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滚动

《风筝》之外,看曾经的间谍英雄

14年杀青17年年底播出,最近大热的《风筝》收视率和口碑都居高不下,俘获了各个年龄层的观众。主人公郑耀先以“风筝”作代号,潜入军统高层,开始了他动荡起伏的一生。

 

当年接受组织任务时候的满腔热血,到了只剩满是病痛的身躯和一辈子被误解被迫害的委屈,为了国家失去了自己所有的亲情、爱情、友情,却在生命最后一刻还想着看一次国旗升起。

《风筝》再现了特殊时期、特殊人群的生存现实,他的热播,让人们真正了解了特工这个群体。剧中主人公郑耀先,只是那个时代那些可爱可敬的人们的缩影罢了。实际上,从19世纪30年代起,一直到70年代,有无数中共特工奋战在隐蔽战线,“悲惨”二字,成为他们一生的代名词。

 

酷刑逼供,是特工们极有可能面临的困境,也是对身体和意志力的双重考验。

 

刘惜芬在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前是一名护士,抗日战争胜利后开始从事隐蔽战线的工作。不幸的是,刘惜芬于1949年9月19日被捕,1949年10月16日壮烈牺牲。而在这短短一个月中,她遭受了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逼供。

“目刑” 

在鸿山脚下的厦门警备司令部看守所,刘惜芬被关在一间狭窄阴暗的女牢里。一天,敌人对一位从郊区禾山抓来的“囚犯”上刑,想借恐怖的上刑场面来威吓刘惜芬,便传她到刑审室接受所谓的“目刑”,然而,当再次亲自审问刘惜芬时,刘惜芬仍只说了一句:“我是一个护士!”

之后,军统先后六次对她施以酷刑,包括皮鞭抽、坐老虎凳、钢针刺指尖、烙铁烫乳房等。

 “阴刑”

其中,有一种酷刑称为“阴刑”,特务先扒光她的衣服,对她百般羞辱,接着把她捆到刑台上,用强光灯照着她的下身,用钳子等刑具对她施刑,这种酷刑,对于当时年仅25岁的刘惜芬来说,实在是生不如死。但是,面对种种酷刑,刘惜芬依然咬紧牙关,严守秘密,坚守一名党员的忠贞气节。

 

“我这辈子喜欢过三个女人,只有程真儿是自己的同志,其他两个都是敌人”,在最后一位爱人韩冰服毒自杀后,郑耀先昏睡了一天一夜,醒来后说出了这句话,着实让人唏嘘感慨。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无数工作在秘密战线的革命志士,他们有爱不能爱,有婚不能结,有家不能顾,有幸福不能选择,只能在黑暗中,默默忍受,勇敢坚持。

民国四大才女之一

就读于南京中央大学文学系(现南京大学文学院)的关露,在30年代已经成为上海滩知名的女作家,与潘柳黛、张爱玲、苏青并称为“民国四大才女”。而在1939年,她正式成为一名中共特工。

 

与热恋中的王炳南暂时分手

才女,间谍,汉奸这三个身份纠缠了关露一生,但是,真正令她精神瓦解的是爱人王炳南与她的分离。1939年关露潜入敌营的前夕,为了革命,她与热恋中的王炳南暂时分手,分手时,王炳南送给她一张照片,在照片背后他写到,“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在随后的六年里,关露一直随身带着这张照片。

1946年,久别重逢的关露和王炳南迅速旧情复燃,并且准备结婚。

周恩来和王炳南

 结婚遭阻拦

而就在此时,他与关露的婚事却遭到了周恩来夫妇的反对,“恩来和我反复研究,认为关露是个好同志,但由于她的这段特殊经历,在社会上已经造成不好的名声。群众以为关露是文化汉奸,而你又是长期搞外事工作的,群众都知道你是共产党。如果你们俩个人结合,将会在社会上产生不好的影响。”
 

深思后的王炳南向关露写了绝交信,关露多年的希望和等待瞬间化为了泡影,心如死灰的关露此后再不问感情之事,一直形单影只地度过一生。

忘不掉的爱人

人们在整理关露的遗物时,发现她仍然保存着当年爱人给她的那张照片。在“你关心我一时,我关心你一世”旁边的,是关露题写的两句诗:“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我独痴。”

 

 两次入狱

与《风筝》中主人公郑耀先的遭遇相同的是,新中国成立后的历次整风运动中,关露成为重点审查的对象。1955年被捕入狱2年,1967年再次被捕入狱,而这一次是8年。1976年,关露出狱,但是直到1982年才得到平反,备受煎熬的关露终于如释重负,几天后,她在自己10平米的陋室中饮药自尽,时年76岁。

不是不想爱,而是不能爱。无论是郑耀先,还是关露,亦或是王炳南,是信仰让他们放弃了爱的权利,是国家和人民的未来,激励他们独自负重前行。

 

 

一次次身体上的酷刑折磨,一次次情感和信仰的撕扯纠葛,让这些隐蔽战线的工作者满身伤痕,遍体鳞伤。他们用悲惨的一生诠释了“信仰”,道出了“国家”二字的分量。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

 

领导说了

您点个

留个言涨1块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