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公园管理权下放 南京古林公园却多年没有发展

瞭望

8月1日,闭园改造一年多的南京莫愁湖公园恢复开放,3万多名游客涌入这个陆域面积不到400亩的公园,湖边步道、假山池畔到处摩肩接踵。开园一周以来,每天近万名游人前来旅游观光。

而同处外秦淮河畔,规模和莫愁湖不相上下的古林公园却很“落寞”。记者上周五前往探看,公园内设施陈旧、游人稀少。

莫愁湖、古林公园过去是南京市属公园,为激活公园发展,南京市于2012年把管理权下放给所在城区,其后的2014年,栖霞山、燕子矶公园也“整建制”划转栖霞区。然而几年下来,莫愁湖、栖霞山改革发展“风生水起”,古林公园“依然故我”。个中缘由为何,记者进行了调查。

管理权“下沉”,莫愁湖栖霞山旧貌换新颜

“水清了,景美了,古建筑更漂亮了!”记者8月7日走访莫愁湖,不时听到游客啧啧赞叹。虽然正值盛夏,但湖面碧波荡漾,白鹭翻飞,杨柳拂面,美不胜收,游人纷纷用手机拍下眼前美景,上传到朋友圈。

水清景美,源于建邺区对莫愁湖彻底改造。“光是湖底淤泥,我们就清了36万方,30吨的大卡车拉了15000趟。”莫愁湖管理处建设科李衍平说,清淤后莫愁湖库容扩了1倍,栽种了数万平方米的沉水、挺水植物,打造出一片“水下森林”,投放了5吨白鲢、螺蛳、贝壳净化水质。这番治水措施加上控污截污、补水换水的工程手段,使得莫愁湖湖水彻底变清。

在建邺区大力投入下,莫愁湖经年未修的瓦当换了,损坏多年的木构件修了,廊柱的油漆出新了,公园基础电力、供水增容了。“目前莫愁湖安防、WiFi全园覆盖,古建整修后采用柔和灯光夜景,完全具备了夜公园开放条件。”建邺城建集团总经理黄峰自豪地说。

栖霞山管理权下放迟了两年,可“升级改造”力度一点也不差。记者8月6日看到,景区大门外移到九乡河边,建起了四合院式的山门广场,路边改造林木,种上了一片片鸡爪槭、三角枫和桃树林,10公里长的木栈道傍依山道,串联各赏枫点位,以及重新打造了陆羽茶庄、乾隆御花园、桃花扇亭等历史景点。历史上采矿留下的五六个矿坑蓄水成湖,重现了栖霞山“金陵第一明秀山”神韵。

栖霞山周边,围绕景区的环境建设和片区改造同样热火朝天。8月9日,总投资150亿元的长江游轮母港项目落户栖霞山东北侧,山东侧建立起了大型主题公园华侨城。山下的栖霞老镇拆迁扫尾,着手打造“非遗文创小镇”,入选了我省56个省级特色小镇之一。九乡河入江口建起了河口闸,今后江水偎依栖霞山入口,“上有泉、中有湖、下有江”。“栖霞山‘下放’栖霞区后,我们每年在景区投入上亿元,把栖霞山景区融入了栖霞区紫东片区开发,整个片区开发总投资将达上千亿元,规划人口25万。”栖霞山文化休闲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主任、栖霞街道工委书记姚学敏说。

“养人不养事”,古林公园多年没有发展

古林公园地处南京城西干道边,面积360亩,属于中型公园,长期在南京市民中的“印象”,是公园外的嘉年华夜总会(2010年已经停掉)和公园内的烧烤。其实走进去一看,公园内有多个山头,古木参天、曲径通幽,是个休闲避暑的好去处,只是这么些年没有多大变化,在游人心目中的形象逐渐“褪色”。

“你看这主干道,还是片石路,雨天走上去要打滑的,人家景区早建成沥青路了。”“登山道这么陡,游人弓着腰才能上山。”“这路灯也是,多少年没换过了,旧得不行了!”……记者走进古林公园,管养工人连连抱怨。的确,和莫愁湖、栖霞山相比,古林公园的硬件设施要差很多,连公园引以为豪的盆景园,也是水泥基座,露出萧索之相。

“平心而论,公园管理权下放,区里支持还是很大的。但是鼓楼区像我们这样的中小公园很多,不能够给予倾力打造。”古林公园有关负责人说,赶上2014年公园免费开放,区财政每年补贴公园1600万元,公园也是想法挖潜,门口两栋楼对外出租,每年租金400万元。眼下,鼓楼区准备围绕公园打造“环南艺文创街区”,公园内的综合办公楼,腾给南艺作为“天仙音乐剧场”,办公人员栖身1980年代建的二层组培实验楼,现已鉴定为危房。

相比较园林部门,古林公园如今“吃喝不愁”。但作为园林人,公园上下还是想把公园建设发展好。公园的牡丹芍药园很有名,每年开春后吸引不少游人,可南京并非牡丹原产地,需要不断更新培育;公园内的几口水塘,山水汇集而成,没有新鲜来水,牡丹园边的远香榭水体富营养化,都发绿了,想从外秦淮河引水整治,可是工程量大,没有经费实施,只好作罢。

和栖霞山同批“下放”栖霞区的燕子矶公园却经历了一番“捉放曹”:划归区里一年后,管理权又上收市里了。公园负责人说,南京正一体打造幕燕风光带,跨鼓楼、栖霞两个行政区,单纯把燕子矶“交”给栖霞区,不利于风光带建设。眼下,负责风光带建设的幕燕建设发展公司,和秦淮河风光带、红山动物园等“打包”给市旅游产业集团,以壮大南京旅游产业。

公园姓“公”,建设开发要守住“初心”

同样的放权,不同的“风景”——南京莫愁湖、栖霞山与古林公园管理权下放后迥然不同的际遇,引发了业内人士的深思:公园的本质是什么,城市该不该下放公园管理权,如何在开发建设中坚守“公园的初心”?

“在公园管理权下放上,南京的改革是明确的。”南京市园林局原总工李蕾说,按照园林行业特点,大公园、大景区如钟山风景区、玄武湖公园,是城市地标景区,建设投入大,管理任务重,理当市里承担。而像栖霞山、莫愁湖这样的中型公园,受体制、经费等原因,在园林部门手里长期没有大的改观,不如下放区级“放权搞活”,“南京的中小公园太多了,每年光人头经费就东挪西凑,市拨建设资金更是‘洒香水’,每家都拿不了多少。”

而这些公园“下放”到区里,往往被“视若珍宝”。“这其实是有先例的,同样的园林资源,在区里往往发展更好。”南京市文旅局有关负责人说,像白鹭洲公园,规模并不大,秦淮区对其精致改造,导入内秦淮东五华里游览线,成为夫子庙5A级风景区的重要组成部分。阅江楼“有记无楼”,原下关区复现这一历史名楼,成为长江南京段的城市地标,下关城区形象一下凸显了。

因此,对于栖霞山、莫愁湖的“下放”,所在区举双手欢迎。“栖霞区因为栖霞山而得名,管理权下放区里,我们觉得是自己的孩子‘回家’了。”栖霞区有关负责人说,“一座栖霞山,半部金陵史”,却长期由于矿产开采和周边企业、建筑影响“黯然失色”。栖霞区不但要振兴这座文化名山,还把栖霞山融入整个地区发展中,拆迁了周边建筑和工企单位,规划了22平方公里的栖霞山文化旅游度假区,要使栖霞山和仙林、汤山一道,成为紫东发展的战略支点和宁镇扬一体化核心区。而黄峰则把“心型”的莫愁湖,比喻成建邺区跳动的“心脏”。“莫愁湖不仅是历史名园,还是建邺区‘老城部分’唯一的公园,服务周边数十万居民,我们没有理由不建设好。”

当栖霞山、莫愁湖释放“改革红利”的时候,有些部门则对城市公园的认知发生了偏差。“我们先是挂靠在建设局,现又整合到区文旅集团旗下,核心是公园发展定位不清。”古林公园有关负责人认为,公园姓“公”,公益惠民是第一位的,公园衍生的产业发展、城市建设都要服务和服从于这个功能,不能鸠占鹊巢,牺牲市民利益和生态空间。譬如动物园,应以动物保护、科普教育为第一要务,如果包装上市、企业破产了,难道能把熊猫大象拍卖抵债不成?

对此栖霞区的认知很清晰。“我们只有把栖霞山建设好了,周边地区的振兴才有望,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姚学敏说,他们的目标是把栖霞山建成5A景区,发展为栖霞整个紫东地区的“硬核”,这是栖霞区不变的初心。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