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资讯

疯狂又浪漫!珠峰之巅她披上婚纱 他摘下氧气罩求婚

“我想站在世界最高处,亲眼看看地球是不是圆的。”因为女友的一句话,他暗自做了一个决定,要帮她实现这个梦想,并在珠峰顶上求婚。

今年5月16日,一场特殊的求婚仪式,让许多人都艳羡不已。小伙泽龙站在珠穆朗玛峰顶,摘下氧气面罩和手套,向戴着白色头纱的女友说出了爱的誓言。“我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让你像今天一样开心快乐幸福,你愿意嫁给我吗?”“我愿意”,愣了几秒钟,女友说出了最动人的三个字“我愿意”。

登顶珠峰无异于以性命相托付,在登山和下撤的过程中,这对情侣历经了生死考验,收获更多的是信任和感动。在他们眼里,登山不是为了高度,也不是为了挑战,而是为了一起享受风景。

两个年轻人在珠峰峰顶留下了誓言,顺便也向世界撒了一把海拔最高的“狗粮”。

世界屋脊他摘下面罩求婚

女友头戴白纱说:“我愿意”

一般人登顶珠峰后便不会再去第二次,泽龙告诉紫牛新闻记者,2016年他曾成功登顶,不过为了女友的“小愿望”他决定再试一次。在他答应带女朋友番茄攀珠峰的那一刻,就已经确定了要在山顶求婚的想法。

“我为了增加一点仪式感,准备了头纱,想着在山顶上她戴上头纱飘扬一定会很好看。”为了能在珠峰顶上向番茄求婚,泽龙还做了一枚特殊的戒指,将一枚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箭镞打磨包金,做成了戒指,在他心中这枚戒指既代表了亘古不变的时光,也代表了丘比特的一箭倾心。

泽龙笑着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理想很丰满,但其实现实有些“骨感”,“当时山顶上一丝风都没有,头纱就这么垂着下来。”这和他想像的有些不同,而番茄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喜也表现得格外平静。

“我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让你像今天一样开心快乐幸福,你愿意嫁给我吗?”泽龙微曲膝盖问道,番茄愣几秒钟后说了简单的三个字,“我愿意”。

“其实那时候脑子里除了累还是累,爬了十几个小时山,根本没办法有太多想法。”番茄回忆道,当时山顶上人非常多,泽龙把她带到一个有些陡峭的斜坡上求婚,需要努力向后倾才能保持平衡,当时心里也超害怕,“不过现在回忆起来,那一刻画面还是很感动的,因为他拿掉了氧气面罩,真的是拿命在拼。”

“一般登山者在珠峰顶上逗留可能只有几分钟,我们则停留了几十分钟。”泽龙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由于自己设计了仪式,加上中间有一次他随身带着记录的摄像机没开,有的环节还重复了一次。为了说出求婚的誓言,泽龙摘下了氧气面罩近十分钟,这在珠峰顶上是极其危险的,上一次登顶珠峰他就差点双目失明。“因为眼压高容易导致失明,一旦在珠峰顶上失明就意味着死亡,所以这次我也是特地准备好了药物来应对这一情况。”泽龙向紫牛新闻记者讲述。 

下撤时零下40摄氏度

他用自己给她当“被子”

很多人都说登上珠峰并不算成功,能活着回来才是成功。泽龙和番茄便在下撤的途中遇到了最为危险的情况,由于番茄恐高严重,下撤过程中两人并没能如期赶到7200米的C3营地,临时决定在洛子峰的C4营地过夜,借住在别人的帐篷,四个人挤在一个双人帐篷里。“在那样的海拔过夜,就是一个生死选择。”泽龙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由于在计划之外,两人只有一条睡袋,后来我把睡袋让给了她,无腿登珠峰的夏伯渝先生数十年前便是在这一高度把睡袋让给队友导致截肢。”

对于番茄来说,这一举动甚至比求婚更让她感动。她回忆说,登山时是夜里,什么都看不到只管往上爬,而下撤时是白天,登山时看不到的各种悬崖险境让人腿软,于是当时就在心里不断地问自己,我夜里是怎么爬上来的?“在这个海拔上睡觉,其实是和昏迷差不多的一个状态,我因为血液循环不好‘三低’,迷糊的时候会有意识地活动一下手指脚趾,半夜的时候我发现右脚脚趾没有了知觉,当时就特别慌。”泽龙看到番茄已经冻成一团,声音有些痛苦,立刻用仅存的体力把她装进了睡袋。“我甚至冒出立刻下山的念头,被他凶了回来,他二话不说把我头朝里塞进了睡袋,然后自己抱住睡袋,像‘被子’一样裹在最外面,我们就这样过了一夜,这一点最让我感动,因为在零下40摄氏度的环境中,能活下来真的只能靠运气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番茄说她以为自己“瞎”了,原来是呼出来的水蒸气在睡袋里,温度太低在脸上结了冰,睫毛眼睛上都冻上了一层霜。

“藏漂小伙”遇上“极限女孩”

登珠峰成为共同的梦

泽龙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和登山产生联系之前,他只是个普通的“藏漂”。“来自全国、全世界的怀揣梦想的人,在这里过着每天看看云,晒晒太阳的生活,我们自嘲就是藏漂。”在西藏的数年,他开开客栈,参与一些徒步活动,享受着如水般宁静的生活,但一直都和雪山没有任何交集。“2014年的时候,我在朋友的介绍下,参加了一次攀登启孜峰的活动,海拔6206米,第一次感受雪线上的那种心脏跳动、生命勃发的激情。”泽龙介绍说,他的登山路是比较“速成”的,征服的第三座山峰便是珠穆朗玛峰。“不过这背后,是我比别人付出的更多汗水,每天爬楼加在一起大约200层,在高原稀薄的氧气中,还负重十来公斤,可以说为了达到训练目标,练得非常辛苦。” 

2016年时,泽龙与番茄相识了,一次他带着朋友去登山,这位朋友把番茄介绍给他认识,说这个女生也喜欢极限运动,也想尝试登山。不过此时两人一个在拉萨,一个在丽江,隔着一千八百公里,从此有了缘分,而直到番茄也搬去了拉萨,两人才开始了共同的目标。

“这匹野马早有预谋”,得知番茄登顶珠峰后,她的父亲说了这样一句话,在此之前他全然不知女儿的登山计划。番茄的成长经历非常特别,上大学时就开始了徒步、越野、潜水,什么都想尝试,遇到家人阻挠她便自己赚钱,为的就是经济独立做自己想做的事。在父亲的眼里,她就像一匹拴不住的野马,需要自己的草原。泽龙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初识时,他就对这个能越野跑百公里的女孩佩服不已。

番茄向紫牛新闻记者回忆,一次她带队在西藏徒步活动时,远眺了一眼珠穆朗玛峰,冒出了一个想法,什么时候能登上珠峰,亲眼看看弧形的天际线什么样,地球是不是圆的,也正是这样的想法让她和泽龙有了更多共同的话题。“那时候还没有和泽龙在一起,我因为是南方人吃不惯那边的饭菜,泽龙就亲自下厨给我煲汤,一连好几个月,就这么把我追到了。”她笑着告诉紫牛新闻记者。

一起攀登珠峰,意味着两个人将生命捆绑在一起,不仅需要极强的信任,更是一种将生命置之度外的托付。泽龙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两人一起登山面对的是太多未知,因为在山上没有人能代替你迈出自己的步子。

泽龙也一直有一个无氧攀登珠峰的梦想,这也促使他想再尝试一次。“攀登上珠峰的数千人中,只有200人能无氧攀登,而其中又有一半没能回来”。在8000米的高度,没有使用氧气的泽龙开始出现反应,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为了两人共同的安全,他最终还是戴上氧气继续冲顶。

最低训练要求:

“没有我你也要活着回来”

虽然有着越野跑经验的番茄,体能超过一般常人,但是在珠峰面前,她仍然如白纸一张。“一般人想要爬珠峰,都要从海拔低的山一步一个台阶走,但是因为我有这方面的经验,也就给她指了条近路,不过虽然近但并不意味着付出的少。”泽龙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两人确定目标后就开始一起玩命地训练起来。“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必须能带着我们两个人一起回来;给她定下的目标是,即使我不在了,你也必须活着回来。”

“我因为体质特点,体脂只有9%,所以比一般人少了减脂这一关,直接就上了力量和心肺训练。”番茄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准备的一年时间里,他俩基本上每天除了8小时的睡眠,全部花在训练上。“8小时的健身房,8小时的心肺训练,经常是不被练哭就不准离开健身房。”泽龙为她设计了一个系统的训练,包括跑步、爬楼梯等等。为了测试训练成果,也为了积累登山时处理危险的能力,两人又自主攀登了一座七千米的山峰。

下山时顺便参与救援

不为高度为一起看风景

在7800米的高度仅用一条睡袋度过一晚已是劫后余生,然而“心大”的两人却没有急于下撤。“安全以后我们就打算慢慢悠悠地往下走,下到C3营地后我们还从早上一直睡到了下午,因为7000出头我俩都没有高原反应,就想山里云里的,就继续睡着吧。”番茄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直到听到对讲机里说有一个登山者出现脑水肿反应,队中却无人带急救药,他俩才赶忙冲下山帮忙救人。“花了两小时我们从C3冲到了C2,送去了急救的药物。”说话时番茄语气轻松,觉得只是互相帮助而已,后来这位山友顺利得到救治,转危为安。

下山后,两人没有再办婚礼,也没有请家人见证,而是又过起了原来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养养狗,做做饭。两人在拉萨开着一间民宿,接待天南海北的客人。对于登山,他们异口同声说还会继续。在他们眼里,登山不是为了高度,也不是为了挑战,而是为了一起享受风景。为了记录美好时刻,泽龙和番茄将这次攀登拍成了一部纪录片,将自己的生活状态,一路上的点滴,记录下来。“晚年垂暮,对绕膝的稚童显摆说,瞧瞧,瞧瞧,这就是我们年轻时候的生活!”

(实习编辑申阳)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