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滚动

宁!死!不!穿!秋!裤!

在深圳待着,我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南方的冬天变化无常了。

当然这里的南方不是说,我们地理上学的秦岭淮河以南,而是指,广东人都认为的,广东以北都是北方,只有自己和海南属于南方。

在冬天来深圳旅游,真的需要带齐短袖、衬衫、卫衣、毛衣、大衣、羽绒服等一套全年的衣服,否则你肯定会后悔。

前一天温度还是二十出头,多穿一件薄外套都感觉燥热,然后一夜狂风呼啸,冷雨大作,立马降温到十度以下,裹紧自己的花棉袄都觉得寒气逼人。

我来之前,我妈还特意叮嘱我,秋衣秋裤、三层保暖、羽绒服都带上。嘿,像我这种作逼,多带1g行李都嫌累手,怎么会乖乖听她老人家的话呢。

然后这一周,我每天都是在缩着脖子,搓着手,走一步抖三抖的状态中度过的。

支撑我活下来的,就是天气预报里下周升温的通知。回归到二十多度,又可以浪里个浪,哐哐撞大墙了。

对于一个百吃不瘦,没有脂肪储备的人来说,多热都无所谓,反正也晒不黑,但冷一度,心里就会雪崩压顶,生无可恋。

好多人都在后台关心我,冷不冷,记得多穿衣服。

“宁死不穿秋裤”,是我最后的倔强。

上高中的时候,我是真的打死都不穿秋裤。

当时应该是叛逆青春期的尾巴还没走,死心眼认定男人穿得那么臃肿一点都不酷。在别人都秋裤毛裤棉服,包裹得像粽子似的,我跟另外一个哥们儿还天天穿着单牛仔裤。长筒棉袜都不屑于穿,露着大脚踝,风里雨里毫不畏惧。

关键他是二百二十斤的大胖子,一年四季都是短袖加超肥牛仔裤,穿多了是真呼呼往外冒汗。而我呢,呵,抖腿的毛病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没法子,冻得心里直骂娘,只能靠人体自主产热。

十六七岁,正是中二的年纪,越冷越欢喜,觉得老子年少体壮,天下第一强。没事儿还跟别人嘚瑟,怎么风越大,我的心就越荡漾。

穿羽绒服的和穿半袖的相遇,彼此在心里骂对方傻逼。现在一看到这个笑话就嘿嘿直乐,当年我也是这样,不知道被多少人在背后喊傻子装逼,但依然我行我素。

每到冬天,我不是在教室、寝室待着,就是在篮球场上打球。中午下课铃一响,呼呼冲出去了,晚自习前也是,非要磨蹭到上课,多打几轮对抗,多投几个篮。

最主要原因还是喜欢,麦蒂的忠实粉丝,其次就是跑起来就不会浑身打颤了。

我最冷的时候,一件牛仔裤加阿迪的护膝搞定。

我高中住校,平日里这么作没问题,但放假一回家就不行了,老妈恨不得拿刀撬开我脑壳,看看里面的豆花是不是已经被冻硬了。

“你不冷?”

“不冷。”

“不冷你擤什么鼻涕?”

“我愿意......”

当然最后一句我是不敢说的,还不想死那么早。

我爸骂我是属驴的,犟得要死,这么冷还不穿秋裤,非得冻出老寒腿不行。

要知道当时我是生物课代表,学过知识的,知道关节炎的诱发跟寒冷没太大关系,只是因为受凉后的痛、僵表现与其相似,所以大家误以为不注意保暖就会得关节炎。

我是谁,小作逼啊,老爸训自己不乖乖听着,还反过来跟他讲大道理。

没等我啰嗦完,他把喝茶的杯子狠狠一墩,瞪我一眼后,喘着粗气,呼哧呼哧出去了。

一会儿我妈拿着一条灰色秋裤进我屋,往床上一丢,啥话也没说,瞅我两眼就走了。不过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她是在硬憋着幸灾乐祸的笑。

到最后,我也没穿,把它放在衣柜里,藏了一个冬天。

忘记从什么时候养成了临睡前热水泡脚的习惯。也没谁教,也没谁督促,大概是泡过一次觉得浑身舒服,就坚持下来了,偶尔出门在外,不泡还睡不好,jio冷。

袜子呢,双十一就买了十双长筒厚棉袜。前几天穿着船袜出去溜达,觉得脚踝冷得不行,灰溜溜地跑回家洗脚换袜子。

深圳终归是温度高,所以穿单裤也还能扛得住,嘴上说着宁死不穿秋裤,也只是皮一下,跟中二、追求风度无关。

前几天淘宝下单买的保暖秋裤到了,昨晚回去很自然地拆开洗了一遍。在深圳估计是穿不着,回老家前换上,省得老妈又跟往年一样觉得自己生了一个傻子。

去年还薄衣单裤嗷嗷直叫能冻着我算我输,今年就行吧行吧怎么舒服怎么来。

要是18岁的我知道十年后的自己会背叛炫酷与傲娇,主动穿上秋裤,肯定会气得狂跺脚,大骂怂逼。

哈哈,溜了溜了。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