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滚动

这个深秋,一起在北京的胡同里漫游

北京属于典型的季风气候,秋冬季节寒冷干燥,瑟瑟的秋风从胡同里穿过,带走几片黄叶,也让人想再穿上一件衣裳。早就南飞的候鸟也让二环里的老北京城少了一分热闹,不过倒也好,静下来的胡同就像不带史家情感的历史,可以让人沉下心来思考。


如果单听北京的景点名称,很难想像它们相距如此之近。事实上,二环里的景点都通过几条胡同连接,随意走走,便会偶遇一座颇有年代的建筑。

一大早,还是要去趟雍和宫拜佛。这座寺一年四季游客络绎,香火不断。拜完佛在雍和宫门口多待一会,这里的银杏大道也算得上是北京一绝。金黄漫地的银杏叶和寺院燃香的味道混合在一起,颇是好闻,鼻子好使的游客不如闻出个前中后的香调,给雍和宫的味道作一篇“香水”评测。

出了雍和宫,拐进方家胡同。尽管这条胡同名声在外,但也早已不复前清模样,好在世世代代住在这里的老北京们还如过往一般局气。再一路向西,穿过几个胡同就能看到钟鼓楼,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清代出品。


钟鼓楼下车来车往,人潮涌动,却很少有人抬头望它一眼,或许上一个在钟鼓楼下感叹人生的还是魔岩三杰之一的何勇,而在那之后,他创作了一首至今仍被传唱的《钟鼓楼》。登上钟楼再看车来车往,人潮涌动,却有一种时间流逝的伤感,匆匆的路人就好像时间的脚步,一点一滴的在鼓楼大街上留下足迹。果然是“自古逢秋悲寂寥”,还是不能免俗。

出鼓楼南行,绕到什刹海南岸,那里也有一座清代建筑群--恭王府。作为和珅的旧宅,恭王府建于乾隆年间。和珅被抄家后随之充公,咸丰年间,这里又成了恭亲王奕訢的府邸。可以说,这座清代最大王府和它的主人一同见证了大清的两次辉煌时刻--康乾盛世和同治中兴,也伴随着历史的车轮见证了大清的消亡,可见“一座恭王府,半部清代史”此言不虚。

王府内植物景观颇多。深秋来访,虽不能见大名鼎鼎的西府海棠和那一架两百多年的藤萝开花,但好在苍松翠柏四季常青,深秋的王府依旧生机勃勃。

而王府内的荷花虽败,但水也却依然清澈,秋高气爽观此景,恰是正好。

行至后花园,梧桐院里种有几棵梧桐,每年秋季的梧桐在王府之中最惹人眼,只不过黄叶最灿烂之时,距它落尽的时刻也是最近。这种隐隐的悲寂,不知道在乾隆帝驾崩后的和大人或是洋务运动后期的恭亲王也是否能感受得到?

当然,恭王府里不只是和珅和恭亲王,关于这个地方还有点别的小插曲。红学大师周汝昌先生曾考证这里是大观园的原型,还举出诸多例证,虽然在学界至今仍有争议,不过带着这样的情感去游园,也颇有“考证”红学的乐趣。或许深秋的梧桐院里,站的是为黛玉玉殒感伤的宝玉也说不定。

从恭王府出来,如果天色还不太晚,不妨沿着三座桥胡同一路南行去北海公园走走。


可不要小瞧了这条胡同,它可在1861--1895年间,每一天都见证了恭亲王奕訢的奔走,只不过恭亲王要去的不是北海而是紫禁城,他想要的是通过“工业革命”建设一个现代的大清。只可惜洋务运动最终失败,三年后,恭亲王奕訢也黯然逝去。给后人留下的遗产只有那些洋务运动时期的奠定的工业基础、历史书上的一个名字以及这座有故事的王府。


而王府的更多故事,还需要你身临其境才能感受得到。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