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滚动

她站在破旧巷子里煎了57年的蛋,终成一代宗师


刚刚下飞机的陈叔,

把行李往酒店一放,

拦上出租车匆匆往西天巷而去,

车费78元。



巷边的楼房斑斑驳驳,

小巷长不足50米,宽不足3米,

放上一排小桌,

只剩下两人并排走过的小路。


穿过窄窄的巷子,

和站在炉灶后的丘婆婆说:

“洛人,夹鹅落。”

(2个人,吃蚝烙)



他坐在小小的桌旁,不停四处张望。

屋旧巷老,人烟稀落,

全无当年的繁华,忍不住唏嘘。



屋里婆婆双手不停。

薯粉加水加葱花搅拌均匀,

倒入当日新鲜的蚝仔。


猪油在平底锅里渐渐融化,

蚝仔在锅里摊平,淋上蛋液,

煎至双面金黄酥脆。



上桌前撒上芫荽,

蘸上鱼露,一同送入口中。


边缘脆口,蚝烙外酥里嫩,

油香混着蚝肉鲜甜味一同涌入口中

和记忆中味道一模一样。



食物触碰到唇齿的一瞬间,

旧日时光立即重回脑海。

陈叔忍不住眼圈泛红,

这都多少年没有吃到了。

拽住丘淑英感叹:

“这就是我在外头日思夜想还吃不到的味道啊!”


太过满足,想要打包一份带回酒店,

好让这熟悉的味道,陪自己再久一些。



却不曾想,温和的老人拒绝了他的要求,

好说歹说,都不允许陈叔将蚝烙打包带走。

无奈之下,陈叔只得放弃,

结账离开,餐费42元。



20出头的姑娘,站在小小的蚝烙摊前,

平底锅下足猪油,

旺火热锅,拌匀的浆液摊平,

蚝烙在噼啪声响中,渐渐成型。



从1960开始,一煎就煎到了2017,

整整57年。

而煎蛋的丘淑英,

也从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

成了八十多岁的老人。



人还是那个人,

蚝烙也还是旧时味道,

但西天巷的繁荣,

早已不复存在。



当年的西天巷,

鸦片馆、青楼、茶馆,

歌舞升平声色犬马,

逍遥如上西天。



而今,

破旧的巷子早已列入旧城改造范围,

周围也被拆的七零八落。

只剩下一口蚝烙,

保存着当年的味道。



这也成了归国的华侨们最爱的小摊,

在这里,

他们吃的不仅仅是一口蚝烙,

更是半个世纪的历史。




80多岁的年纪,忙起来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年过半百的儿媳帮她处理前期所有的准备工作,

但最后煎蚝烙这一步,始终坚持自己动手。


只因为觉得,

人家大老远赶来,

如果不能给人家一份完美的蚝烙,

总是过意不去。

哪怕辛苦,好歹心里舒服。


虽努力让慕名而来的食客有个好的体验,

但她从来不允许打包外带,

不论给多少钱,

始终就是:

我!不!卖!

这个奇怪的规矩并不是为了耍性子、彰显个性,

而是想要保证蚝烙外酥里嫩的高品质,

一旦打包,味道就会大打折扣。

为了保住店里的招牌,

宁愿放弃所有外带的生意。

好味道总是自带传播效力,

无论什么时候,

小店门口总是站着好几位等待的客人。


舌尖上的中国也被吸引而来,

蔡澜也忍不住率领摄制队到小店里录制节目,

品味世界的主持人陈奕文也忍不住感叹:

“提起家乡味,我最推荐的始终是丘淑英蚝烙。”

旧城改造启动后,

丘奶奶生怕因为老屋拆除,

让这块老字号招牌消失,

于是用自己的头像注册了老字号商标。

55岁的儿子在城区里开了家分店,

哪怕他已经在阿婆手下学习多年,

阿婆依旧不放心,不时过去看看,

只因担心出品不佳,对不起食客的信任。

偶有离乡许久的人,专程带上子女前来,细细介绍:

“妈妈小时候就住在升平路,以前你外婆经常带我来这里吃蚝烙,现在你吃到的,就是妈妈小时候最爱的味道。”



现在网红店一批批兴起,

店门前动辄百人的大队伍,

声势浩大。



这家号称xx第一,那家自称首创xxx,

不知情的路人,

总是被这些看起来高大上的抬头,

唬的一愣一愣的。



但不出数月,

那些声势浩大的网红店们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不见,

新的一批网红店又一次兴起,

新的轮回又将启动。



时过境迁,

没人会记得当初红极一时的网红店。

但那些扎扎实实做食物,爱惜羽毛的店铺,

却深深刻入我们的脑海,

成了记忆里挥之不去的味道。



阿婆并不懂营销,

也不懂当下开店的种种套路。

她只知道,开一家店,

就应该给食客提供最好的,

每一个细节,每一份出品,

都竭尽自己所能。

仅仅守着这个最朴素的理,

就让这家基本没有环境可言的小店,

火了五十多年。

 

现在很多条条框框的大道理,

但其实,

越简单,越是真。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