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为村委会创建“腾地方” 被赶走的村卫生室还能回来吗

“我们村的卫生室被‘赶跑’了!三千人的村子,近一个星期没有卫生室了!”7月12日,东海县房山镇柘塘村村民向本报读者热线投诉,要求尽快恢复村卫生室。

村卫生室突然人去房空

50岁的村民王长俊碰到了一件让他十分郁闷、愤怒的事情。

7月10日下午,王长俊感到肚子不舒服,火急火燎地赶到位于村委会一楼的村卫生室买药。却只见村卫生室“人去楼空”,里面空荡荡的,医疗设施全没了。

王长俊又赶到村医王长勇家问个究竟。老王告诉他:“我和村卫生室都被村里赶走了。如果在村卫生室以外地方给你看病,属于非法行医,我可不敢。”

村里看不到病,王长俊只得骑20分钟电动车赶到房山镇卫生院治疗。医生询问病情后,开单让王长俊做了包括验血、验尿等一系列检查,花了200多元。

“本来在村里花几块钱,开一盒诺氟沙星、几片6542(消旋山莨菪碱)能治好的病,竟还要跑到镇里。”回村后,王长俊将自己的遭遇讲给村民们听,大伙都对村卫生室突然“消失”表示不解。

分管镇长称“不知情”

7月15日下午,记者赶到东海,随村民王守成、袁春华来到村委会。

只见一楼村卫生室内部已被拆得七零八落,满地尘土,消毒隔离制度牌“躺“在一边,部分“居民健康档案”散落一地,部分药品包装盒则散落于楼梯肚内。

记者来到村委会二楼,村情档案室内只有村会计王长成在。记者询问他村卫生室怎么没了?王长成一脸无奈地说,搬走了。他说:“县里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村委会面积不达标,只能搬走村卫生室腾地方,我们也没有办法。”

记者又随村民袁春华赶到房山镇政府“讨说法”。在镇政府一楼,穿着文明城市创建红马甲的几位政府工作人员正在交谈。见到记者和村民,一位女工作人员问:“你们来干嘛的?”记者答,问村卫生室停业的事。

这位女同志是分管卫生的副镇长卞广霞。卞广霞说,她并不知道柘塘村卫生室停业一事,不过既然村民来反映情况,她会找镇卫生院领导商量,把情况及时反馈给村卫生室负责人,并转告村民。

据记者了解,之前,镇卫生院院长已将柘塘村卫生室被村委会赶走一事向她做了汇报。卞广霞回复他们“会协商处理好”,可一直没有下文。

7月16日,记者来到东海县卫生健康委员会基层卫生科。听到柘塘村卫生室被拆全村人看病困难的情况后,这里的刘姓工作人员回复说:“原来的科长最近岗位调动了,另一位领导有事不在。”他一脸无奈地说,这个问题县卫健委也没法解决,村卫生室“村办乡管”,村民还是得去镇卫生院反映处理。

赶走前屡屡被讨房租

记者辗转联系上柘塘村卫生室负责人王怀安。

“我们村卫生室绝对是合法经营,总共面积是132平方米,共有两个医生在看病。这是我们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给你看。”王怀安说,证件有效期自2018年10月1日至2023年9月30日。

王怀安告诉记者,“第一次村代理书记单培春要我们赶紧搬走,我和他商量,能否先给村卫生室一个过渡的地方用,不然,全村三千人看病问题怎么解决?”

可是村领导根本不管,过了十来天,单培春带人再次来到卫生室,扬言如果再不赶紧搬走,就要把这里砸了。没办法,村医只能将药物和相关设施搬到村外一个废弃房子里暂存。保守估计,起码有150种药物,价值万元以上。“那个小破屋又潮又湿,白天热的时候近40℃高温,很多药受热都要报废了。”王怀安痛心地说。

2013年,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原则上按照行政村或3000-5000服务人口规划设置一所村卫生室,推行乡村卫生机构一体化管理。村卫生室的房屋应主要由集体经济组织或政府免费提供。然而在柘塘村,村领导却多次打起村卫生室的“主意”。单培春甚至屡屡向村卫生室讨要房租。记者发稿前,单培春联系王怀安,表示要租房子给村卫生室过渡使用,但条件是租金必须由王怀安和村里共同承担,各付50%。

被赶走的村卫生室,还能迁回来吗?村民们在期待。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