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滚动

苏州人以前的年味,大概是穷出来的?

又是一年春节到

大家是不是早早就备起了年货

但是这些年对于过年

大梨子听得最多的就是

现在过年怎么年味越来越淡了呢?

大梨子在网上看见这样一个回答

顿时觉得真理了

↓↓↓

以前的年味,大概真是“穷”出来的。买了过年的新衣服,拿出来看看再叠好,再拿出来看看,再放回去,数着日子准备穿...

记忆里,每年腊月,老苏州人早早就备起了年货。小孩对过年特别期待,母亲自制的果子菜肴,院子里不绝于耳的鞭炮声响,一身崭新的衣裤和除夕晚上的压岁钱,正月里成群结队挨家挨户拜年的喜庆气氛……这些都是苏州人不可磨灭的记忆。然而长大了,这些味道都渐渐淡了……

今天,大梨子就和大家一起回忆下老苏州旧时的年味。

苏州人的年味,是腊月十几就开始准备赶集和备年货

苏州人童年的欢乐、记忆里的甜味,都和年货紧密相连。石路、观前、葑门都是经常买年货的地方,招待宾客必备的瓜子糖果,山核桃、开心果、茨菇片……

现在,网络普遍了,取代逛街的是动动手指等着年货快递上门的电子商务,很多小时候熟悉的商场变的变,关门的关门,早就不是童年的味道了。

苏州人的年味,是长辈们亲手写的春联

苏州人每家过年都会写春联,爸妈挑挑红纸,长辈们亲自写,或是请一些写字好、有才识的亲朋好友代写。也有老人在南浩街上免费写春联。执毛笔、闻墨香,汉字独有的韵味都在这热闹的年味里绽放出来了。有的时候,家对门的小朋友正在练毛笔字,也会写一副春联送过来。

而现在,除了老一辈人,年轻一代基本不会记得买春联,更不用说写春联了。家家户户贴得更多的是打印的春联。

苏州人的年味,是买漂亮阿姨的挂历

小时候年前集市真是人山人海,妈妈们挑蜡烛红纸,我们就在一旁当参谋挑挂历。那时挂历上几乎都是漂亮阿姨,有空姐港姐文艺兵啥的,当然还有些性感朦胧的,脸上还有些红扑扑的喜气劲。挑好多个阿姨,带回家每个房间各贴一张。开学前,用去年用完的挂历,反过来给新书——包书皮,然后开学后跟同学比谁包的漂亮,也是一大乐事!

而现在,我们基本不会用挂历了,用的都是台历,基本也都是公司发的,不会自己去买。

苏州人的年味,是和爸爸妈妈一起除夕守岁

年三十守岁是要守通宵的,家家户户在吃完年夜饭后或约上人打牌、看电视啊,虽然一直要等到天亮,但是可能因为一年就这么一天,反而很兴奋,吃点小零嘴、聊聊天、看看联欢晚会,就这样到天亮。

而现在,各种娱乐活动应有尽有。好玩的地方也多了,很多人可能大年三十也是在外面过的,守岁也就慢慢被淡忘了。

苏州人的年味,是看舞龙舞狮

以前苏州人过年期间都能看到有舞龙舞狮的。敲锣打鼓,一人舞头,一人舞尾,做出各种各样的精妙的狮子的形态和动作。好不热闹。

而现在,也看不见那么多舞龙舞狮的了。大家甚至会更愿意看看手机、去电影院看看电影,觉得看舞龙舞狮都不有趣了。

苏州人的年味,是大年初一终于穿上的新衣服

那时候,苏州的娃娃们平时买衣服还是很少的,但是过年必有一套新衣裳,学校一放假,就期盼着爸妈什么时候带着去买衣裳,石路国际、观前第一百货、人民商场都是常去的地方,过年衣服早早就备好,大年初一拜年必穿。除夕夜晚上睡觉都会觉得激动。

第二天穿上新衣服去拜年,整个人清清爽爽气质都感觉不同了。

现在,新衣服也不是过年时那么期待的物品了,有了收入之后,买件新衣服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自然过年的时候就不再那么期待了,一家人一起逛街也少了,动不动就上网买。

苏州人的年味,是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屋子

每到过年,苏州家家户户都会大扫除,里里外外清得一干二净,从地上到天花板,从门到窗,任何小细节都不会放过。晒被子也是一项必须的,把被子晾在竹竿上放在弄堂口晒。

现在我们这种意识也不是很强了,除了父母一辈会去打扫之外,我们偶尔也会帮帮忙。

苏州人的年味,是洗得干干净净的身子

按照以往传统,苏州有“理发泡澡大扫除,干干净净过大年”的年俗。

因此,理发店与澡堂子在大年三十大多门庭若市,去做个发型过大年,女人们喜欢把头发烫卷起来,时髦利落,男的一个平头是最好的。而澡堂子,苏州人则喜欢去西中市的大澡堂子。

现在,理发还是会去的,烫个头染个发,不过家里条件好了,洗澡更多的是在家里洗。

苏州人的年味,是痴痴坐在电视机前等春节联欢晚会

那时候,春节联欢晚会还不像现在这样,地位可崇高了。吃完年夜饭,一家三口就早早坐下,守在电视机前,等着赵忠祥叔叔宣布春节联欢晚会开始。赵本山最受欢迎了,他一出场全家人就笑翻了,都不用说话。2000年的春晚是印象最深刻的,至今有的台词都能脱口背出。

而如今,大家不会坐在电视门口等春晚了,吃到想起再去看,每年的评论也是越来越没意思,甚至很多人以不看春晚为荣,或是直接看第二天重播。

苏州人的年味,是最期望的压岁钱

那时候的几十块对我们来说绝对是巨款啊!放在兜里怕掉了,放在其他地方怕偷了。当然,到了第二天妈妈一定会说:你的红包拿来,我先帮你保管着。

现在想说:妈,你说,我小时候那些红包什么时候给我?

苏州人的年味,是串门一定要穿大口袋衣服

一条弄堂里的各家都认识,从头窜到尾,就算没有红包也有不少好吃的。

如果叔叔阿姨请你吃瓜子花生以及糖,一定不要自己去抓,因为我们的手太小了啊。叔叔阿姨都以为我们客气,一定会抓一大把零食过来,那时我们就可以半推半就地打开衣服口袋了。等装得满满的再撤,真是收获颇丰的一天。

可是现在过年串门味道都变了,七大姑八大姨都会问工作和对象,亲戚间的来往也越来越尴尬,我们也变得不爱与亲戚说话,串门成了一件不是特别美好的事情。

苏州人的年味,是除夕夜食物留下的记忆

对很多苏州人来说,过年最深的记忆,莫过于食物。酸甜苦辣咸,伴着它带来的回忆镌刻人心,慢慢成为生活里的一种力量。过年吃的食物尤其让人印象深刻。

01

蛋饺


北有水饺,南有蛋饺。蛋饺形似元宝,是年夜饭上必不可少的讨口彩之物。对于苏州姑娘来说,别的菜可以不会做,蛋饺一定要会。

02

青菜


苏州人对于菜名的“口彩”十分讲究,“炒青菜”因有苏州话“有青头”(懂事)的寓意,逢年过节,小孩子总要吃上一筷。


03

如意菜


苏州人的年夜饭,总有一盘如意菜,如意名字好听,其实是黄豆芽。吃了鸡鸭鱼肉之后,都要讨个好彩头,吃上一口如意菜。

04

熏鱼


熏鱼是苏州年夜饭的完美开局,老苏州一早买来的新鲜青鱼,再用酱油糖醋盐葱姜料酒调制的卤把鱼泡一遍,特别讲究。

05

五件子


苏州传统菜里有“三件子”,可是特别有意思。说到这“三件子”,其实就是拆骨的整鸡里套着鸭子,鸭子里再套鸽子,一起放在高汤里慢炖。端上来是一只鸡的样子,可是一戳开,套中有套,别致有趣。而五件子一般放在砂锅里炖的。这取了活老母鸡、肥绵鸭、鲜猪蹄膀、咸香的南腿片和滋补的鸽子,同锅慢煨,等上些时候,吃进去,唇齿留香。

06

腊肠


每到年关临近,每家每户除了去“买”年货,还会自己亲手做腊肠。去菜场买上些猪肉,即使多买几斤也没问题,因为腊肠都能存放好久。把这些猪肉都绞成碎肉,灌进肠衣里。做完以后晾在院子里或者阳台上,看着就喜庆。

而现在,大家的生活忙了,除了有一些老苏州还坚持年年自己做腊肠外,年轻一辈的都会直接去熟食店里买一些,有的甚至也不吃了。

07

肉皮


每到冬季,老苏州都会做点肉皮吃吃。把五花肉剩下来的猪皮洗干净晾干。然后放入油锅里炸个几次,这样保存起来。想吃的时候就用清水泡软放汤里或者炒菜都行。

但是现在大家的生活条件变好了,没有那么多人会花时间做这个,大多会直接去买来吃。

08

春卷


临近过年,春卷皮子成了苏州菜场里的畅销货。家里的主厨买上两袋皮子,荠菜和猪肉混合成馅料,大人、孩子坐在一起包出简单美味的春卷。

08

小圆子


都说了苏州人对菜肴口彩很看重,而汤圆几乎是全国人民对“团团圆圆”的寄托。同样,在新年的苏州饭桌上,汤圆和小圆子也表达了家家户户团圆的祝福。

值得一提的是,苏州的汤圆不仅有赤豆、芝麻馅,还有少见的肉汤圆,软糯的汤圆包裹着鲜香的肉馅和肉汤,一口下去回味无穷。

09

桂花糖年糕


过春节,糖年糕是一定要吃的。吃的时候要切片,可以用蛋液和面粉调成糊,裹上后用中火略微煎一下,外脆香,内软糯,香甜可口。

10

猪油年糕


猪油年糕, 一定要炸了吃。与白嫩的糖年糕一比,猪油年糕显得更“富贵”。红红绿绿的猪油年糕,颜色就特别喜庆。加之里面一块块的白色猪油,没开吃就让人觉得饱足。

11

白切羊肉


苏州人冬季最爱吃的肉就是羊肉,羊肉养生又暖胃。一碗羊肉汤下去保证暖暖和和。以前在春节的饭桌上,苏州人都会端上一盘白切羊肉。苏州的白切羊肉口味独特,肉色白糯肥腴不腻,入口酥化。

12

酱鸭、酱肉


逢年过节,苏州人的饭桌上总是少不了卤菜熟食。酱肉酱鸭更是供不应求。苏州人口味偏甜,酱鸭肉也是甜鲜的。到现在每年过年都会有不少人排队去陆稿荐、杜三珍等老字号那里去买些酱鸭、酱肉。

13

苏式糖果、大白兔、金币巧克力...


以前过年,小孩子最开心,因为除了压岁钱、新衣服,还能吃很多零食。光是苏式糖果就有好多种了,像松子糖、粽子糖、花生糖、三色松子软糖、脆松糖、松子南枣糖等都是老苏州的过年必备品。

还有一些糖果各地90后都有的共同记忆,大白兔奶糖、喔喔奶糖、花生牛轧糖、话梅糖,还有金光闪闪的金币巧克力、金元宝巧克力!

14

大年三十的年夜饭


大年三十的晚饭是最丰盛,家里老人在家忙得团团乱转,为我们几个小祖宗忙了一大桌菜,可是现在老人们都老了,年夜饭有时候甚至在饭店吃。

以前...以前...以前....
太多的回忆,仿佛就在昨天
现在面对转瞬即逝的光阴
也只能感慨岁月蹉跎了

好希望苏州的年还能像小时候一样过

部分资料来源于微博、网络,精彩苏州综合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