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滚动

今天我们结婚啦

以警之名,无私奉献,我们一直都在;藏蓝青春,警色年华,我们从未离开。

今天我们结婚啦

                 
       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选择8月17日这个日子领证,是找人算命?还是翻遍了老黄历?又或是什么恋爱的纪念日?我只是摇头,玩笑似地说:“实在不想连结婚纪念日都挤在生日那天,那样又要少收一份礼物,真得好吃亏!”

   因为个人原因,大一的军训我延后了两天报道。错过了全班的自我介绍,让我一直耿耿于怀,不然我会更早认识朱先生吧。因为警校特有的紧急集合,让我和朱先生由陌生人变成每日聊天都会置顶的知己;因为朱先生的生日,让我们开启了四年恋爱的大门。虽然在这两个时间点间,隔了几乎完整的春夏秋冬,期间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但是不管怎样,我一直相信,如果不是当年的兜兜转转,我和朱先生也不会在后来的日子里如此坚持。和朱先生在一起的四年里我们去过很多城市,品过无数美食,体会了四季不同的味道,经历了亚青、青奥、G20的安保,太多太多的回忆,着实让我刻骨铭心。

       不知道为什么当年我和朱先生都莫名对厦门有好感,所以第一次的旅行一拍即合敲定为——厦门。第一次的旅行可以用“偷偷摸摸”来形容,当时的我们还没有公开情侣关系,在班里除了几个闺蜜,几乎无人知晓,而父母更是不知要如何去开口。因为还是学生,两个人决定省点生活费高铁出行;因为决定的仓促,我们俩连坐票都没有买到,只买到了10个小时的无锡到厦门的动车站票。忘了当年是什么情况,只记得我们那天的动车很挤,连餐车都坐的满满当当,走道里也全是人。我和朱先生就这样靠在窗边,半坐在行李箱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那天我们俩为了省钱只吃了早上我妈叮嘱我带的两个肉包,也不知道哪来的动力就这样支撑着到了厦门。之后和朱先生每年都会去几个地方,也几乎都是穷游模式,但都很开心。

       这里插几句:因为我妈妈在旅游时对住这方面很讲究,而且从小我自由行都是跟父母一起,所以在认识朱先生以前,我从来没有住过快捷酒店,也几乎都是飞机高铁出行,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住除星级酒店以外的酒店,会忍受飞机以外的站票或是K字车出行。(不知道这段大家看完会不会吐槽我,但是我真的是陈述一个事实,想说一下朱先生对我的改变)而且以往的我酷爱打的,但凡要走超过15分钟的路我都受不了,也很讨厌公交出行。但是朱先生陪伴的日子里,我甚至很享受步行和公共交通带来的乐趣。也完全接受了快捷酒店,甚至一度觉得星级酒店太过奢侈。

        我发誓当年的我怎么也没想到,入学时曾跟舍友吐槽过的那件让我密集恐惧症发作的衣服,在我们第一次旅行时会出现在朱先生随身携带的替换衣物里。只记得当时还称他为“那个密集恐惧男”。曾经的我是那么排斥这件衣服,却因为是他而变得可以接受(当然我还是不喜欢那件衣服,以至于至今回忆我们的恋爱史还是忍不住拿出来吐槽)。

       参加过很多婚礼,总听到新人感叹,没想到当年一个简单的“试试吧”会让他们走到最后。可是,我们不一样,好像从一开始决定在一起就认定了对方,也毫无理由的相信我们会走到最后。身处警校的我们都知道警校恋爱最大的麻烦就是地域。虽然在外人眼里再远不过江苏省内苏州到徐州的距离,但是也因为我们工作性质的特殊,即便再近的距离也很难保证半个月一次的见面,毕业的工作地更不是随心随欲的任由我们选择。所以在决定和朱先生在一起前,我们就曾冷静的讨论过这件事,在确定了我们都愿为此而努力之后才终于正式在一起了。四年里我见证了朱先生的努力,也看到了为我变得更好的他。

       在一起的1547天里,我和朱先生也免不了像别的小情侣一样吵吵闹闹,我的臭脾气更是时常和朱先生拌嘴,好在朱先生脾气好(至少连我爸妈也觉得他会被我欺负),在我发脾气的时候不会跟我硬碰硬,总是先认错,看着我一个人发泄情绪,完事儿了像个小大人一样跟我讲道理。其实在朱先生“教育”我时,我的怒气就已经降到了零点。听他分析完,即便不明说谁对谁错,我们心里也早就各自有了评判,所以几乎每次和朱先生的吵架都不会超过半天。当然啦,用朱先生的话说,那都是他脾气好让着我(虽然我并不承认这个事实

       会有熟识的人问我,和朱先生在一起时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浪漫的事,说实话还真没有几件,这大概就是我质疑朱先生是不是正宗双鱼男的一个原因了。不过也因为一些巧合,有一件事让我记忆深刻至今。大概是和朱先生在一起的第二个月,那时候学校还在亚青安保,晚上我们都没事儿的时候就会约着一起吃晚饭然后在学校闲逛,走累了就站在阶梯教室门前的空地上靠着栏杆聊天,不知怎么,那天两个人突然鬼使神差的抬头,也就是那么巧我们俩同时看到了流星,我记得当时还默默质疑了自己眼睛零点几秒,然后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同时许了愿,这是我二十几年来唯一一次看到流星,就刚巧身边是那个我想托付自己下半辈子的人。

       其实直到我坐在电脑前写下这篇文章的这一刻,我都不敢相信自己户口薄上婚姻状况已经要从未婚变成已婚了。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也因为我们长时间的异地,我们省去了最浪漫的求婚阶段,只是我在滨湖区婚姻登记处门口等着朱先生驱车从兴化赶来,然后两个人傻愣愣的拿着户口本、身份证还有早已拍好的结婚证件照,取号、填单子,然后就这样我们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夫妻关系。

       还记得刚上大四,因为想到毕业分配的事我们俩一度陷入无比痛苦的境地,几次提及都哽咽到无法继续这个话题。后来毕业填志愿时,想到异地恋要开始时,我内心更是崩溃到了极点。因为习惯了每天见面所以害怕分开,害怕半个月才能有一次的见面,更害怕自己会撑不住,会放弃。这里真的很感谢这一路走来关心我的师兄师姐,不断鼓励我的师弟师妹,还有一直一直安慰我支持我的6个可爱的舍友以及十几年如一日力挺我的小伙伴们。谢谢你们在我最最低落、最最消沉的时候陪着我。

       有人对我说过:“如果我和朱先生没有走到最后,他就再也不相信学生时代的爱情了。”那么只希望我和朱先生的爱情故事,可以让更多在校生不受任何外界因素的干扰,坚持自己最初的选择,勇敢的为爱而努力!

       最后,愿我身边的你们都有情人终成眷属! (附上两张可爱的小花童照片)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