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滚动

从三江毕业5年,你们最终还是回家了!


09年入校,13年毕业,算下来毕业近五年了。入校时一班40人,毕业时还剩38。留在南京的一共7个人,其他的大多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最远的跑到了新疆。毕业那天的聚会上,班级的同学纷纷给我们敬酒说你们几个留在南京的一定要好好混,以后我们要是来到南京你们几个要招待我们!我听的出那是鼓励的话语,年轻气盛的我满口答应,不出五年必将在南京闯出一片天地,到时毕业五年聚会我来组织!

刚毕业那会我们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努力拼搏,希望能够尽快在南京扎下根。隔三差五我们七个人会小聚一下相互交流工作沟通感情当然免不了吐槽一下南京的房价!


毕业后的第一年大家都差不多,加班,熬夜,出差努力去工作。毕业后第二年14年的年底我们七个一块吃了一顿饭,这也是我们最后一次七个人聚齐吃的一次饭,我们聊工作,聊感情,聊哪边的房租便宜,聊谁先结婚,聊谁会第一个在南京买房子,我们聊的话题囊括了这个时代所有年轻人的痛苦。这次聚会结束后各自回家过年。


年初六在我们七个人的群里收到一条微信,是她发的,她说:今天你们应该都要准备回南京了吧,我可能不回去了。家里亲戚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家里挺有钱的,他家里对我也比较满意,所以打算准备留在家和他结婚了。。。。。过了许久,不知该说什么,还是纷纷对她表示祝贺,心里却想着:艹,年前,你不还特么说要经济独立,两年内买个Cooper 的么?怎么特么变的这么快!


回到南京,继续工作。群里还剩6个人,我们把群名字改成:要么牛逼,要么回家!群介绍修改成,谁回家谁退群。


转眼到了15年,5月1,我结了婚,在南京请他们几个吃饭,这是从过完年回来我们6个第一次到齐吃的饭,他们纷纷向我祝贺。这个时候,聊天的话题主要集中在房子,结婚这些话题。


这次聚完我在老婆以及岳父母的督促下开始看房子,从江宁,看到仙林,又看学校附近的二手房,手里的钱满打满算只够付总价100万的房子的首付。看到仙林那边的房子里高科荣境,羊山湖花园,单价190000 120多平方,老婆很心动,但是想到手里的钱,只能和置业顾问说,我们再看看其他盘比较一下。其实,哪里有比较,就是买不起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而已。


后来,7月1号浦口被划成了国家级新区,浦口的房子像坐了火箭了似的,一个月涨1000,一个月涨1000,从起初的七八千一路飙升到10000以上,原本把江北当做买房最后的退路的我们这时被逼无奈去浦口看房子,终于在江北房价要直线上涨翻翻之前把房子买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他们几个有的刚刚找到对象,正在热恋,有的正处于职业的上升期,完全没有意识到南京楼市这波即将到来的血雨腥风。


从15年下半年到16年底,南京的房价开始变态起来,一路飙红。这段时间里群里从6个人变成5个,后来又变成4个,最后到了16年年底,我们四个在一起吃火锅的时候,已经有两个人买了房子,两个已经结婚一个正在谈,一个单身。这顿饭我们吃的很慢,从晚上8点吃到了凌晨两点,一起回忆大学生活,回忆从毕业到现在的得与失,回忆毕业聚会那晚我们说过的话吹过的牛逼!那晚我们都喝了很多酒,最后我也不知道都怎么回到各自的住处的,中午醒来看到群里老六退群了,群里留下一段话:兄弟们,我回去了。谢谢兄弟几个毕业这几年来对我的照顾。我回家了,你们要牛逼!


我的脑袋突然像炸了一样,怎么这么突然,赶忙给老大打电话,老大说他看到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们相约很默契的没给老六打电话。放下电话,我才意识到为什么老六昨晚一直在回忆我们的大学生活,回忆毕业后在南京混的这几年,特么混了三四年没房,没车,没对象。最后,自己哭的稀里哗啦。原来,这样的回忆是一场告别,一场不甘心但却无能为力的告别!


时间很快,到了17年,过完年回来我和老三开车到马群来帮老大搬家,老大租的这个房子房东要卖掉了,所以没办法住下去了,这次要搬到丁家庄,那边稍微还便宜点。帮老大搬完家,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轨道。


17年,南京虽然限购了,但是房价像压不住的火苗还是蹭蹭的往上涨,老大手里捧着几年攒下的钱到处看房,从主城看到江北,从江北看到大厂,从大厂看到六合,再到句容,越看越远,每次看完房子他都很沮丧。后来他索性不看了,说先赚钱,等手里的钱够了就还在主城买!然后他把买房子付首付的钱都投在了钱宝里。每个月有个大几千上万的“投资收入”加上他们俩的工资每个月有两万五左右的收入。


后来,钱宝出事了!他们夫妻俩的买房子首付的钱连本带利都套进去了。


听到钱宝出事的消息,我第一时间给老大打电话,电话关机。我和老三害怕他想不开,去他的出租房去找他。果然,一个人待在家里哪都不愿意去。后来,我和老三硬拉着他出来,带他去喝酒,想开导开导他。在包间里,就我们仨,三瓶白酒,老大一壶壶的灌,灌到最后,终于哭了。。。。


老大那天说的话让我刻骨铭心,他说:我快三十了,还居无定所,带着老婆到处漂,每次叫你们俩帮我“搬家”我心里都无比羞愧。你们能理解么?我快三十了,老婆跟着我到处搬家,从学校门口搬到油坊桥从油坊桥搬到马群,从马群搬到丁家庄。永远租住在南京的拆迁安置区,永远往租金更便宜的地方搬,三十了,三十了,我都快三十了!好不容易攒点钱,现在啥都没有了。我命怎么这么背呢?我后悔当初没听你的老三,当初你买房子的时候我要咬咬牙借一借也差不多就能买了,现在也不至于混到这样!说完老大一壶酒又闷了下去,掩面而泣。。。。


我特别能理解老大的这种心境,一个快到而立之年的男人,为了生活带着老婆到处搬家!然后辛辛苦苦攒的几十万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内心是何等的凄凉和绝望?


老大个人的遭遇是这个巨变时代下的缩影。个体的命运在时代的裹携下扭曲前行,没有人能逃脱。我只是庆幸我在这场楼市巨变的前夜出了手,才让我在南京这座城市有了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扎了下来。


18年元旦回来,老大邀我们吃了个饭,看样子他想通了,精神状态不错。他说:马上准备回家了,指着他老婆的肚子说,你嫂子快到预产期了,准备回家“卸货”去了,我和老三替他高兴纷纷祝贺。


昨天,我和老三去送南站送老大和嫂子,在车站我们漫无目的的瞎聊,快到时间了,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说出送别的话。空气像凝固了一样,老大率先打破这尴尬的气氛站起来说,好了,别弄得跟电影里生离死别一样,行了我们走了,你们俩在南京好好混!等生完小孩回来请你们吃喜面!我和老三一块说好,一定去!老大一手挽起略显笨重的老婆一手领着行李箱进站了,我和老三就这样看着他们俩这样搀扶着走进车站,嫂子回头向我们挥手告别,老大却一直没有回头!


我知道,此时他早已泪流满面。。。。

今天早上醒来,要么牛逼,要么回家 的群里就剩下我和老三了。。。。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