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微博抓站

从《法仪》管窥墨子的法律观

#法制名人#【从《法仪》管窥墨子的法律观】 墨家乃是战国时期的显学,当时人称“非儒即墨”,虽然略显夸张,但也足见两派影响之广泛,但与儒学日后的昌盛千年不同,墨家在鼎盛之后,很快就销声匿迹。《墨子》一书,长期无人整理,在流传过程中,鲁鱼亥豕,错讹层出,直至近代,西学渐入,国人才猛然发觉到《墨子》中的许多“超前”知识,如光学、力学、逻辑学等。而在这当中,作为社会治理的重要手段,法律思想也在墨学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在《墨子》中,单辟一章《法仪》,以阐明其法学观点,而仔细品味,其中与现代法治思想竟有着众多暗合之处,远超越于时代。 法的渊源何在?也就是说,法从哪里来?这是任何系统法律观都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在《法仪》中,墨子以儒家为辩驳对象,对其尊崇的个体权威,进行了逐个点评。皆法其父母?皆法其学?皆法其君?概括而言,就是“君亲师”是否可作为法之来源?在一一剖析后,墨子给出了答案:“莫可以为治法”。而否定之理由,在墨子看,主要有两点:首先,以当时论,严格而言,天下的“君亲师”,“仁者寡”。其次,更重要的是,如果每人都以自己的“君亲师”为法,则难以真正做到“兼而爱之,兼而利之”,而这才是法律的正当性基础。 在这里,可以看出墨子在法律理念上对儒家思想的反思。在儒家观念中,纲常是维系社会的最重要规范,是“法”之基础,而君亲师不仅是“法”的服务对象,也是法律权威的来源,君主于臣民,父母于子女,师长于生徒,都是行为规范的制定者及督查者,对违逆者,他们甚至可以决定其生死。但是,在墨子眼里,法律效力的合理性只能来源于“仁”,而并非某一个体的社会地位,一旦“仁者寡”,则“君亲师”都不足以为法。那么,这个墨子汲汲而求的“仁”,到底是什么呢?因为这个词同样在儒家思想中居于核心地位,墨子所称的“仁”与之是否相同? http://t.cn/R3KIR4r (转自中国普法网)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