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啊,去南京赏银杏!

  碧云天,黄叶地。初冬的小雨一下,西风一吹,南京的银杏就彻底黄了。

  银杏,这种古老的树,在11月下旬到12月上旬,绽放了最美的一面,再也不是存在摄影师镜头里的景象。这次,苏小游就避开了人群,来到了一个南京郊外的小众银杏观赏地:惠济寺。

  一路驱车,车窗外的高楼越来越少,植被却越来越密,从南京市区开车大约一个小时就能到达。惠济寺旁边有停车场,按次序停车,十分方便。

  皇竹夹霜风,萧梁六代丛。

  刚下车就能看到上书“古惠济寺”四个大字的牌坊,走过小道,跨过小桥,方能看到有千年历史的惠济寺。据载,惠济寺始建于南朝,初名汤泉禅院。南朝刘宋时,武帝刘裕万乘来游;萧梁时,昭明太子萧统曾在此读书修行。

  来惠济寺,除了拜佛参禅外,必定是要看千年历史的惠济古银杏。据载,惠济寺历经战乱,数次被毁而又复建,唯有门口的三棵古银杏树历经千年,保留至今,他们有着非常形象贴切的名字:“千年垂乳”、“撑天覆地”、“雷击复苏”。

  “千年垂乳”在《古银杏行》诗中,被林散之称之为“长者”。该株古银杏老枝盘旋而生,高20.2米,胸围7.45米,需七八人合抱。共有7根气生根,最长的2.14米,形似巨笋,皮如青石,悬挂在裸露挺拔的躯干上,使人心生无限敬仰和神秘。

  “撑天覆地”则被称为“仲者”。桠杈纷披,横斜逸出,屈曲盘旋,斑疤鳞列,树高24.7米、胸围7.4米,老干霜皮,枝叶繁茂,只要站在树下观望一会它枝干独特的风貌,便会立刻明了“撑天覆地”一名到底有多恰当了。

  “雷击复苏”(又名“一线天”)被称为“叔氏”,它位于延寿宝殿的右侧,高23.9米,胸围4.7米。清咸丰年间被一场雷击烧毁半株,数年后慢慢复苏,如今仍生机蓬勃,豪劲不减。有意思的是,主干被劈后,中有间隙,日月泄光,从树中向上眺望,可以看到“一线天”的奇景。

  或许与汤泉镇地下富含硫磺碳酸气温泉的关系,三棵银杏树历千年风雨依旧生机盎然。今年长势也是格外喜人,目前银杏叶子已全黄,每一根枝条都斜着伸向天空。枝条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叶子。一片片叶子如同一把把小巧玲珑的扇子,汇成金黄一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