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滚动

城史丨兴化村民在河里挖到一件白色石器,放入水中,一会就变得碧绿碧绿的,什么情况?

兴化戴窑,历史悠久,唐称“灶产”,宋叫“东村”,元初改称“大戴庄”。

相传,明初,开国功臣刘伯温出游至戴窑,担心此地再出能人与朱氏争夺江山,下令在戴窑凿井72眼,建窑72座,破风水。从此,戴窑就以生产砖瓦闻名于世。

然而,在戴窑辉煌的窑文化之前,这里还深藏着一处更为久远的史前文明,这便是“东古遗址”。本期城史,将带您走进“东古”,探寻此处的远古秘密……


【遗址简介】

东古遗址位于兴化市戴窑镇古牛村东古自然村东北角,四周环水,面积约2万平方米。主要发现为呈片状分布的良渚文化遗存,采集物主要是石器,有石钺、石斧等,与常州武进寺墩遗址、无锡邱承墩遗址出土的石钺、石锛器形相同,年代应为良渚文化晚期。 2009年,该遗址被兴化市人民政府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村民河里挖出史前石器

2008年10月,一位东古村村民在村后的河里挖河泥,无意间挖到一两件石器,也没太在意。后来,他又陆续挖出好几件石器,其中有几件较为完整,他就拿回了家。 2009年春,村里来了一位收古董的人,看了他的几件石器之后,当即表示愿意收购,但由于价格问题,最终没谈妥。

史前石器

收古董的人一看收购无望,就跑到镇文化站告发。 第二天,文化站安排工作人员史进前去调查。村民以为史进也是收古董的,于是便拿出一块白石给史进看,还神秘兮兮地说,如果将白石放入水中,一会就会变得碧绿碧绿的。

史进当时怀疑这极有可能是一件良渚文化时期的玉器,于是亮明身份。后经多方多次劝说,村民最终答应将这块白石和另外十几件石器一同交给兴化博物馆。经过权威专家鉴定,该批石器为新石器晚期的一组石器。

2010年,南京博物院考古专家准备对东古遗址进行挖掘勘探,后来从保护遗址的角度考虑,最终还是放弃了。 也许让它继续沉睡在这里,就是对它最好的保护。

东古遗址填补一研究空白

村民挖到的石器,共有11件。 经鉴定,这些石器分别为新石器晚期的石斧、石锛、穿孔石钺等,造型优美,表面光滑,镂孔精致。其中,尤以那件穿孔白色的石钺最为完整、精美。该石钺的平面为“风”字形,放入水中后,颜色确实能“由白变绿”。

史前石器

其他石器虽已打制成形,却未经磨光的,大多为青色或青灰色。这批石器的器形与武进寺墩、无锡邱承墩遗址出土的石钺、石锛相同。 可以判定,该遗址距今约4000年,应属于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晚期。

当年,南京考古专家在现场查勘后,曾兴奋地说:“良渚文化由南向北迁徙,到底是从海边走,还是从内陆走的,以前并不知道,发现填补了这个空白。” 

让我们将目光放远,由此连同西北方向的宝应的水泗、阜宁的停翅港、陆庄等良渚文化遗址,以及相距不远的兴化蒋庄、姜堰单塘河遗址,我们不妨大胆推断,良渚人的迁徙脚步,正是从海边进行的,海安青墩、姜堰单塘河、兴化张郭蒋庄、戴窑东古正是良渚人向北迁移中的重要一链。

根据这些文物遗迹,可以推断,在4000年前,戴窑这片土地就已成陆。良渚文化与龙山文化共同影响着江淮东部的文化,它们各自创造的文明火花得以在里下河地区得到碰撞,并在兴化这片土地上留下他们存在的印记。 东古遗址的发现,印证了里下河地区为南北文化交汇之所的说法,对于研究良渚文化的迁徙路线有着积极的意义。


东古遗址

一直以来,不少人有这样的感觉:相对于南京、苏州等城市,泰州的历史要短暂些。 但近些年泰州考古发现取得的丰硕成果,却让人对泰州的历史另眼相看:从1990年起,短短20余年内,兴化影山头、蒋庄、南荡、东古等遗址被相继发现。连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发现的姜堰单塘河遗址和古海陵境内的海安青墩遗址,海陵大地上现已拥有6处史前文明遗址。 把这些不同历史时期的考古发现有机地连接在一起,这就形成了一篇泰州史前文明源头的华美篇章。

这些已经逝去而又在无意中被揭示出来的远古人类生活遗迹,让我们在重新认识着泰州这座城市的文明根源。 我们感谢那些为“地下泰州”的揭示和发现付出辛劳的考古学家和发现者,是他们带领着我们穿越在历史和现实之间,翻开五千年文明留下的尘封书卷,揭开“地下泰州”神秘的面纱,一同探索历史的本源。

 


新闻1+1 

遗址附近竹园内

多次发现麋鹿化石


 位于遗址东古村西南不远处,有一处东古竹园。竹园深处,也掩藏着更多的秘密。

一位名叫韩德粹的当地文保志愿者曾在这里捡到一支亚化石麋鹿骨,后来捐给了大丰麋鹿保护区。而在此之前,这里的村民就曾有捡到麋鹿骨的。1970年,在戴窑花元村民开挖生产河时,两三米深处挖到一只鹿骨,当时村民认为是龙骨,被一抢而空,后来发现是鹿角化石。

1985年秋,戴窑砖瓦厂在东山村开挖河道时,于两三米深处挖出一些老树根样的东西,村民便拿了一根回去当柴火烧,结果放在草堆上几年,拿铁锯子也锯不动,又发现是白的,才知道是鹿角化石。 

在东古先人到来之前,有没有麋鹿先于人类在此生活呢?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因为在古海陵大地,麋鹿曾是这里的第一批主人,一旦这里成为陆地,应该就会有它们的身影。 那么,东古先人们会不会也如海安青墩先人一样,临水而居,种植水稻,与麋鹿一起生活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呢? 随着将来考古的进一步挖掘,东古之谜将会一一被揭开。

泰州日报供稿

史进供图

为大泰州悠久灿烂的文明点赞!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