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南京入选建设国家物流枢纽 从天下文枢到枢纽天下

得物流者得天下。城市竞争中,城市与外部的联系越来越重要。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布全国23个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推出的首批国家级物流枢纽。物流是实体经济运行的动脉,南京入选建设国家物流枢纽,意味着南京成为内外贸货品流动的重要节点,将深度参与到优化经济空间布局,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国家大战略中,并以此提升城市能级,向国家中心城市迈进。

从127市胜出成为全省唯一

早在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公布之前,2018年12月,国家公布《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这是我国首个国家层面的“物流专项规划”,从此物流枢纽建设正式成为国家战略。该项规划提出到2020年布局建设30个左右国家物流枢纽,形成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基本框架。同时,该规划公布了全国127座国家物流枢纽布局承载城市。

这次国家物流枢纽打造就是要建设“通道+枢纽+网络”物品流转体系,以此为动力源,提升整个国家的经济效益。

东南大学交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毛海军认为,国家提出物流枢纽发展战略,最直接的原因是降低物流成本。根据国家发改委的统计,去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的比率达到14.8%。全国每产生100元的GDP,就有14元多消耗在物流上。近年来,我国物流总费占比不断下降,但仍高于主要发达国家8—9%和新兴经济体11—13%的水平。在制造业总成本中,物流成本占比高达30%-40%。

他分析,我国物流成本高企,有物流仓储、物流管理、物流方式等多方原因,如大量应该通过铁路和水路运输的中长距离运输由公路运输承担,抬高了运输成本。另一方面,也与我国产业结构、人口和产业空间布局有关。我国产业布局跨度大,能源结构以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为主,产业依赖大宗商品的远距离运输。

此次公布的首批国家物流枢纽,全部来自全国127座国家物流枢纽布局承载城市。这127座城市按陆港型、港口型、空港型、生产服务型、商贸服务型和陆上边境口岸型分为六大类。南京、武汉和重庆是全国仅有的,除去陆上边境口岸之外,兼具五类物流枢纽功能的三座城市。在争夺国家物流枢纽背后,是城市综合竞争力的较量。沿江通道、米字型高铁网络、中欧班列、水陆空齐全……南京优势明显,加上近年发展势头稳健,又背靠经济发达的长三角,此前就有媒体分析,南京有成为超级枢纽的可能。

南京入选国家物流枢纽建设的具体载体是南京龙潭港。龙潭港占地约11.84平方公里,正在布局推动港口物流区、公铁水联运区、供应链物流区、保税物流区和综合保税区五大功能区建设。

龙潭港坐落在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蒋伟介绍,随着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二期工程全面完成,12.5米深水航道延伸到南京,意味着长江口从上海移到南京,实现5万吨海轮直达南京,10万吨海轮减载抵达。

除了龙潭港,南京港还包括有新生圩、七坝、浦口、西坝、仪征共6个港区,码头泊位81个。从航道条件看,南京港处于长江黄金水道,是深水港,是国家战略布局中的江海转运主枢纽港。

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长三角一体化,南京国家物流枢纽面临多重国家战略叠加机遇,依托长江黄金水道世界级内河航运体系,位于京沪、宁西、宁芜等铁路运输大通道上,具有东西双向、海陆统筹、通江达海的区位交通优势和制造业集群优势,其目标是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区域性航运与物流枢纽。

全球最大的铜精矿中转地

9月25日,一艘名为茱莉亚/JULIA的海轮停靠在南京新生圩码头402泊位。这艘5万吨级海轮于8月8日从秘鲁PUNTALOBITOS港出发,途经厄瓜多尔加油,来到南京。

在南京新生圩停靠后,船上的1万吨锌精矿通过驳作业已被装上驳船,将运往位于上游池洲的安徽铜冠有色金属冶炼厂。另外还有1万多吨的铜精矿正在卸货装驳,两天后全部卸完,将运往湖北大冶有色金属冶炼基地。在南京卸完货后,茱莉亚海轮将驶出长江,到天津港卸完剩下的矿石。

这艘船的船务代理是江苏中外运船务代理有限公司,经理杨雳春介绍,新生圩港是全球最大的铜精矿中转地,一年在南京中转的铜精矿量达到400多万吨,以每吨1.5万—1.8万的货值算,光经南京港转手的铜精矿产值一年就是六七百亿元。

新生圩港主要从事散货运输,隶属于南京港,能成为全球最大的铜精矿中转地,杨雳春认为有诸多原因。铜精矿用于提炼铜和黄金,价值高,运输过程中对装卸、接驳要求高。南京港开展铜精矿业务有29年历史,围绕铜精矿的业务成熟,受客户认可。此外,铜精矿的高价值也导致一船货的量不会太多, 一般是用5万吨的海轮装运,不需要更大吨位的海轮(更大吨位海轮通常是在上海或宁波换装)。世界铜精矿资源主要分布在南美洲的智利、秘鲁,矿石集中到两国的港口,运货散装船可直接进长江,直抵南京,再分装运至冶炼厂。

因原材料和产品都是大进大出,冶炼厂一般围绕水运航道布局。南京港投资发展部部长施飞介绍,新生圩港的铜精矿石主要运往三大冶炼厂,即湖北大冶,安徽铜陵和江西铜业贵溪冶铁厂,前两者走长江水运,通过5000吨-1万吨的驳船运到冶炼厂码头,后者通过新生圩铁路线走。

受长江大桥净空高度和水深影响,南京港是进江后最后一个大港,南京港上游行驶船只装载量不超过万吨,来往长江中上游的大宗物质须集中到南京港或南京港下游的港口进行换装。

南京港投资发展部部长施飞介绍,除了南美的金属矿石,还有来自南美的玉米、东南亚的大米、巴西的大豆、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中东的石油等进口物质经南京港中转,再运往长江中上游。从中看出,南京港是南京甚至我省的独特资源,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具备较强的辐射力。

长江经济带难以替代的转运节点

9月27日下午两点,新生圩海关查验二科科长余本渊通过大型集装箱检查设备对一只中集凯通物流的集装箱进行查验。运载集装箱的卡车来自安徽合肥,箱内装载了150台合肥美的洗衣机有限公司的150台洗衣机。集装箱卡车经陆路到达龙潭港,集装箱从南京港卸装上驳船,走长江运往上海外高桥,再装卸进大型海轮,运往澳大利亚。

2018年,南京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321万标箱,居长江沿线港口的第二位,为长江中上游地区提供的集装箱中转量居第一位。南京港每年完成吞吐量中,60%为长江中上游和西部地区服务,其中35%的集装箱是为长江中上游地区服务。安徽、湖北和湖南三省货物分别占南京港沿江中转量的28%、26%和17%。

货物的走向,体现着区域板块在经济格局中的功能和地位。9月29日上午,停靠在南京龙潭港的育峰轮正在装载LG集团的冰箱、洗衣机和和锦泰轮胎。冰箱和洗衣机产自龙潭港所在的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轮胎来自淮安。9月30日,轮船将离开南京龙潭港,驶向韩国釜山港。

近年来,随着中西部大发展,南京港的业务稳健增长。合肥的白色家电产值已达千亿,超过青岛、顺德成为国内第一大白色家电生产基地。除了白色家电,长江中上游还有我国重要的化肥生产基地,以及以宝武集团为代表的钢材生产企业,这些企业的原材料和产品主要经长江进出。此外来自广东等南方区域的陶瓷等建材产品也经长江运往中上游。

在长江港口中,南京港班轮较多,集装箱往日本、韩国近洋航线每周9班,长江中上游及内河中转航线每周20班,中转航线达宜宾、泸州、重庆、丰城等18地。

中国外运长江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总经理吴健认为,远洋轮要到上海或宁波集散,近洋轮则南京港有优势。如果上海是长江经济带的龙头,那么南京则是龙脖子。她介绍,南京港离镇江、扬州、滁州、南京主城都是几十公里,其地理位置决定其可以成为枢纽型港口。

江苏港口集团物流公司副总经理仇燕云介绍,今年上半年南京港的利用率接近饱和,南京港实现省内港口效益最高。

蒋伟介绍,南京港是全国唯一同时拥有江海河联运、公铁水联运条件的港口,是长江最大的铁水联运港,是长江下游唯一通铁路的港,具备货物换装的突出优势。南京投资五十余亿元建设从长江四桥直通龙潭港区的疏港快速路,年底建成。南京正在推进疏港铁路建设,使铁路能直接开进龙潭港区,而铁运正是我国在大力推动的物流方式。

攀向顶级枢纽进击全球城市

成为国家物流枢纽城市意味着离国家中心城市又近了一步。

南京的枢纽地位不仅体现在南京是全国重要的货物集散地。今年8月,交通运输部公布了我国内地各大中心城市今年上半年完成城市客运数量,南京客运数量全国第十。

在南京被批复的城市总体规划中,南京有一大定位是全国性“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南京是东部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其现状高铁网络“射”向全国6个方向,都市圈许多城市已嵌入高铁网。未来南京都市圈将迎来铁路大建设、大开发。铁路网将形成八向十线“米”字形,从现在的辐射6个方向再伸“两条手臂”,变为10线8向。

此外在长三角区域内,南京还将加密高速路网,正在谋划都市圈高速三环、宁常沪高速、宁杭二通道、宁宣黄、宁巢高速以及宁徐高速,形成以南京为中心的“两环两横十五射”高速公路网。

毛海军认为,国家物流枢纽这块金字招牌,是南京的大机遇。在长三角一体化的战略下,南京势必要以国家物流枢纽为载体,提升在物流网络中的顶层枢纽地位,强化对长江中上游、南京都市圈等周边货源的集聚辐射能力,改变江苏物流枢纽能级不足的现状。

枢纽意味着能级。安徽提出“徽货徽出”,降低合肥至南京陆改水补贴、大幅提高合肥至芜湖陆改水补贴,加上宁波港铁水联运不断深入合肥、皖北、苏北等地,直接冲击南京港主要货源腹地,港口竞争日趋激烈。

去年4月,长江南京以下12.5深水航道全线贯通,然而南京港下游尹公洲航道不能夜航,大型海轮不能夜航抵达南京港,增加了轮船的航运成本,削弱了南京港的竞争力。

物流枢纽意味着线下流量,但城市更需要的是有价值的流量。在国家物流枢纽的功能定位中,南京龙潭港是港口型、生产服务型枢纽,这意味着龙潭港要形成“枢纽+产业”格局。龙潭港所在的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就聚集了熊猫、夏普、LG、拜腾、蔚来等知名制造企业。

吴健透露,中国外运长江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正在谋划打造供应链物流企业,在生产基地周边五公里内随时供应生产需要的原材料。

释放枢纽效应,发展枢纽经济,打造海港、空港、高铁三大枢纽经济区,是新时期南京要加快发展的重要经济品牌。其中,海港枢纽经济区2015—2018年累计完成投资约900亿元。2018年重点建设72个项目,投资额255亿元。

今年8月,江苏自贸区获批,其中近1/3是南京片区,早在去年,南京获批跨境电子商务综合示范区,再加上国家物流枢纽,如何实现优势集成,将上述名号转变成城市发展动能,是南京面临的现实挑战。

无论长江岸线有多曲折,其走向一定是流入海洋,南京就处在通江达海的节点入选国家物流枢纽,南京因港口被赋予新设想——从枢纽城市走向全球城市。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