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滚动

钟山为何能成为南京别称,你知道吗?

钟山风雨起苍黄,

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后,毛泽东同志在北京西山别墅欣然写下了《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著名诗篇,首句诗中的“钟山”指的就是南京。钟山为何能作为南京的别称?且听南京文史专家卢海鸣博士细细道来。

钟山为何能成为南京别称

□卢海鸣

地理符号:南京地区群山之首

钟山历来被认为是南京地区群山之首。它的形成年代极为久远。1927年,翁文灏在《中国东部中生代以来之地壳运动及火山活动》一文中指出,在侏罗纪末、白垩纪初(距今约一亿年前),以河北燕山为中心的地壳运动——燕山运动,初步奠定了中国东部的现代地貌,形成了宁镇山脉。到了大约1000万年前,南京段长江、秦淮河、金川河、滁河才相继形成。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钟山是南京城市的源头,是南京文化的根。

钟山古名金陵山,楚国的金陵邑、南京的古称“金陵”都是因其而得名。汉代称作钟山,三国孙吴时改称蒋山,东晋南朝时称作紫金山、北山,明朝时称作神烈山。

明末清初胡玉昆编绘《金陵景物图册》之钟山。

钟山一名是来源何处?据蒋少华《钟山历代称谓考》一文引汉代许慎《说文解字》卷14《金部》:“钟,酒器也,从金重声。”又引段玉裁注:“古者此器盖用以贮酒,故大其下,小其颈,自钟倾之而入于尊,自尊勺之而入于觯,故量之大者亦曰钟,引申之义为钟聚。”由此,认为钟山乃因山形与古代酒器“钟”相似而得名。

钟山是宁镇山脉的主峰,山体呈东西走向。东西长7.4公里,南北宽3公里,周长约20多公里,蜿蜒起伏。钟山有三峰:主峰居中偏北,故又称北高峰,海拔448米,是南京的最高峰;第二峰偏于东南,名中茅山,海拔360米,中山陵在其南麓;第三峰偏于西南,由于太平天国曾在山上筑天保城,故称天保山,海拔250米,著名的紫金山天文台即建于此山顶上。钟山山势雄伟险峻,略呈弧形,弧口朝南,蜿蜒如龙。山脊的走向以北高峰为转折点,东段走向东南,止于马群;西段走向西南,经太平门附近入城,余脉向西断续延伸为富贵山、九华山、鸡笼山、鼓楼岗、五台山,抵清凉山,成为南京城内秦淮河和金川河两大水系的分水岭。

明代郭存仁编绘《金陵八景图卷》之第一景钟阜祥云。

古代钟山曾被誉为江南四大名山之一,地位十分显要。南朝刘宋时,山谦之在《丹阳记》中写道:“京师南北并连山岭,而蒋山岧峣嶷异,其形象龙,实作扬都之镇。”“京师”和“扬都”指的都是南京。“扬都之镇”意思是钟山是南京的主山。

20世纪20年代,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盛赞古都南京:“其位置乃在一美善之地区。其地有高山,有深水,有平原,此三种天工,钟毓一处,在世界中之大都市诚难觅如此佳境也。”中山先生所说的“高山”无疑指的就是钟山。可见,南京之所以能成为偏霸之都乃至统一王朝的都城,与钟山密切相关。

政治符号:见证历代帝王雄图霸业

南京作为六朝古都、十朝都会,既是统治者生前活跃的舞台,又是他们死后的归宿地。钟山见证了历代帝王的雄图霸业,见证了十朝故都的兴衰更迭,在成全历代帝王梦想的同时,也成就了自身的盛名。

吴大帝孙权是南京历史上第一个皇帝,他是吴郡富春(今浙江富阳)人。死后葬在钟山之阳的孙陵冈,也就是今天的梅花山。如果说孙权在三国鼎立的时代,因“钟山龙盘”而定都南京,改变了南京城市发展轨迹的话,那么他死后葬在梅花山,则确立了钟山作为金陵第一名山不可动摇的地位。

明代朱之蕃编、陆寿柏绘《金陵图咏》第二十五景灵谷深松。

东晋11个皇帝中,有5个皇帝的陵墓,即晋康帝司马岳崇平陵、晋简文帝司马昱高平陵、晋孝武帝司马曜隆平陵、晋安帝司马德宗休平陵、晋恭帝司马德文冲平陵,均在钟山之阳,也就是今天的富贵山之南。东晋王朝与孙吴政权皆属于分裂时代的地区性政权,如果说这些政权的统治者选择钟山作为归宿地是权宜之计的话,那么,统一的大明王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和中华民国的开国者孙中山不约而同选择钟山,则完全是发自内心对钟山的崇敬。他们的选择强化了钟山的政治地位。

明朝时期,因开国皇帝朱元璋、太子朱标以及一批开国功臣均葬在钟山,钟山成为皇家禁地。被朱元璋赐葬在钟山之阴的明朝开国功臣徐达、常遇春、李文忠等人的墓葬,以及太子东陵,与明孝陵一起显示了钟山非凡的政治地位。

明代朱之蕃编、陆寿柏绘《金陵图咏》之钟阜晴云。

民国时期,钟山成为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长眠地。封建帝王将相与反对封建帝制的民主革命先驱相伴而眠,给钟山增添了无限的魅力。此后,国民党元老谭延闿、廖仲恺、范鸿仙,以及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航空烈士等相继安葬在中山陵周围。

此外,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定都南京的统一王朝——明朝,将皇宫选定在钟山之阳,凸显了钟山在世人心目中的地位。明太祖在修筑四重城垣的时候,有意识地将钟山圈入外郭之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明朝起,钟山已经成为南京城内之山。钟山脚下皇宫里上演的一幕幕政治活剧,使钟山与政治有了更加紧密的联系。

宗教符号:六朝山中有约70座寺庙

清代高岑编绘《金陵四十景图》之第三十三景灵谷寺。

俗话说:“天下名山僧占多。”钟山也不例外。六朝时期,建康(今南京)是与北魏洛阳齐名的我国两大佛教中心之一,而钟山之中就有寺庙70座左右,占整个建康城的七分之一,可谓佛教名山。其中著名的有开善寺、灵谷寺、定林寺、大爱敬寺、延贤寺、竹林寺、道林寺、宋熙寺、飞流寺、头陀寺、半山寺等。此后,历代钟山寺庙香火不绝。明代的灵谷寺是南京三大刹之一,朱元璋亲题“第一禅林”匾额。至今灵谷寺仍是南京著名的寺庙之一。

道教也离不开钟山。紫霞洞就是道教的遗迹,原名说法洞。据《云笈七签》记载,全国共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紫霞洞即道书中所说的“第三十一洞天”。元末道士周颠隐居洞中,朱元璋做皇帝后,封他为紫霞真人,洞也因此得名。紫霞湖就是因紫霞洞而得名。

钟山还是民间宗教的圣地。在六朝建康形形色色的神庙中,以钟山蒋帝庙最富有代表性。蒋帝庙是供奉钟山之神蒋子文的神庙。民间盛传他掌握着人间生杀予夺的大权,具有不可亵渎的神威。由于蒋子文在民间有很大的影响,统治者可以利用他在民间树立自己的神圣地位;又由于蒋子文是封建朝廷的功臣,统治者又可以利用他宣传向封建统治者效忠的思想。因此,他在众多的民间鬼神中脱颖而出,成为官方和民间共同祭祀的对象,最终成为南京城的保护神——城隍。直到民国时期,钟山北麓还有供奉蒋子文的蒋王庙。如今,庙虽不存,但“蒋王庙”这个地名却流传下来。

生态符号:梁朝时期就已是树木葱茏

南京的绿化从六朝开始,迄今已延续了1600余年。盛世的钟山,蓊郁葱茏;乱世的钟山,童山翟翟。钟山作为南京的生态符号,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

六朝建康周围的山林以钟山地位最为显要。对于钟山,六朝统治者重点进行了绿化。《金陵地记》云:“蒋山本少林木,东晋令刺史还都,种松百株,郡守五十株。”又《舆地志》云:“钟山本少林木,宋时使诸州刺史罢职还者,栽松三千株,下至郡守,各有差焉。”两条史料记载的种松数量虽有矛盾,但指的应是同一件事情。这两条史料表明:从东晋时期开始,封建政府已命令从外地回京的官员在钟山种植一定数量的树木了。正因为如此,到梁朝时期,钟山已是树木葱茏、佛寺如云。陈朝时期,陈后主与大臣张讥游玩钟山,曾经以山上的松枝取代麈尾,故诗人梅挚有“千松麈尾”之句。

图片来源:南京日报全媒体记者 冯芃

明朝南京钟山是皇家陵寝所在地,禁止百姓樵割。洪武初年,为了制造运输粮食的海船和防倭战船,在钟山之阳设立棕园、漆园和桐园,种植棕、漆和桐树各千万株,以供桐油和棕缆之用。

清朝前期钟山上依然是林木茂盛。太平天国期间,由于清军和太平军连年鏖战,钟山林木焚毁殆尽。

民国初年,金陵大学裴义理教授联合中外人士组成义农会,组织贫民垦荒造林。1917年至1928年,江苏省立第一造林场负责造林事宜。1929年,孙中山先生奉安中山陵之后,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接管造林事宜。经过民国38年的苦心经营以及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的精心维护,钟山由荒山秃岭变成树木繁茂的森林。

据王鹏善先生主编的《钟山志》记载:如今的钟山,森林面积达3.5万亩,有各类乔、灌木700余种(其中古老的珍稀树木资源共47种924株),禽鸟类80多种,昆虫600多种,已经成为动物的乐园、植物的王国,被称作是南京的“绿肺”,是南京生态文明的示范地。

文化符号:频频出现文人墨客诗文之中

钟山更是历代文人骚客踯躅流连的地方,东晋谢尚,南朝宋雷次宗、刘勔,南齐周颙、朱应、吴苞、孔嗣之,梁朝阮孝绪、刘孝标,唐朝韦渠牟,宋朝王安石等,皆隐于此。尤以“中国十一世纪改革家”王安石最具代表性,他的《游钟山》流露出了对钟山的挚爱:“终日看山不厌山,买山终待老山间。山花落尽山长在,山水空流山自闲。”

在我国文学史上,钟山以其独特的地位,频频出现在文人墨客的诗文之中,并催生了大量的山水诗、怀古诗和遗民诗。

唐朝李商隐《咏史》:“北湖南埭水漫漫,一片降旗百尺竿。 三百年间同晓梦,钟山何处有龙盘?”

宋朝仲殊《诉衷情·建康》:“钟山影里看楼台,江烟晚翠开。六朝旧时明月,清夜满秦淮。寂寞处,两潮回,黯愁怀。汀花雨细,水树风闲,又是秋来。”

宋朝陆游《游定林寺即荆公读书处》:“钟山已在万山深,更过钟山入定林。穿尽松杉行尽石,一庵犹隔白云岑。”

以钟山为题的诗文就更多了。如南朝孔稚圭《北山移文》、沈约《钟山诗应西阳王教》、徐伯阳《游钟山开善寺》,唐朝白居易《赠钟山韦处士》,南唐李建勋《钟山避暑》,宋朝王安石《钟山晚步》、苏轼《同王胜之游钟山》、杨万里《早炊新林望见钟山》,元朝萨都剌《钟山晓行》,明朝刘基《侍宴钟山》《钟山漫作》,顾起元《钟山望孝陵》,清朝鲍夔生《踏莎行·经钟山过灵谷寺看梅》等。

名胜符号:明代钟阜祥云列金陵第一景

南京是一座充满魅力的城市。巍峨的钟山,逶迤的秦淮河,蜿蜒的明城墙,丰茂的林木……其中任何一景都足以令人陶醉,而在南京这座古都中,钟山呈现给世人的是异样的风采。

钟山地处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四季分明,降水丰富。不仅自然景观优美,而且人文景观迷人。

元朝胡炳文《游钟山记》称:“江以南形胜无如昇,钟山又昇最胜处。”“昇”就是南京,唐朝时南京一度称昇州。

清代高岑编绘《金陵四十景图》之第一景钟阜山。

明代万历年间,郭仁《金陵八景图》中,将“钟阜祥云”列为金陵第一景。明代天启年间,朱之蕃编、陆寿柏绘《金陵四十景图像诗咏》不仅将“钟阜晴云”列为第一景,还增加了“灵谷深松”(列为第二十五景)。

清代康熙年间,高岑编绘《金陵四十景》,将“钟阜山”列为第一景,“灵谷寺”列为第三十三景。

清代徐藻编绘《金陵四十八景》之第十景钟阜晴云。

到了清朝宣统年间,徐藻编绘《金陵四十八景》,将“莫愁烟雨”列为第一景,“钟阜晴云”被降为第十景。这显然与改朝换代后钟山的地位下降有关。但在该书中除了有以往的“灵谷深松”(列为第四十景)景点外,又增加了一处钟山范围内的人文景观“商飙别馆”( 列为第四十三景)。

清朝吴敬梓《金陵景物图诗》24首,现存 23首,其中第 11首咏灵谷寺,第 23首咏钟山。

如今,在方圆31平方公里的钟山风景区内,中山陵、灵谷寺、明孝陵三大核心景区分布着各类名胜古迹200多处,其中世界文化遗产1处,全国文物保护单位16处,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6处。说到南京,人们很自然就会联想到中山陵、明孝陵。正如说到北京,人们就会联想到故宫、长城、圆明园。以中山陵、明孝陵等为核心的钟山风景区已经成为南京的象征。

内容来源:南京日报全媒体记者 齐文洁整理

图片来源:南京出版社《老风景画·南京旧影》

编辑:刘全民 实习生 徐楚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