调查认为“问题确实存在”。10月底,郾城区教育局责成该校加强教师师德师风教育和师德考核力度,并将按要求督导向阳小学教师认真批改家庭作业。

难点

如何把握家庭配合学校教育的边界

云南临沧市一名家长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称,其和多名市民对城区小学进行走访,发现诸多现象:老师通过班级微信群要求家长检查辅导学生作业,并在作业本上签字,把孩子的阅读情况和作业情况拍成视频和照片发到班级微信群,对不发的进行点名;还有的学校老师不批改作业,作业都让学生或家长自己改。

临沧市临翔区教体局11月5日回复称,经核实,不存在老师不批改作业的问题。而对于家长检查、辅导作业的现象,教育部门则表态支持。“在教育社会化、社会教育化趋势日渐凸显的当今时代,学校、家庭、社会三种教育渠道应密切合作,优势互补,形成教育合力,提高教育实效。”临翔区教体局认为,家庭教育是一切教育的基础,家庭教育必须与学校教育相结合,家庭必须配合学校对自己的孩子进行必要的教育和引导。

“家长检查作业了解学校教育教学情况,了解孩子的动态,有的放矢地配合学校做好管理有益于孩子成长。”不过,临翔区教体局也提到,应“杜绝将学生作业变成家长作业或要求家长检查批改作业”。

对于类似问题,青岛西海岸新区教体局则态度相反。有家长在人民网投诉当地大场镇小学老师用微信或钉钉布置作业,“还让家长批改作业”。10月27日,西海岸新区教体局回复,因部分家长要求知晓学生作业内容,以便更好地配合学校督促学生完成作业,个别老师当堂布置作业后同时发到班级群,“目前学校已制止该现象,对有此需求的家长,老师须单独联系”;而关于批改作业问题,大场镇学校已明确要求家庭作业均由老师全批全改,并进一步与家长进行沟通,避免产生误解。

对于上述情况,四川一地级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张浩(化名)11月5日告诉澎湃新闻,当地教育部门也经常接到家长投诉,反映类似现象。“教育部有明确规定,孩子的作业不能变成家长作业。但说真的,这真不好处理。教师也是很委屈的,因为生活中总有些家长认为教孩子只是老师的事。”张浩称,遇到类似投诉,教育部门“一般是双方做工作,让大家将心比心、互相体会,但更多的时候,是批评老师,让老师多关心,且尽量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有作业也在课后服务时间完成。”

“其实,低年级可以叫家长适当批改家庭作业,这其实是叫家长辅导一下,毕竟要达到‘教师人人单独辅导’是不现实的。”张浩认为,教好孩子“需要家校配合”,“配合好了才会形成1+1>1的效果”。

“但生活中往往存在‘5天的学校教育<双休2天’的效果,即5天的教育效果,一个周末就毁了。孩子在校讲文明讲卫生,但一回家,就变得什么都不是。”张浩提到,疫情期间网上教学效果不大,原因就在于“缺乏家长的监督”,家长都要上班;“家庭应配合学校做好孩子的教育,但边界如何把握,这是一个考验。”

山东东营一名小学教师告诉澎湃新闻,其不会让家长批改作业,但会要求对方检查孩子是否完成。“批作业就是老师的任务,可以了解孩子学得咋样。”但她坦言,除了教学任务,老师的非教学任务也很多,比如“应付”上级检查、参加讲课比赛等活动、写工作笔记等等。

“刚来学校头两年,我要交各种表格,很多内容交叉的,只是不同的部门要,格式不一样,几乎没有时间备课。”她认为,这些压力不应该间接转移给家长,但也不能因此走向另一个极端,即家长完全“甩手不管”。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